• 第61章 朋友的安慰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2本章字数:3150字

    “修南。”她看着男子的眼睛缓缓说道,“你应该有感觉,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但是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们不能太果断了。”

    “你不答应?”裴修南不愿意听她的解释。他要的不过就是一个肯定的回答,可是为什么就是那么难?

    林芷瞳感到裴修南不开心了,但是此时她也说不出同意这类的话,只能婉转地说道,“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嘛?我会陪在你的身边……”

    “够了!”裴修南将女子一推,猛地站了起来。又抓住了女子那纤瘦的手臂,眼神充满了戾气,“林芷瞳,你又在敷衍我,为什么我把我的真心都掏出来给你,你却一点都不懂得珍惜?”

    为什么要让他如此的患得患失,他不过就是希望可以将她攥在自己的身边,这样就不用担心她可能随时都会消失在他的面前。

    可是到了现在女子给他的态度依旧是那么的若即若离。

    林芷瞳被扯得有些疼,她的眼眶有些发红,“修南,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

    “我只要你一句话。跟我结婚。”男子的脾气执拗的可怕。

    有一滴泪水从女子的眼眶无声滑落,“你以前说过你会永远尊重我的,可是现在,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这和在逼我有什么两样?”

    “哈哈哈,你觉得我这是在逼你?”男子冷笑出声,看着林芷瞳的眼睛,明显是气到了极点,“你记得以前我说的话,但是怎么忘了你自己说的话,你说过不会离开我,但是你看看你自己做的事情。”

    “修南,我不想要和你吵架,结婚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好吗?”林芷瞳的语气近乎恳求。

    裴修南却置若罔闻,他只觉得女子的拒绝,就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自己的头上,那寒意透遍了四肢百骸,心也凉的不行。

    难道这么多年他的付出,对于眼前的女子来说那么一文不值吗?难道她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自己?

    在那一瞬间,他对一切都充满了怀疑,但是这一切在最后都变为了冷漠,男子拽着女子的手越来越紧,“林芷瞳,你是觉得你自己有多么的稀罕,我裴修南是非你不可吗?我告诉你,有多少的女人为了嫁紧裴家斗得头破血流。”

    林芷瞳吃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甚至忘记了哭泣,“原来你是这么想的,那你去找那些女人啊,我本来就什么都没有,也不温柔,那你放我走!”

    “你休想!”裴修南的眼神就像是冰块一样,“你既然不想做我的妻子,也休想离开我的身边,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不做妻子,看来你很喜欢做情人,那你就给我留在裴家做我的情人怎么样,是不是就入了如你的愿?”

    “裴修南,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我要走。”林芷瞳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她就要疯了,男子的每一句话都在戳着她那柔软的心,就要渗出血来。可是他没有丝毫的发觉。

    还觉得不够,还想要将自己伤的更深,林芷瞳不愿意在这里,在这个男人面前受到更大的屈辱。

    于是奋力挣扎着,“你放开我,在你的心中原来我那么的卑微,裴修南,我看不起你!”

    她张大嘴在男子的手上咬了一口,她那一口咬得很重,裴修南吃痛松开了手,顿时女子的身子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世界仿佛在这一瞬间变得很是安静,林芷瞳捂着自己撞上了桌角的头,心中想着要是早知道被飞出去会那么地疼,就不去咬裴修南的。

    看着女子的身子飞出去,裴修南顾不上自己被咬的流血的伤口,飞奔到林芷瞳的眼前,“怎么样?”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就像是小朋友做错了事一般。

    此时林芷瞳只觉得十分的头疼。她感到手有些粘稠的难受,拿到眼前一看,却是满手的血迹,差点晕了过去。

    裴修南吓了一大跳,紧张地说道,“没关系的,我马上带着你去医院。”

    林芷瞳摇了摇头,其实说实话,刚刚疼了一会儿,现在她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这点痛,和裴修南刚刚说的那些话比起来委实没有什么。

    “我自己会去医院,裴修南,我求求你,别跟着我了,要不然我不会去的。”说完她站了起来。脚步有些踉跄,裴修南刚要去扶,林芷瞳就躲向了一边,男子的手就这么悬在了半空中。

    她踉跄着朝着外面走去,公司里的人看见她都过来询问。

    林芷瞳只是笑着说没事没事,直到走到了公司外面,那忍了许久的眼泪才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包扎好了伤口,林芷瞳没有回公司也没有回裴家而是径直去了唐若雅住的地方,身子感到有些疲累,她钻进了被被窝中,将自己的身子团得小小的。然后抱住了自己的身子。

    仿佛这样她就不会觉得那么的寒冷,可是她的耳边,还在不断响起男子说的话,仿佛一把刀子在剜着她的心。

    而她早已被伤的体无完肤,“裴修南,你不知道我是花了多少的勇气才决定和你在一起,但是你……你除了一次又一次地伤害我……”

    眼泪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浸湿了枕头,唐若雅进来的时候就听见了一阵一阵压抑的抽泣声。

    她觉得奇怪,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床上缩成小小的人,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经,小声地呼唤,“芷瞳,是你吗?芷瞳?”

    林芷瞳赶忙抹了抹眼泪。但是在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她已经说不出没事这两个字。

    唐若雅走到了她的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忍不住抽泣的女子的背影,心中不由得变得很是心疼。

    她想着能够将林芷瞳伤成这样的人也就只有裴修南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裴修南又怎么会让林芷瞳变得这么的伤心?

    她轻轻拍着女子的背部,企图安抚她的情绪。

    林芷瞳转过脸来,那张巴掌大的脸上满满的全是泪水,唐若雅忍不住有些震惊,她和林芷瞳在一起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哭的这么伤心。

    这下她也乱了心思,着急地问道,“芷瞳,你别这样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和我好好说,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

    唐若雅看着林芷瞳那悲痛欲绝的样子,越发地觉得着急,林芷瞳一向都不喜欢让别人为了自己操心。

    这次她受伤跑回了家,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但是眼下女子只顾着独自伤心,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她不是更加着急了。

    林芷瞳抽噎着,等到过了一会儿缓和了,这才不好意思的对着唐若雅说道,“若雅我没事,我回来住了,你别管我,早点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睡得着?”唐若雅觉得又气又着急,可是女子这一副坚强的样子,她看在眼中又忍不住的心疼,她靠近了林芷瞳,刚因为没有开灯的原因,她只知道她再哭。

    但是此时靠近,她竟然见到女子的额头上缠着一条绷带,不禁吓了一大跳,“芷瞳,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的额头是怎么回事?”

    “哎。你这个闷葫芦。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和我说的,这才几天啊,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不愿意说,一定是和裴修南有关是不是,你给我等着,我这就找他算账去!”

    唐若雅越说越感到生气,抡起了袖子就要出去,却被林芷瞳抓住了衣角,“若雅,谢谢你的关系,但是我真的没事的,你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好吗?”

    “所以说就是裴修南伤了你的心是不是?”唐若雅见林芷瞳没有说话变得越来越生气,“这个男人,我昨天还夸了他,怎么就变得这个样子,芷瞳。我们不难过,你还有我呢,再说了你长得这么好看,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裴修南就让他去死吧。”

    “若雅,我现在不想要提起这个人。”一想到裴修南,她就觉得自己的心好痛,痛的都要窒息了。

    “好了好了,我们不提那个渣男,只是芷瞳,你的额头严重吗?”林芷瞳此时红肿着眼睛,加上那夸张的白条条,看起来十分的可怖。

    林芷瞳摇了摇头,心难受成这样,额头上的伤算什么?

    唐若雅站在一边,看着林芷瞳又躺了下去,虽然心中还有很多的疑惑,只是到了嘴边止住了。

    她看得出来此时林芷瞳已经被裴修南给伤害了,她不愿意提起,更不愿想起。

    她帮着林芷瞳扯了扯被子,蹲在她的身边轻柔地说道,“芷瞳,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我会在你的身边,又不舒服就叫我。”

    说完就轻声地离开,就在唐若雅离开的那一瞬间,女子眼中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流了下来。她恨自己的没用,恨无处可去的时候,想的只有这里。

    可是也只有这里算是她的家,这里有家的温暖,只要在这里无论是多么深的伤口都会痊愈。

    “林芷瞳,会过去的,会过去的。”她在心中安慰着自己,“你看,你都已经经历了这么多,这一点伤痛算不了什么的,你现在只有你自己了,千万不要再让自己伤心了。”

    可是虽然是劝说着自己,却没有起到一点的作用,她越是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裴修南,男子的脸庞就屡次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