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7章:夫妻恩爱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7本章字数:3150字

    “好了。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

    裴修南站起了身子,拉着女子的小手走了出去,林芷瞳今天因为脖子上的伤痕,所以缠了一条丝巾,此时男子牵扯到了伤口,让她忍不住惊呼起来。

    “怎么了?”裴修南停了下来,关怀地看着她,眼睛中温柔地仿佛能够滴出水来。

    “是脖子不舒服吧。”他帮着林芷瞳整理了一下丝巾,又将旁边的衣领整了整,动作十分的流畅。

    “真是夫妻和谐,看得人好生羡慕。”

    听到是领导的声音,林芷瞳的背僵了僵,她刚刚竟然以为男子的温柔是真的,是真的在关心自己,关心她是否疼。

    却原来是在演戏给领导看。

    她故意垂下了头,装作羞涩的样子,却将心中的那一抹失望藏进了眼底。

    再次抬起头已经是新婚妻子那娇羞的模样。

    “裴总,恭喜你,获得了东盐的使用权。”一个大腹便便的人伸出手来。

    裴修南的脸上没有一点意外的神色,两手相握,“谢谢领导信任。”

    “那是自然,你们两家公司合作,前途无量,再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你们有实力,我们自然会将东盐交给你们。”

    事情圆满地结束,林芷瞳举得浑身疲惫,每次应酬完,她都觉得自己比跑了八百米还要累,虽然现在八百米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挑战性。

    “要是累就睡一觉。”车子里,裴修南看着女子疲惫的样子,开口说道。

    “你还没有倒下,我就绝对不会倒下。”

    看着女子硬撑着的样子,裴修南的心中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这个女人怎么总是把自己弄得跟在战场上一下,什么倒下不倒下的,她不过是个女人,还真以为自己是一个女金刚?

    他头疼地将手按在了女子的腰上,林志颖瞬间失去了力气,在男子的带领下。躺在他的腿上。

    她刚要挣扎,却发现裴修南根本就没有看他,而是对着前方开车的杜飞说道,“开的稳一点。”

    怕被杜飞看笑话,林芷瞳只能讲口中的话憋了回去。

    裴修南打定了她此时不会反抗,将手放在她柔软的头发上揉搓,不少日子过去了,初见面时女人满头金黄卷曲的头发,此时变得弄痕顺滑。

    他还是喜欢这样的她,仿佛什么都没有变,每每看到精心装饰的林芷瞳,他就觉得自己错过了她蜕变的那五年,也是回不去的那五年。

    男子的抚摸很轻柔,林芷瞳觉得自己的心一颤一颤的,她想要阻止,心中却有一股力量让她顺从。

    她轻声叹了一口气,竟然沉沉睡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了却了一桩心事,她和一觉睡得格外的沉,是什么时候被裴修南抱到了床上。她也没有一点的记忆。

    刚走到门口,她就听到楼下传来李颖愤怒的声音。

    “修南,你是不是疯了,离歌的股份,你什么都没有说就给了那个女人,你是不是被她迷惑了头脑?”

    “这是我的事情。”从林芷瞳的角度看下去,男子此时坐在沙发上,神色没有什么两样。

    她就知道这件事会在裴家引起不小额反应,她倒是要看看男人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我真是被你气死了。修南,这件事我们绝对不会答应。”李颖的脸沉了下来,“离歌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我不知道林芷瞳怀的是什么心思,你最好给我长一个心眼。”

    “这是我的决定。”男子的言简意赅,却将李颖气的个半死。

    “我答应你娶她,修南,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公司的事情不能开玩笑,今天你能价格公司的股份给她,那是不是明天可以把公司给她?”

    “要是她要的话,有何不可?是我欠她的。”裴修南说完,转身看见了站在楼梯口的林芷瞳。

    为避免尴尬,林芷瞳装作没有看见的模样走进了房间。

    为什么,裴修南会说是欠自己的?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心中划过无数个问号,但是如果他知道当年他们家破产的事情以及她的车祸和自己的母亲有关,他还会和自己结婚?

    “你来了?”门口出现男子庞大的身躯,林芷瞳此时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他,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你醒了?”

    “恩,刚刚有点累。”林芷瞳说道,“刚刚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谢谢你。”

    “为了这事说谢谢,你的谢谢未免也太廉价了。”男子的嘴边露出讥笑。

    “也是,这是我的劳动成果。”林芷瞳也不怕男人生气。

    “你这样我倒是不敢碰你了。”裴修南脸上神色不变,看着她的眼神意味不明。

    在他的注视下,林芷瞳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她装作不在意地走到了床边坐下,“你刚刚为什么说是欠我的?”

    “因为这件事?”男子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大了,“因为妈不知道我们之间的约定,你在裴家也就只能待两年,两年后你生娃孩子,就得离开,这不算是你的损失?”

    原来是这样,是她想多了,林芷瞳不知道此事自己的心中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

    说好了不能再动情,可是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又对男人产生了依赖。

    林芷瞳站了起来。走到了裴修南的面前,突然用手勾住了裴修南的脖子,神色暧昧,“当两年的情妇应该有不少的好处,修南,我还是要谢谢你。”

    男子的脸僵了僵,在他生气之前,林芷瞳迅速松开了她的手臂,笑容灿烂,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去哪里?”裴修南见她的手上拿了包,马上问出了口。

    “去谈生意。”林芷瞳故意将每个字延长,走到了门口,她一想到裴修南的黑脸,心情就好了不少。

    “林总,我们去监狱吗?”看见林芷瞳上了车,小白压低了声音问道。

    林芷瞳看了看时间,点了点头,“时间正好。”

    车子疾驰,很快林芷瞳就看见了远处的牢房,她此时穿着精致的蕾丝裙,浑身散发着高贵的气息,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

    “你在外面等着。”林芷瞳对着小白交代。

    看着面色沉重的女人,小白感到有些慌张,但是林芷瞳一向沉稳,她既然说了,那必定是不能被反抗的,他只能在外面等着,因为这嘉实牵扯到太多,他还是在外面等着的好。

    林芷瞳原来以为监狱比外面要阴森一点,却是她想多了,里面和一般的房间差不多,只是里面有不少的管理人员。

    因为她早就让小白打过招呼,所以此时那穿着制服的牢头一见到她就迎了上来。

    “林总,人已经在房间里了,我带你去。”

    “不用,我自己进去。”

    打开门,林芷瞳发现里面的房间很小,她看到那个人,一个穿着监狱服,坐在一边的男人,他看上去身形消瘦,低垂着脸,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神色。

    “你就是要见我的人?”那人听见了脚步声,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了林芷瞳的眸子,那是一双多么冷清的眼睛。

    他的心中颤了颤,似乎想到了什么,手指颤巍巍地指着林芷瞳,“你……你是林家的孩子。”

    “恭喜你。答对了。”林芷瞳此时将心中的悲凉收了起来,走到了他的面前坐下,他们之间隔着一扇玻璃窗,但是她依旧可以看到他的神色,慌张无措。

    “没想到吧,我居然好好地出现在这里。”林芷瞳伸出手,手指关节有规律地敲打着,小房间里很安静,因为特殊的墙壁材料,林芷瞳发出额敲击声有着不断的回音。

    她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依旧给人带来心理上的压力,才不过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坐在对面的男人已经满头是汗。

    “我……我不是故意的,都是有人指使我的啊,林小姐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我已经受到了教训。”

    “关了五年就是教训?”林芷瞳嘲讽道,“那被你害死的人呢?”

    “你不是还好好地坐在这里吗?”那人瞪大了眼睛,原先惊恐的神色变得平静下来,“你还没有死,就说明我没有杀人,我马上就可以释放了。”

    “想的简单。”林芷瞳看着他目光就像是看一个白痴。

    “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不能出去,我不是杀人犯,我现在就和他么你去说,我没有杀人。”

    “你以为你出去就平安了?”林芷瞳站了起来,气势磅礴,“当年你受了谁的命令来杀我的?”

    一想到自己早产的孩子,林芷瞳心中不由觉得背上,语气也变得急促起来。

    “没有人指使。”那人听到林芷瞳的质问,浑身颤了颤,但是他好歹是个男人,连杀人的事情都做了,还有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自然没有被林芷瞳给震慑住。

    当年他的雇主答应他,只要他将所有的罪过承担下来,去牢房里待五年,等到他出来就给她一笔钱,送他们一家老少去过完。

    他本来就穷,老婆还生了两个孩子,本来生活就没有什么希望,于是答应了那个人的请求,他在外面也是无所事事,不如就将这件事承担下来,还能获得不小的收入。

    “你以为你的雇主会任有你活在世界上,你要知道你是知道她所有秘密的那个人,你说他会怎么处置一颗定时炸弹,她能毫不犹豫地让人杀了我,想必杀一个牢犯,更加不用犹豫。”

    “你……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