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9章愚蠢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7本章字数:3023字

    楚茜看着男子的神色觉得有戏,于是坐了下来,整理了一下激动的情绪,“你一直在法国想必不知道以前发生的事情。”

    “林芷瞳她以前是林氏集团的大小姐,后来他们家破产了,她也失去了她的父母,而这一切都是修南的父母做的,当年她就是因为知道了真相匆忙出走,出了车祸,还失去了她和修南的孩子。”

    楚茜将以前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边说边观察着Lorry的神色,只是男子至始至终保持着平淡的表情,倒是让楚茜大失所望。

    “你说这样,芷瞳在裴家怎么会幸福?”

    “要是这些事真的,芷瞳怎么会嫁给裴修南?”Lorry挑了挑眉。饶有意味地看着楚茜,“还是楚小姐没有说出所有的真相呢?”

    “你不知道女孩子的心思,她可能是在法国的五年想通了,她报不了仇,而修南是她唯一的依靠,所以她才会回来,抢走……不和修南结婚。”

    “所以你希望我做什么?”Lorry原先觉得这个女人有一手,如今经过短短一会儿的交谈,他觉得他今天来到这儿就是第一个错误,简直拉低自己的智商。

    “怎么做?你答应和我合作了?”楚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显然有些不相信,但是又透露着无比激动的情绪。

    “芷瞳她这些年过得不容易,要是你说的是真的,我当然不会让她和仇人的儿子在一起,要不然她该有多委屈。”

    Lorry提到林芷瞳的时候,神色自然地柔和下来,和刚刚冷漠的样子判若两人。

    楚茜想到了裴修南在和林芷瞳在一起的时候也会这个样子,无论心情有多么的差,只要见到了她,浑身都散发着温柔的气质,态度好的不像话。

    她不明白林芷瞳身上有什么魔力,竟然能让那么多的男人味她着迷。

    她记起在有一次在照顾裴修南的时候,男人喝得酩酊大醉,她帮他收拾东西,看着他脸色苍白,眼神空洞,心疼地不能自己。

    当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影时,那个瞬间他突然抓住了自己的手,在她的记忆中,男子好像从来没有主动来亲近过自己,那是第一次。

    她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小心地抓住了男子的手,想要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那一瞬间她觉得只要男人能够接受自己,她作为林芷瞳的代替品也认了,虽然她的心中是那么的不甘心。

    “芷瞳……芷瞳……你回来了。”男子看着她,眼神有些涣散,可是说出来的话是那么地清晰,让人觉得心就像是被扎了好几个孔。

    她好不甘心,林芷瞳,你为什么走了都走得这么地不干脆,为什么你伤他伤的那么深,这个男人还是忘不了你!

    她愤怒,不甘,可是依旧端着微笑,躺在男子的怀中,想着顺手推舟,反正男人讲她当做了林芷瞳,也不会拒绝她。

    只要她成为了他的女人,要是顺利可以怀上一个孩子,想要进裴家害不容易,而男人也会因为在喝醉酒的时候要了自己感到愧疚,对自己好。

    她想好了一切,可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裴修南居然会在关键的时候将自己给推开。

    她到现在还记得他那猩红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里面有愤怒,焦躁,懊悔……以及很多不知名的情绪。

    “你不是她,不是芷瞳,她不会回来了……”明明喝醉了酒,可是他依旧可以辨别的出那个女人。

    她羞愧地离开他的身边,谁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样的心情,那个男人她喜欢了这么多年,她对他的爱一点都不必林芷瞳的少,可是凭什么,她得到了他的一切。

    自己不过是想要卑微地陪在他的身边的,都不被允许。

    “楚小姐?”

    Lorry的叫声,让楚茜从曾经的回忆中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愤恨的神色,“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没事儿,我是问楚小姐你刚刚没有说完的法子。”Lorry问道。

    见他开始感兴趣,楚茜的心中松了一口气,“你真是一个好男人,不愿意自己心爱的女人受苦,芷瞳真是好运,遇上了你。”

    “我自然见不得她受委屈。”Lorry的眼中满是理所当然,却看得楚茜整个人都要怒了,她自认为出色,可是全世界的好男人都看不到她的好。

    “带她走。”楚茜抬起头看着Lorry。“真是唯一的方式,你对芷瞳来说一定很重要,带她走也不是什么难事……”

    “愚蠢的女人。”Lorry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脸上却装作好奇的样子,“用什么方式?”

    “我想修南一定和芷瞳说了什么,让她认为当年的事情是一个误会,只要你告诉她,当年就是裴家害的离家家破人亡,我们再找一点证据让她相信就可以了。”

    “这个女人竟然还想故技重施。”Lorry在心中为这个女人的智商感到担忧。

    “还有呢?”

    “我了解林芷瞳,她对于当年的事情一直不能介怀,还有那个孩子,只要她对修南产生了误会,她就不会再在裴家待下去,而这也是你的大好机会,罗总,到时候你就能带着林芷瞳远走高飞。”

    “她一次次地受到伤害,绝对不会再相信修南。”

    “诶,你……”楚茜还没有说完,就见Lorry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中不屑的神色丝毫没有隐藏,暴露在了出钱的面前。

    楚茜有着被看穿的感觉,整张脸都火辣辣地烧了起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想到抽出了那么多的时间,竟然听了一堆的废话,真是不值得啊。”Lorry摇了摇头,拿起了放在一边的风衣,不愿意再多看这一张肮脏的脸,走了出去。

    他是什么意思?楚茜显然还没有恢复过状态,等到她将刚刚Lorry的话理了一遍,这才发现自己被人给刷了,Lorry显然没有和自己合作的意思。

    他是在套自己的话?

    “可恶的男人。”楚茜的脸上通红一片,拳头重重砸在了椅子上,又哎呦一声叫了出来。

    “小姐,你没事吧。”服务员见状走了上来,看见了脸色狰狞的楚茜,正恨恨地盯着一边的凳子。

    “滚,都给我滚。”

    他们都算什么东西,竟然都来欺负自己,她一定要报仇,报仇,今天她在他们那里受到的屈辱,她都要加倍还回去。

    “林芷瞳,你为什么总不是不肯放过我,你如今厉害了,急更加不怕我了是不是?但是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那陈真现在好好地享福吧,以后就没有你得意的日子了。”

    咖啡厅的灯光照在女子苍白的脸上,楚茜面目狰狞,眼中露出一丝狠戾,慢慢地,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显得十分地可怕。

    “今天去了哪里?”乳白色的沙发上,Lorry翘着二郎腿,看着正在办公桌上奋笔疾书的女人。

    听到他的问话,林芷瞳却是连头都没有抬,“没有去哪里。你没有看见我在忙吗?别想转移我注意力啊。”

    “芷瞳。”Lorry站了起来,将手中的杂志放下,瞬间来到了林芷瞳的身边,抽出了她手中的文件。

    “你做什么?”林芷瞳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Lorry,只是很快又闭上了眼,因为她感到有些疲惫。

    Lorry将手中的眼药水递了过去,自己一边看着文件,一边说道,“芷瞳,你应该知道我当初把公司交给你,也不全是为了给你报仇,而是给你一个动力,好将多余的精力花完,这样你才不会那么地悲伤。”

    “报仇,这原本是我们男人的事情,你不用参与……”

    “我……”

    “但是知道你要强。”Lorry伸出手摸了摸女子的头发,神色温柔,无论女子变成什么样,在他的心中都是长不大的那个纯真的孩子。

    “多以我没有阻止你,但是你看看现在的自己,每年给自己那么多的压力,憔悴了那么多,你不心疼自己,我还心疼呢。”

    看着Lorry担忧的神色,林芷瞳的脸微微有些红了,她的心中觉得有些对不住大哥,其实她这几天都没有怎么处理公司的事情,也就今天过来加加班。

    她都是被家里的那个男人给折磨疯了。

    “我知道啦,大哥。”林芷瞳难得露出撒娇的神色,手环住了男子的腰身,“大哥,你不用替我感到担心,我很好,真的。”

    女子的手就在自己的后背,Lorry的红了红,看着她闭着眼睛享受的模样,叹了一口气,“还是长不大。”

    “胡说,我都这么听话懂事了,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是,我们家芷瞳确实懂事,要是爸妈知道你现在变得这么能干,一定会为你感到开心。”Lorry感叹地说道。

    林芷瞳的脸色变了变,很快又变得很是坚定,“大哥,都是我以前太不懂事了,要不是我那么没用,当年就不会……”

    “芷瞳,没有人会怪你,大家都希望你可以过得幸福,所以答应哥,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委屈了自己。天塌下来,有大哥给你顶着,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