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6章我怎么可能看上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9本章字数:3131字

    杜飞此时也不再胡闹,而是认真地问道。

    听到了Anny这个名字,小白皱了皱眉头,然后摇摇头,“我不知道。你别吵我了,我想睡觉,你给我走开点……”

    “是吗?”杜飞脸上的神色显然不信,就在他要有多动作的时候,小白马上又说道,“你别动手,让我再想想。”他真是受不了这个恶心的男人了。

    “行,长夜漫漫,我们有的是时间,我等你哟……”

    “卧槽。”小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身体也打了一个寒颤,他可不想一个晚上都和这个男人耗下去。

    “这样吧,我换个问题,Lorry以前有和什么女人接触吗?”杜飞又问道。

    这下小白的脑海中倒是浮现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少爷,有结果了。”得到了可靠的消息,杜飞这才睡了一个好觉,和一大早地就来到了裴修南给他的住处里。

    “等会再说。”裴修南此时正看着不远处的方向,倒不是很着急饿了。

    杜飞的脸变得更黑了,少爷昨天还这么着急的样子,怎么现在又不着急了,有这么一个少爷,他只能每天哀嚎了。

    亏他昨天还被人误会当成了那样的人……

    一想到昨天小白的眼神,他就觉得自己浑身都打了一个寒战,要不是因为是事出紧急,他是绝对不会出卖色相的。

    然而今天早上起来,他竟然发现他在小白的床上,这件事情就有些诡异了,但是趁着那小子海没有起床,他就立马赶了过来。

    杜飞朝着裴修南的目光看了过去,发现那个方向只有一个人,那不是Lorry吗?少爷怎么对这个男人这么好奇,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从五年前开始,少爷对这个男人的关注度就已经到达了某种高度,他的心中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好了,你说吧。”裴修南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少爷呢,你可不知道,我昨晚上都经历了设,要不是我……”

    “说重点。”裴修南皱起眉头。

    “恩……施这样的,我从那小子那里得到的消息时Lorry一开始是被一个老人带去的,那时候他的精神不太好。而小白一直跟在那个老人的身边,所以对这件事有一点印象,那时候Lorry和一个女人走得蛮近的。”

    “可是后来他的脸好了,也不再出去了,那女人也像是消失了,这也只是他大概的印象,别的,少爷你也知道,这都是陈年旧事,我这一个晚上实在查不出什么来……”

    “这些就可以了。”裴修南点点头,看来他的猜测没有错,Lorry和Anny本来就认识,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巧合,但是问题是为什么Lorry对Anny这么地冷淡,还企图隐瞒自己的身份?

    “少爷……你怎么这么关心Lorry的事情啊?你不会是……”

    “收起你那一套龌龊的想法。”裴修南看了看天色不早了,那个女人也该起床了,于是往回走。

    杜飞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叫住了裴修南,“少爷,昨天我和小白去找你,看你了你和嫂子在广场上。

    “恩。”裴修南看着杜飞,“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看到了一个人……”杜飞有些犹豫,但是还是说道,“我们看见楚小姐跟在你们的身后,当然他可能也是来法国度假的,但是你不是让我随时注意他的情况吗?我觉得还是要和你说一声。”

    “楚茜?”裴修南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他可不会觉得这个女人来法国是度假的,“这件事你做的很好,芷瞳这边我会亲自保护她,至于那个女人就交给你和下白去办,虽是给我盯好了,那个女人说不出胡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一想到他曾经做过的伤害林芷瞳的种种事迹,裴修南的拳头就握在了一起,他从来都没有放过那个女人的打算,只是因为还没有足够的证据。

    他既然伤害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就觉得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看着眼前的少爷突然迸发出戾气,杜飞忍不住地哆嗦了一下,看来有一个人要完蛋了,而那个药完蛋的人是十有八九是那个楚小姐。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有些激动,那个女人早就应该得到教训了。

    “还有,楚茜来到法国确实有些不对经,她可能会找帮手,这几天你密切注意她的情况,还有看看楚益最近在做什么,有必要的话,对他试压。”

    “好,少爷准备对昊天下手?”

    “这是迟早的事情,现在接刘可以准备起来了。”他知道她的小女人对昊天恨之入骨,他不介意早点准备起来,,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是。少爷。”

    走进了屋子,林芷瞳果然已经起来了,打着哈欠,看见了正看着自己的裴修南,她的脸红了红,立马别过了视线,林芷瞳的脚刚迈出了一步,一个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的身子轻盈地一转,手上带着拳风,朝着男人的脸上招呼过去,裴修南没有躲闪,眼看着那拳头就要挥洒在了他那俊俏的脸上。

    他突然笑了,就在那一瞬间,他已经抓住了林芷瞳的手臂,林芷瞳的拳头被牵制住,顺着男子的大大手移了下去,男子更加的靠近,脸贴在了她的鼻子上。

    “芷瞳,这就是你跟我打招呼的方式。”

    “对啊,我新发明的,好玩吧。”林芷瞳知道自己对上了裴修南,完全没有赢得胜算,她刚刚出拳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可是男子竟然用蛮力躲过了。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抑郁。

    “好不好玩,你说了算,但是昨天的事情你怎么说?”男子向前一步,圈住了她的身子,这个女人知不知道他昨晚上有多么地想念她。

    虽然说只是一个晚上,但是当身边习惯了她的存在,就只是一个晚上,他都觉得十分的难熬,此时怀中抱着柔软的身躯,鼻中是女子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他的整个身子都放松下来。

    林芷瞳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她就算到了男子今天会找他算账,“你都看见Anny昨天的状态不太好,我就陪着她,在她的房间睡了,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自己可以照护好自己的是不是?”

    林芷瞳睁大眼睛,讨好似的看着男子。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听到男子这么说,林芷瞳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也没有男的不可理喻。

    “那接下去的账,你说要怎么算呢?女人你不觉得你欠我的越来越多了吗?”裴修南有些烦恼地说道。

    “这……这怎么能算是我欠你的呢?”林芷瞳的心又悬了起来,特别是看见男子眼中那一抹算计的目光时,她就觉得自己又陷入了男子的圈套之中。

    “芷瞳,你太伤我的心了,昨晚上爽约,现在还死不承认,你打算赖账吗?”

    “赖账?芷瞳她欠你什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Anny已经走了下来,林芷瞳起床的时候,她还在睡觉,林芷瞳不忍心吵醒她,所以自己先下来了,她倒是没想到一向睡到中午的Anny今天居然也起早了。

    Anny此时看起来很是没有见精神,顶着两只大黑眼圈,头发也有些蓬松,见到她下来,林芷瞳立马推开了裴修南,走到了Anny的身边。

    关心地说道,“你看起来怎么这么憔悴,昨晚上没有睡好吧,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你气的这么早做什么,现在饿不饿,想吃些什么?”

    林芷瞳一股脑地问着,没有发现此时裴修南的脸又沉了下来,他扯过了林芷瞳的手,有些怒气地看着Anny,“这就是她欠我的,昨晚上说好要和我睡得,结果去了你的房间。”

    裴修南正抱怨着,Anny忍不住笑了出来,“就是这事啊,你的度量也太小了,芷瞳和我说了,以后都要陪着我,是不是。”

    Anny说完还不怕死地和裴修南对视着。

    裴修南叹了一口气,“先把你自己的事情解决了吧。”

    林芷瞳也有些担忧地看着Anny。

    “我没事,你们别把我看得这么脆弱啊,我昨天就只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见到那个男人,她以为他回来了,但是现在她想通了,无论他是不是他,她都会坚强,她不想要他看到一个如此脆弱的自己。

    正说着,Lorry也走了进来。林芷瞳捕捉到了他眼中的疲惫,只是表现的没有Anny那么的明显,“大哥,你也气的这么早?”

    “恩,我是来告辞的。”Lorry说的很简单,林芷瞳有些不解地皱起了眉头。“你要去哪里?不是说好了要放松放松,一起玩的吗?”

    “我会公司看看,你自己玩的开心就好。”

    看着Lorry远去的背影,林芷瞳发现Anny一直都没有说话,但是神色马上落寞下来,看着很是让人心疼。

    “Anny。你觉得我大哥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林芷瞳问道。

    Anny点点头,神色已经没有昨天那么地激动了,“是的,他们很像,但是也不像。”

    “你可以跟我说说你们的情况吗?要是你愿意,我可以帮忙。”林芷瞳说道,这家事她要管到底了。一个是她的大哥,一个是她的朋友,就算他么不能在一起,她也不希望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误解。

    “好。”Anny点点头,没有拒绝,因为她确实需要林芷瞳的帮助,她是Lorry的亲人,知道的事情应该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