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引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9:05:38本章字数:2528字

    这本书要讲的内容和李自成宝藏有关,但是,我并不是想玩寻宝的游戏,而是想做一个历史的侦探,让历史的细节告诉读者,传了三百多年的李自成宝藏大概是个怎样的来龙去脉。至于财宝埋在了哪里?现在还在不在?我可不负责解答这个问题。

    崇祯末年,李自成攻入北京,宣扬得到了数额巨大的崇祯内帑,内帑是什么,就是皇宫内府里的库金,也就相当于皇帝的私库。在明朝中后期,这个库金是放在内承运库,由太监管理的。在徐克的《新龙门客栈》中有这么个镜头,甄子丹饰演的曹公公身后插着一面大旗,旗上就写着“内承运库”四个字。

    不久,李自成征讨山海关,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与大顺军决战。大顺军溃败一片石,李自成回到北京城后急急忙忙称帝,随即仓惶逃离北京返回陕西,而传说中数千万两的内帑白银和大顺军在北京城搜刮的大批财宝就此消失了。唯有《康熙实录》记载,大顺军逃亡之时,将两百万两白银遗弃在黄河边,被清军得到,至于其他的银子财宝均无下落,成为谜团。后人对大顺宝藏也是猜测传说很多,例如金庸的《雪山飞狐》中就提到大顺军的藏宝处在雪山之中。

    但历史上是否真的存在数以千万白银的崇祯内帑,成为了后世争论的焦点。

    持正方观点的人很多,他们认为崇祯的确留下了数额巨大的银两,而且都让李自成捡了便宜。例如,当时正担任工部员外郎的赵士锦,在《甲申纪事》中写道:大顺军运往陕西的金锭子、银锭子上都刻有历年历代的年号,据说自从万历八年以后,内库的银子都没有移动。以至于内库存银有三千多万两白银、金一百五十万两。

    和赵士锦同时被俘的翰林院检讨杨士聪,在《甲申核真略》中写到:内库有所谓的镇库银,足足有五百两为一锭,上面还刻有铸造的年号,写的是永乐年间。大顺军用骡子驮着这些银锭子,每头骡子驮着两锭,并且没有用任何东西包裹,就这么闪亮亮地招摇过市,至于其他元宝什么的,则随意地包了起来。统计大顺军进入大内后,搜刮的各库银加起来,总计达三千七百万两白银,金子数万两。

    但是反方的观点也很鲜明。比如谈迁的《国榷》中说:大顺军掠夺了大概七千多万两白银,其中来自于敲诈勒索皇亲国戚、世袭勋爵、宦官的十分之三,来自于群臣百官以及商人的十分之二。崇祯皇帝减衣缩食,甚至将宫廷内的铜锡器具都拿出来提供军饷,在北京城被攻破的时候,内帑不过区区万两而已。大顺军通过拷打勒索大发其财,却宣扬得之内库以做掩饰,无非是想嫁祸死去的崇祯,死人又不会为自己辩解。

    《恸余杂记》这本书也同意谈迁的说法,书中说道,李自成在山海关战败后,因为受到清军的追击,一路逃往根据地陕西,自称搜刮到内库之中白银七千万多万两,用骡子运走,让天下人都受到了欺骗。老百姓们都以为崇祯皇帝宫中藏有这么多白银,足够提供边防军饷数十年的开销了,而皇帝竟然还屡屡加饷,以至于失去了天下的人心,导致国破家亡。按说崇祯皇帝就算昏庸之极,也不至于火烧眉毛了都吝啬这些财产。吴喧山自称,他曾经上奏请求发内库的银子来提供军饷,崇祯皇帝让他悄然靠近自己,然后垂泪轻声说,其实内库根本就没有银子了。皇帝做到这份儿,实在是让人心酸,也许崇祯心里早早就种下了绝望的种子,所以李自成一破城,他立马就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在煤山自缢。

    毛奇龄在《后鉴录》中说:大顺军进京后,通过拷打索要得到七千万两银子,其中皇亲贵戚们十分之三,宦官十分之四,百官十分之二,商人十分之一。其他宫中的金银器具加起来,也不到十万两银子。大顺军之所以称所有的钱都来源内库,无非是担心拷打索要的恶名而已。

    《平寇志》的说法和《后鉴录》的说法大致相同。

    在《崇祯遗录》中,时任锦衣卫佥事的王世德写道:朝廷众臣上奏请求动用内库的银子,而内库只有内承运库而已。运送到内承运库的钱粮,一是金花银,二是轻赍银。其中金花银要提供给后妃、宫女和宦官们使用。轻赍银则要为在京城的勋戚和武将们发俸禄,明代的内库不是唐德宗那种只入不出的私人金库,哪有什么结余?野史记载,北京城破时候,宫中有所谓之十多库的金银,不知道这十库究竟是什么名字?在内承运库之外,还有些甲字库,都是存放物品的,北京城破之时,只有车裕库还存了些珠宝,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十多库金银。(王世德书中的轻赍银乃指的是明代中期以后,缴纳漕米时,按比例加缴的耗米。这些耗米有部分折粮,有部分折银,改折银两的,称轻赍银。因为轻赍银数量比较少,通常情况下,都是放入内承运库,将轻赍银归入金花银一类,说是由金花银来提供京城的武将俸禄也是可以的。)

    明末清初也有人注意到了两种截然不同说法的争议,并且如实记录了下来,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比如《明季北略》有记载,大顺军拘捕了数百名银匠,将掠夺的全部金银都炼制成砖块,用骡子马和骆驼运往陕西。然后引用了赵士锦和谈迁有关内库银子达到三千七百万两和七千万两的记载,作者计六奇对此质疑道:如果真有这么多银子,需要用到骡子马匹一千八百五十万头才能运得完,循环运输的话也需要几个月,要知道当时的大顺军可是身后有清军骑兵的追击啊。从这一点看,就知道如此多的银子,完全不可信了。

    (《明季北略》:“贼拘银匠数百人,凡所掠金银,俱倾成大砖,以骡马骆驼驮往陕西。旧有镇库金,积年不用者,三千七百万锭,锭皆五百两,镌有永乐字,每驮二锭,不用包裹。谈迁曰:三千七百万锭,损其奇零,即可两年加派,乃今日考成,明日搜括,海内骚然,而扃钥如故,岂先帝未睹遗籍耶?不胜追慨矣。予谓果有如此多金,须骡马一千八百五十万方可载之,即循环交负,亦非计月可毕,则知斯言未可信也。”)

    围绕崇祯内帑这个话题,正反两方都各持己见。言之凿凿的,以为确有其事;愤而反驳的一方,以为无稽之谈。后世猜测传说又让这个谜团越来越大,探宝找宝的故事也不绝于耳,至今也没有任何线索。

    时至今日,人们对崇祯内帑的讨论不仅仅只限于揭秘历史真相,还关系到崇祯皇帝的名誉清白、明末政府的财政危机、明代末期的经济政策,甚至是明朝灭亡的真相。大家都为了自己的论点,把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拿出来,让崇祯内帑再次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现在想来,与其用不知真假、不知立场、不知目的的各种史料来进行无穷无尽无结果的辩论,倒不如像大侦探波罗一样,让事件中这些见过银子的人物自己来重演一番历史。这其中有些史料予以采信,有些史料则废弃,至于到底是真是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