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4章:迟来的真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8本章字数:3128字

    “我是她的亲人,你该知道这对于她来说有多么的重要,所以你最好有点危机感,我会一直在她的身边,要是有一天你敢对她不好,这次我绝对不会放手,就算她的心里有你,我也不在乎。”

    “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听到Lorry略带挑衅的话,裴修南一改常态没有生气,Lorry说的没有错,如果让林芷瞳在他和Lorry之间选一个,那个女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她。

    “这就好。”Lorry回头再一次看了一眼病房,将手放在了裴修南的肩上,“她,就交给了不要让任何人欺负她。”

    裴修南走进病房的时候,看见林芷瞳正愣愣地站在门口不远处的地方,手上维持着拿着外套的姿势,那外套是Lorry的。

    “你都听见了。”看着女人这个样子,裴修南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个女人大概是听到了他们刚刚的对话。

    “恩。”林芷瞳点点头,她刚刚建Lorry忘拿了外套,想追出去,只是在门口的时候,竟然看见裴修南,于是想着站在门口,听听这两个男人在说什么。

    而他们的对话却让她僵住了,她隐约知道了当年的秘密。

    “我只是没有想到大哥他竟然……”

    “你一向都是少一根筋的,要是当年我没有及时下手,按照你爸妈对你大哥的喜欢程度,早就撮合了你们两个了。只可惜郎有情,妾无意呀。”

    裴修南难得开了一次玩笑,林芷瞳却丝毫没有领情,她此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后,她一直知道大哥对自己很好,但是她以为这是兄妹之间的情谊。

    但是她也忘记了,他们其实不是亲兄妹啊,如今让她听到了着一切,她想起以前的种种,顿时觉得茅塞顿开。

    而她又想到了她催促Lorry去帮自己找嫂子的时候,心中又感到无比的愧疚,她怎么可以这么地笨,竟然没哟看出来打个对自己的心意。

    “笨女人。”就在此时林芷瞳感觉到自己的下巴一紧,眼睛就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睛,而此时裴修南的脸离她不到一尺远。

    男子呼吸急促地看着她,眼中不悦的神色一闪而过,“你现在知道了你的好大哥,喜欢了你这么久,现在是不是后悔了,想要去追他,恩?”

    裴修南想要极力地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然而,他只要一想到刚刚林芷瞳那愧疚的神色,心中的火气就有些压制不住。

    “你在胡说什么?我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我大哥……”林芷瞳的眼睛红红的,原来这些年大哥的身边一直没有人,也是因为自己,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亏欠了他这么多。

    “这样啊,那我们以后慢慢还,我们两个人还,怎么样?”看着女人像是兔子一样红红的眼圈,他顿时就没有了火气。

    男人突然间变得温柔的声音,倒是让她有些不适应,她将自己的下巴从男人的手中解脱出来,坐在了床上,裴修南却也挨了过来,双手抱着她的腰。

    “不对啊,你……你早就知道我大哥就是……就是……”

    林芷瞳终于想出来她刚刚一直觉得有些不对经的地方是哪里了,裴修南是怎么知道Lorry是她的大哥的,这件事几乎没有人知道啊?

    “还有,我大哥喜欢我的事情,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了,还有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这一连串的问这么多,我要怎么回答啊?”

    望着脑子已经有些短路的女人,裴修南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啊,现在就别想那么多了,把自收拾一下,我们就出发。”

    “不行,你快告诉我。”林芷瞳现在就像是一只好奇娃娃,不问到事情的真相就誓不罢休。

    “呜……”突然间嘴唇被堵了个密实,浙西她是发不出一点的声音了,只能用手抓住男子的胸前的衣服。

    裴修南在女子淡淡的嘴唇上啄了几口,就放开了她,心满意足地说道,“真乖。”

    “你想知道的事情我当然会告诉你,可是不是现在,刚刚你的脑子中想的都是别的男人,我已经生气了,你要是不怕我再加深惩罚的话,倒是可以……”

    “呸,你个混蛋。”看着男人挑着眉头看着自己样子,林芷瞳心中觉得一开始以为他的性子都变得,绝对是自己眼瞎了,这个男人的本质如此的恶劣,怎么可能会改变本性?

    气鼓鼓地跟着裴修南去了机场,裴修南却是心情大好,一想到他们有独处的机会,还是自己的情敌提供的,他的心情就变得更加的舒畅。

    这个女人是他的,谁都夺不走。

    “真可惜艾利要上学,不然带着他,可比带着你有趣多了。”走到了机舱,林芷瞳坐了下来,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其实她是有些想艾利了。

    这几天没有看见他,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艾利正是在长身体的时候,每次见到他都有不同的变化,她的心中也感到很惊喜。

    “你这个女人,在我的身边,又想着别的男人。”裴修南的脸有些黑了。

    “艾利也是你的孩子,什么别的男人?”这个连自己的儿子的醋都要吃的男人,林芷瞳感到无力吐槽。

    “你既然这么喜欢孩子,那我们这几天加油生一个,也好让艾利有一个伴儿。”裴修南靠近林芷瞳的耳边,说道。

    林芷瞳觉得耳边痒痒的,回过头来,就看见了眼睛直勾勾地像一只小狗一样地看着自己的男人。

    他此时的眼睛闪闪的,十分期待的模样,那一刹那,林芷瞳竟然有种无法拒绝的感觉。

    她将视线别了开去,突然抓住了裴修南的手,“那个人,是不是你的朋友?”

    裴修南见林芷瞳没有答应自己的请求,脸色顿时暗淡下来,但是还是顺着林芷瞳的目光看了过去,要是让他看见一个男人,他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好过。

    真是,她的身边就坐着一个这么出色的男人,偏偏还要去看别的人,这怎么能不他感到生气。

    “是不是啊?”林芷瞳见裴修南一直阴沉着脸,不由地问道。

    目光相触的那一瞬间,裴修南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那人就站了起来,惊喜地朝他挥了挥手。

    裴修南的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么招摇的打扮,不就是Anny那丫头,林芷瞳的眼睛可很是够亮的,就见了一次,竟然可以把人给认了出来。

    看着一边女人那喜气洋洋的样子,他的心中有些郁闷了,那时候她不是误会自己和Anny有关系吗?怎么现在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这让他的心中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你喜欢那个女人?”裴修南有些抑郁地开口。

    “她看起来人还不错,性子也挺豪爽的,是不错。”林芷瞳评价道。

    “我跟她的关系,你也知道,就不觉得心里不舒服?”裴修南有些悠悠地问道。

    “那不是过去式了吗?我还有什么好在意的,还是说你对她还有想法?”林芷瞳看着拿不远处一直朝着裴修南抛媚眼的女人,心中略微地闪过一丝不舒服。

    “我们家芷瞳还真是大方啊,要是在古代,一定要娶你做大老婆,这样就可以有无数的小老婆了。”裴修南说道,只是从声音就可以听出来,其实他一点都不开心!

    “不错啊,好想要小老婆了。”林芷瞳睡意全无,颇为认真地看着裴修南,“不过别人我不知道,但是这个Anny姑娘应该挺乐意做你的小老婆的。”

    “生气了?”

    “有什么好生气的,倒是你那个小老婆一直在朝着你暗送秋波,你不回一个?”

    “还真吃醋了。”裴修南宠溺地摸了摸林芷瞳的头,“她是我的好朋友,可不是什么小老婆。再说了,我和Anny不是那样的关系,我们……”

    “我不要听,我困了。”

    林芷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听到裴修南说他和别的女人的事情,她的心中就觉得憋得慌,特别是这个Anny,她看得出来比起楚茜,这个女人更得裴修南的欢心。。

    她可以看出来这个女人在裴修南的心中分量不轻,毕竟在她消失在这五年,是这个女人陪着他。’

    而在他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他们却隔着海洋的距离。

    此时Anny还没有放弃地在和裴修南打招呼,林芷瞳干脆戴上了眼罩,呼呼大睡,可是只有她知道,她根本就睡不着,脑袋还越发地清醒。

    以前她一直都认为是裴修南对不起自己,是他害的自己家破人亡,可是如今她得知是楚茜欺骗了自己。

    而他对自己的好,她也看在心中,此时是时候好好考虑一下这一段感情,但是越是考虑,她就饿越是感到焦虑。

    他们在一起已经跨过了七年之痒,按理说感情也是细水长流,然而看和男人越发地朝气蓬勃,她的心中竟然有些害怕。

    男人对于爱情的定义是什么,而他们爱情的保质期又有多长?裴修南曾经发誓这辈子只会爱她一个女人。

    可是在她离开的那段时光,他依旧接纳了别的女人,除了Anny,她不确定还有没有其他的,她不敢问,更不想要知道。

    心前所未有的疲惫,在焦虑之中,她沉沉地睡了过去,睡梦中,她仿佛感觉到有一双坚实的臂膀将自己圈在了怀中。

    耳边的声音也是朦朦胧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