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章 不会妥协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6本章字数:3149字

    再次听了一遍相同的话,林芷瞳嘴边讥讽的笑容更深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矢志不渝的爱情吗?

    一生一世,白首不分离。这曾是她最初的盼望,也曾相信能和裴修南跨过人世间的种种磨难,最终修成正果。

    她信过的,但是此时她不信了。

    要做到这一切太难太难,她不愿意再尝试那失落伤心的滋味,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去盼望,去期待。

    “我,愿意。”

    低沉浑厚的声音从身边想起,掷地有声,那是发自肺腑的力量,让万物都屏住了呼吸,去感受他的真心。

    林芷瞳有些愣住了,看着身边的男子,此时他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眼中的光芒一点都不似作假。

    “裴修南,你跟我求婚,就这么简单,不说谢别的?”

    五年前的场景浮现在眼前,那时候他要是这般地看着自己,在傣族那一片美好的景色下,对着自己求婚。

    那时候她的心中有多么的感动,导致这么久都耿耿于怀。

    他看起来那么的真心,多么地让人动容。不是吗?

    “你们是否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言作证?”神父看着观众,问道。

    “愿意,愿意!”

    人群爆发出一阵的欢呼。

    “现在,请新娘新郎交换结婚戒指。”司仪的声音将林芷瞳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看着那只红色的小盒子,就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之前看到过的那一对戒指。

    不出所料。

    简单设计的戒指,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导致屏住呼吸看着的人群,发出有些失望的叹气声,然而林芷瞳却有些慌神。

    虽然不是很耀眼,却蕴含着她的希望,被丘比射中的爱情注定会幸福,也会得到最多的祝福。

    这是属于他们两人的秘密,也是裴修南从未说出口的誓言。

    裴修南握住了女子的手,将小巧的戒指戴入女子的无名指中,大小刚好吻合。

    林芷瞳也同样拿出了那一枚大一点的,帮着男人戴上,也是那般的吻合。

    男子一直看着她的脸,师徒在她的脸上找出一些什么,她看出来了吗,这戒指的含义,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幸福。

    他不需要别人懂,只希望她可以明白自己的洗心意。

    只是女子的神色一直都是淡淡的。

    “现在心里可以吻你的新郎了。”牧师欢快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人群强烈的欢呼声。

    “吻她,吻她,吻她!”

    两人相对而视,裴修南伸出手扣住了女子的后脑勺,在林芷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身体向前倾,牢牢吻住了她的嘴唇。

    他恨恨地吮吸着她的嘴唇,将舌头粗暴地闯入她的嘴唇中,这绝对算得上是有一个激烈的吻。

    林芷瞳想说你疯了吗?只是身子被吻得发软,脸推开男子的力气都没有。

    不远处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他们的方向,渐渐暗淡下去。

    林芷瞳见男子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听着台下的欢呼声越发的热烈,干脆踮起脚尖,伸出粉舌和男子交缠。

    杜飞走到小艾利的身边,捂住了他的眼睛。

    “叔叔,妈咪和爹地在干什么呀?”

    “虐狗。”杜飞叹了一口气说道。

    “虐狗是什么?”

    “就是伤害小动物的行为,比如说我。”杜飞解释道。

    “那妈咪和爹地亲亲就是欺负叔叔了吗?”

    “对。”

    “叔叔也想要亲亲?”小艾利软软地问道。

    “额……这……”

    “那艾利给叔叔亲亲,叔叔就不难过啦。”说完小艾利就在杜飞捂住他眼睛的手上亲了一下。

    心中受到了惊吓,杜飞慌忙看了一眼台上的方向,两人看起来应该是刚刚结束虐狗的行动,林芷瞳的脸通红一片。

    少爷相比之下还比较地淡定,只是那神采飞扬的样子,显得人都阳光了很多,他不禁在心中感叹,被低气压笼罩地太久,

    此时看到了阳光的色彩,他都要哭出来了,少爷也算得上是守得云开见日月了吧。

    不过也幸好他们没有看着自己的放心,要是见到他们的宝贝儿子被自己亲了,不对,是他们的宝贝儿子亲了自己,他说不定会被丢出去呢。

    仪式结束,林芷瞳在裴修南的搀扶下进了屋,整理妆容,准备等一下的宴席。

    刚打开门,小艾利那小小的身子就扑了过来,只是在裴修南的注视下深深停住了,扯着林芷瞳的婚纱忍不住地赞美。

    “妈咪真美,刚刚大家都在夸你仙女下凡。”

    “真的吗?”被自家儿子夸奖,林芷瞳心花怒放,刚刚的不悦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爹地呢?”裴修南一把将小艾利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问道。

    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自从有些妈咪做依靠之后,就会做到跟在林芷瞳的皮鼓后面拍马屁。

    小艾利灵活地转了转眼珠子,抱紧了裴修南,“爹地当然是最帅的,以后艾利也要爹地一样地厉害,这样才可以保护妈咪。”

    真是三句离不开妈咪,裴修南在心中无奈地笑道。

    但是依旧宠溺地摸了摸孩子那柔暖的头发,心也变得柔暖起来。

    林芷瞳将小艾利打发给了裴修南,自己走进了房间,因为大婚的原因,婚房都是大红色的,看起来十分的喜庆。

    她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嘴边露出了一抹微笑,紧接着拿出了早就烫得齐整的红色旗袍,端详了一番,将婚纱脱了下来。

    露出妙曼的身姿,就在此时,闪进来一个人,是刚刚去而复返的裴修南。

    林芷瞳当做没有看见他的样子,继续换衣服。

    男子见自己被当做空气,受到了忽视,走到了她的身边,手环住了女子的要药,将头放在她的脖颈上。

    “别闹,我换衣服,大家都在等着呢。”

    “那就让他们等着。”裴修南的语气不可谓不霸道。

    粗糙的手指模上了女子的肌肤,引起林芷瞳的一阵战栗。

    她决定此时不能和这个男人讲什么道理还是离得远一点比较实在。然而裴修南早就看穿了她的举动,不过瞬间的功夫,就已经将她抵在了墙壁上。

    经过了五年,女子的身子比起以前妙曼了许多,此时女子衣衫半褪,回过头看着他,竟然是说不出的妩媚。

    裴修南喉结滚动,再忍不了那么多,将身子贴得更紧了。

    “滚开。”看出了他的意图,林芷瞳愤怒地吼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正经一点。

    裴修南此时哪里会听她的,强势扣住了她的腰,欺身向前,每每这个时候林芷瞳都会无比感叹男女人身体的构造。

    就算她又浑身的技巧,然而此时在裴修南的蛮力面前,她连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任由他胡作非为。

    看着女子那愤怒的脸色,裴修南玩味地笑了笑,将她的身子板正,低下头,正好看见了女子胸前那一片大好的春光,顿时眼眸深了深。

    “你!”林芷瞳恼怒,想要遮住他的目光,“裴修南,你要是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林芷瞳的声音冷了冷。

    看出来她是真的生气了,裴修南松了手,没关系,反正早晚都是自己的,不急在一时,他倒是不在乎与她玩一玩。

    身体恢复了自由,林芷瞳的脸色好看了一些,拿起了一边的旗袍,慢条斯理地穿了起来。

    裴修南在一边看着,眯起了眼睛,大红的旗袍,将女子的肌肤更加衬托的肌肤似雪,那水灵灵的肌肤,让他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林芷瞳对着他使去一个警告的眼神,谁不知道他此时又有了什么龌龊的心思。

    “这样也不错。”裴修南喃喃说道。

    穿上旗袍的女人,活脱脱就像是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古典美女,这一颦一笑都十分的有风味,看的让人别不开眼睛。

    男子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冷凌厉。

    她的美只有自己能看!那前凸后翘的身材,要是被别人看去了……

    男子眼中的怒火越发地蕴藏不住,最后闪身离开。

    林芷瞳望着他,一脸的莫名其妙,将衣服穿戴齐整,又将头发诚重新盘了一遍,这次选择了一只纯金的凤凰钗子插在了发髻上。

    这些都是曾经当了的家当,是她用了不少的精力才赎回的,此时看着他们,林芷瞳的眼中不由有些湿润。

    “爸,妈,女儿要嫁人了,你们……你们开心吗?”

    裴修南再次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不施粉黛的女人坐在凳子上,神态哀伤,只是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

    只看了他一眼,就继续将一对珍珠耳线戴在耳朵上,一摆一摆,煞是好看。

    结束了装扮,她站了起来,满意地看了看镜子中的资金,无须多余额坠饰,就可以展示出她的高贵大方,要的就是这一种效果。

    “披上这个。”裴修南将好不容易招来的披风披在了她的肩膀上,挡住了胸前大好的春光,以及几乎裸露的背。

    他满意地点点头,“好了。”

    “谁在室内穿这个?”林芷瞳将披风拿了下来,放在他的手上,感情刚刚这个男人出去是去找披风了?

    “披上。”男子的声音不容置喙。

    但是,有关于自己的美丽,每一个女人都不会妥协,于是看和男子那威胁的目光,林芷瞳选择了无视,并飞快地跑下了楼。

    “女人,别让我逮住你。”竟敢违背自己的意愿,晚上他有的是时间折磨她,好让她长长记性,在外面给他招蜂引蝶要付出多少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