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楚茜的计划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4本章字数:3165字

    门外的楚茜笑靥如花,精致的脸上上了艳丽的腮红,看上去起色十分的好。

    她见到林芷瞳也不吃惊,自顾自地走了进来,“裴总,我已经把这些打印好了,你看一看,要是没有什么问题,我再拿下去,还有这是你的咖啡。”

    她说着就将文件和咖啡放在了桌子上,转身离去。

    林芷瞳算是明白了,她不在的这段时间,感情是楚茜成了裴修南的秘书,当初这个男人还一本正经地将她给赶出去,怎么现在又把人家叫回来了?

    林芷瞳沉着脸,明显是生气了,也忘了来这里的目的。

    “你听我解释,楚茜她在这方年比较有经验,所以我让她帮个忙,没有别的意思。”裴修南见林芷瞳的脸色不太好,心中有些慌张。

    “我这都还没有说什么呢,你紧张什么?楚小姐的能力我们偶读知道,我自然比不上她。”林芷瞳悠悠地说着。

    “倒是你,可以不在意她是楚家的人,委以重任,真是不容易啊。”

    “芷瞳。”裴修南走过去想要啦女子的手,林芷瞳巧妙地一躲,弯起嘴角笑了笑,“你让我在家里好好休息,是别有目的。”

    “我看着这文件是和Lorry的协议啊,别说这么简单的工作我做不了?你不让我参与的目的是什么?裴修南,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你真的觉得我和Lorry有关系吗?”

    见自己的心思被戳穿,裴修南的黑眸闪了闪,他承认他是吃醋了,可是女子看着Lorry的神色让他没来由地慌张,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所以我让楚茜来接替你的工作,你吃醋了?”男子也坐在了女子的身边,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他不得不承认,林芷瞳不犯傻的时候,相当的聪明。

    林芷瞳赌气似的不说话,刚刚她看着楚茜的神色就很是得意,难道他不知道楚茜喜欢他,来到离歌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他,好嫁入楚茜。

    可是这个男人非但没有原路她,还将她调到自己的身边,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引起误会吗?

    林芷瞳越想越生气,看着男子那一张俊秀的脸庞也越发的欠扁,“裴修南,你真是太过分了。”随着话音的想起,女子重重的一拳甩了下来。

    裴修南眼疾手快,身子快速转了一圈,从沙发上滚落的那一刹那站直,握住了女子的拳头,放在了身侧。

    “你这一点小伎俩怎么会是我的对手。”男子一脸的狡诈,林芷瞳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却一点都动不了。

    果然男女的力量天生就差很多,她打不过裴修南也是没有办法可以高边的事实。

    “你放开我,我不玩了。”林芷瞳挣扎着想要挣脱,只是男子轻轻一笑,拉了拉手臂,女子就已经落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一想到男人竟然让楚茜取代了自己的位置,她就冒出来一股火,不安分地动了起来,“混蛋,放开我。”

    “我是你的未婚夫,就可以这么抱着你。”男子不松手,反倒抱得更紧了,他这几天一直忙着工作,想要将法国的那一批货快点做出来,然后检查。

    每次回家天已经黑了,为了不弄醒女子,他每天都在书房睡觉,这么多天过去了,她偶读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地想她。

    “芷瞳。”男子将自己的下巴抵在女子的头上,语气沙哑,“不要闹了好不好。你知道我的一颗心都在你的身上,楚茜只是来帮忙的,等到法国这个业务好了,我就让她离开离歌。”

    “为什么?”被这么抱着,林芷瞳虽然心中还是不舒服,但是终归有些缓和。

    “我们都知道她来的目的,现在她在裴家住着,我妈又向着她,最重要的是,楚益觉得自己的女人受了委屈,会找你的麻烦。”

    “我让楚茜参与这次合作,也是把和法国合作的利益装让给他们一些,这样……”

    林芷瞳算是明白了裴修南在做什么,他无非是想要不亏欠楚茜,让他们今后在一起的阻碍可以小一些。

    “那这次就算了,要是还有下一次,我绝对不饶了你。”林芷瞳装作很生气地模样说道,“还有,就算她现在是你的秘书,也绝对不能让她用我的办公室,更不可以随便进你的办公室。”

    裴修南看着女子一本正经地要求的模样,嘴角不由地勾了起来,他就喜欢看见女子颐指气使的样子。

    这样他才感觉得到她心中的在意,手臂将女子的腰身收拢,男子坚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好。都随你,你知道我的都是你的,这离歌也是你的。”

    “我要你的离歌做什么。”林芷瞳没好气地说道,但是看在男子答应的那么爽快的份上,就打算不再计较这一件事。

    “但是……修南,你别这些利益装让给楚家,会不会有什么麻烦,董事会怎么会同意呢?”林芷瞳关切地问道。

    她虽然一直对这些商务一类的不感兴趣,可是她以前有空的时候也帮着处理事务,对于这些还是有些敏感。

    “你放心,我都会处理好的,芷瞳。”男子的声音闷闷的,“等到天气暖和一点,我们就结婚好吗,我等不及饿了。”

    心在瞬间失去了跳动,有一股说不清的情绪蔓延上来,林芷瞳两只手抱着男子精壮的腰身,心中有暖流划过。

    “你这是在求婚吗?”女子问道。

    “恩……”

    “那也太不浪漫了一点吧?”明明心中高兴的要死,可是林芷瞳依旧装的酷酷的样子。

    “那你要怎么样?”男子在她的耳边问道。

    “说你爱我。”突然好像要听那地老天荒的誓言,虽然知道很缥缈,只是就是想要。

    裴修南没有说,而是摸了摸女子的头,“芷瞳,庄重的誓言要在合适的时候说,这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会说到做到的。”

    没有听到预想的情话,林芷瞳有些不高兴了,为什么不现在说呢?她有些无法理解了?

    只是出来了这么久,也感到有些累了,她不想计较,于是转了话题,“晚上回来吃饭吗?我回去准备好吃的。”

    裴修南感觉到了女子突然间的情绪失落,心中笑了笑,还是那么单纯的性子,只是……芷瞳你不知道,男子的誓言有时候是一辈子的。

    他不喜欢说空话,但是说了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就像他说过的要娶她,他这一辈子就只有可能娶她一个人,他说过得要对她好,那么一辈子都会对她好。

    林芷瞳在他裴修南心中的位置,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取代。

    “晚上有个饭局,老婆要是有空的话,就帮你老公下个面条把,好久没有吃你煮的面了。”男子怀念地说道。

    “好。”离开了男子的怀抱,林芷瞳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脸,因为消瘦,男子的脸上都快没有肉了。

    林芷瞳又捏了捏自己配嘟嘟的脸,一时间很是心疼,“你看你都瘦了,这样身体怎么办啊?”

    “我的身体怎么了?”裴修南走到了一边换上了西装。

    “这样体力会跟不上的,工作虽然重要,但是身体是革命的资本。”;芷瞳一本正经地说着。

    “体力?”男子细细回味着林芷瞳说的话,突然间走到了她的面前。

    “为夫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呢?”男子的瞳孔猛地变得漆黑,光彩流转。

    林芷瞳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赶忙往后退了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身体被男子轻松地抱起,“你要不是试试,为夫的体力是不是不行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林芷瞳欲哭无泪,感情是男子给想歪了,她压根就没有往这方面想。

    果然男人和女人除了力量不同,这思维也是南辕北辙。

    眼看着男人抱着她来到了休息室,林芷瞳的脸上闪过了几道黑线,“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你的体力当然好啦,你看干了这么多的活儿,还能抱得起我,我可不轻呢。”

    林芷瞳不想要在白天刘被吃干抹净了,于是讨好似的说道。

    裴修南的眸子紧紧盯住了她,像是没有想过她竟然还会说这样的话,就在林芷瞳受不了这男人的灼灼目光之时,裴修南终于开口了。

    “一会儿说我体力不行,一会儿又说我体力旺盛,你都不了解我,芷瞳,你……”

    “我错了我错了。”男子庞大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上,林芷瞳的心跳又迅速跳动起来,“你的体力一直很好。”

    看着胆小的女子,裴修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是吗?”

    “那当然了。”林芷瞳什么话都顺着他说,只想要裴修南可以将她放回家去。

    “那我是精力旺盛了。”

    “对对对。”

    “精力过旺?”

    “嗯嗯呢。”

    “那好像不太好啊。”

    “啊?”女子迷茫地抬起头,这精力不够不行,精力旺盛也不行吗?她真是不懂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你说的没有错,我就是精力太过旺盛,芷瞳,帮我降降火。”

    一番风雨过后,林芷瞳睡在一边舒适的男子,心中抑郁不已,当一个男人想好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

    说什么都有借口。

    “都是借口!”她嘀咕着。

    “看来芷瞳今天也很精力旺盛啊,那我们要不要……

    “我没有,啊……”

    最后一个音符淹没在了一个漫长的吻中,女子闭上了眼睛,身体又化作了一滩春水,想着她怎么就作死地来了离歌?

    这不是羊落虎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