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章让人看不清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9本章字数:3100字

    林芷瞳说完就发现Lorry的脸色有些惨白。

    他看着远处,果断地摇了摇有,“我对她从来没有想法。”说完慢慢地往回走。

    林芷瞳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落寞。她什么时候看到过一向冷静的大哥竟然有这样的时候,还说不在乎,要是真的不在乎,他此时的样子怎么会那么地迷茫呢?

    林芷瞳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这个大哥,性子也是执拗,她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是现在可以确定个是。

    大哥虽然说不喜欢Anny,但是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是假的,她是他的亲人,也是他最亲密的人,自然可以分辨的出他话中的真假。

    她真是没有想到自己这次误打误撞,竟然帮助Anny找到了那个人,而这个人却是自己的大哥,这一切是那么地具有戏剧性,又理所当然,她此时十分感到十分兴奋地想要将这个消息和裴修南分享。

    只是想到了她已经答应Anny晚上要和她谈天,于是只能先去了Anny的房间。

    刚走进,她就看到了床上蜷缩的小小的身子。

    她悄悄地走过去,抱住了Anny的肩膀,“芷瞳,你来了。”Anny抬起头,那双美丽的蓝色的大眼睛中,含着泪水,看起来哭的好不伤心。

    “好了,不难过。”林芷瞳不知道要怎么去劝慰眼前的女子,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她不能盲目地就将大哥的身份告诉他,要是大哥有安排那就糟了,可是看到眼前伤心的Anny,她又觉得于心不忍。

    “芷瞳……”Anny像是八爪鱼一样地抱住了林芷瞳的身子,像是终于找到了最后的依靠。林芷瞳抱着她的身子,拍着她的后背。

    “一切都会过去的……”

    Anny抽泣着,等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平静,她看着林芷瞳,擦干了眼泪,平静下来的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林芷瞳看穿了她的想法,学着裴修南的样子摸了摸Anny的头,这样可以让人感到心情放松,“没事的,这一点都不丢人,我以前做过比你更丢人的事情呢,更何况发泄出来对你有好处。”

    “芷瞳,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Anny抬起头,眼神灼灼,她觉得既然林芷瞳是Lorry的妹妹,她就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到时候那个男人就无法抵赖了。

    “我应该知道什么?”林芷瞳问道,眼中也充满了疑惑,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她的心中有多么的心虚。

    在那瞬间,Anny的眼神又暗淡下来,她现在的心中也感到很怀疑,Lorry是不是当年的他,刚刚她在花园看到那个男人,他的身材修长,站在不远处的大树下。

    月光将他的脸庞隐匿,在那一刻她真的认为他回来了,那个男人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可是她错了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个幻想,是因为她过于思念,才会出现这样的错觉。

    “我可能真的认错人了,他没有回来……”Anny闭上了眼睛,心却疼的让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只是她纵使再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都摆在她的眼前,让她不得不去正视。

    林芷瞳无言以对,她怕自己一个不忍心,就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但是她知道此时说出真相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渐渐地,她发现怀中的女人呼吸渐渐地变得平稳,她将Anny小心地放在了床上,用纸巾擦干了她脸上的泪水。

    Anny的心情经历了大起大落,现在已经变得疲惫不堪,刚刚也是强撑着,现在睡着了,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休息休息。

    林芷瞳也放下心来。躺在了她的身边,只是她却久久不能入睡,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她的心中就有诸多的疑惑,那五年她和Lorry在一起,,从来没有举得他有哪里不对经,难道Lorry和Anny的相识,竟然是在五年前?

    那就是说Anny认识的是整容前的Lorry,或许说是已经毁容的Lorry,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好解释多了。

    她仿佛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

    而拎一个和她一样一夜无眠的人就是裴修南,他正等着林芷瞳回来,然而等到了大半夜都没有女人的踪影,他就意识到自己被那个女人给耍了。

    带着满腔的热火,他闭着眼前,却没有一丝的睡意,他的脑海快速地滚动着,他要想出一个好办法快点解决这件事情,要不然的话,林芷瞳一定会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个上面。

    那他的日子的记过的多么的憋屈啊?

    “少爷……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情啊?”杜飞正在宾馆睡觉,就听到了手机声响,一看居然是裴修南打来的,他又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这少爷是不是经历太旺盛了一点?

    “给你一晚上的时间,给我查清楚,Lorry和Anny之间的关系,还有过节。”

    “一个晚上?”听到裴修南的话,杜飞顿时睡意全无,喊了出来。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吵死了……”

    裴修南听见了一边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皱起了眉头,“杜飞你饥不择食了?”他要是没有听错的话,刚刚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少爷,你可误会我了。”他看了看不远处躺着的小白,不由地感到了一阵恶寒,他们晚上找宾馆,发现附近的都已经满了,没办法只能两个人要了一间,可是显然少爷已经误会了。

    “没空管你的破事,你就给我把事情办好了就行……不对,你旁边的那个男人是谁?”裴修南又问道。

    杜飞觉得哭笑不得,难道少爷真的以为他好折扣这口吗?趁着这个机会,杜飞马上解释道,“少爷,旁边的是小白,就是嫂子的司机,那个长的还不错的小伙子……”

    “解释那么多干什么,你要是喜欢,我不会阻止你,就是注意一点形象。”

    “少爷,你别乱说,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杜飞心中抓狂了,他这么一个man的人,怎么可以被误会他一想到以后少爷看着自己的眼神,就觉得心痛。

    “对了,既然是他的话更好了,我听芷瞳说他原来是在Lorry的手下办事,说不定会知道些什么,你记得一个晚上的时间,办好我交给你的事情,要不然,你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裴修南说完,不等杜飞哀嚎就挂了电话,他此时心情大好,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可以将这破事解决了。

    要是还不能,他说什么都要将自家的小女人带回去,好好地藏起来。这样就没有人来打扰他们了,他转了个身,身边空荡荡的,于是又叹了一口气……

    “老哥……”杜飞接到了裴修南的命令,早就没有睡意,他爬下了床,走到了小白的床边,有些犹豫要怎么开口。

    小白睡得迷迷糊糊的,就听见有些在叫他,刚睁开了迷茫的眼睛,他就看到了一张放大的脸,吓得那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身子,“你……你要干什么……”

    他的神色慌张,却让杜飞的脸上划过了三条黑线,“别这么看着我,哥对你没兴趣。”

    “没兴趣你在我的床上做什么啊?”小白显然受到了惊喜,现在看着杜飞的神色漫水狐疑,甚至怀疑他的目的是什么。

    杜飞刚要生气,只是想到了裴修南的交代,只能深呼了一口气,问道,“老哥,你就当你在做梦吧,我问一件事。”

    “我要睡觉,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什么事情不能白天说啊,大晚上的,你不要睡觉,我还困着呢,快滚回你的床上去。”小白打了一个哈欠,他赶了一天的路,还累着呢,遇上这么一个奇葩的人,算是他倒霉。

    杜飞心中也很是抑郁,它也很困好不好,也很想安心睡觉啊,可是他就是有一个不安生的少爷,他看着又要睡着的男人,下定了决心。

    “啊你,你这个变态,你这个色狼,你给我滚出去!”

    杜飞这下是被吓得完全没有睡意了,这个男人竟然一言不发就就跳到了他的被窝中,抱住了他的身子,这个认知让他的整个人都起了鸡皮疙瘩。

    可是杜飞的力气很大,他根本就甩不开这个男人。

    杜飞看着小白脸上的愠色,他的心中也很郁闷,可是眼下他能够想到的就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你以为我想要这样啊,我都跟你说了,我不好你这一口。你只要乖乖地回答我几个问题,我马上滚到我的床上去。”

    此时小白只能无奈地答应下来,“你快给我说,然后给我滚出去。”两个大老爷们抱在一起像话吗?他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脑回路是怎么样的?

    听到他的保证,杜飞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不断的吐槽,他真是太容易了,少爷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任务呀,为了呢狗完成这次任务,他都牺牲了色相……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还有你给我放开你的手。”小白被杜飞钳制住,心中已经很是懊恼,于是出声大声地吼道。

    “你以为我想抱着你啊,又不是女人……”杜飞撇着嘴说道,但是还是放开了原先抱着小白的手,他都还没有吐槽这个男人的身材呢,又没有女人的柔软,抱着他都觉得油腻。

    “我问你,Lorry以前认识一个叫做Anny的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