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替嫁新娘要跑路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11本章字数:2110字

    “什么,大姐失踪了,要我嫁给莫邵珩?”布置精美的新娘化妆室里,本来打算做伴娘的厉之晴一脸不情愿地抗议道,“我连莫邵珩的面都没有见过,让我嫁给他,这不是闹着玩吗?”

    “小晴,不是闹着玩,宾客都在等着呢,要是没有新娘,莫家就成了笑话了,哪还有我们好果子吃?”厉之晴的养母一脸愧疚,“我们也知道这样有些荒谬,不过没办法,先把今天应付去了再说,日后我们再好好商讨法子。”

    “妈啊,这是婚礼啊,你当变戏法啊,还能换来换去!”厉之晴的声音忍不住拔高了两度,“婚礼这么大的事,怎么能这么儿戏!”

    “小晴,这些年来,我们厉家带你不薄,这婚事本事你大姐和莫邵珩的,眼下你姐姐失踪,但是我们和莫家的亲事,是不容更改的,所以你跟着规矩走吧。”

    厉父打断了厉之晴的抗议,声音里带了几分锋利,朝着身边人使了个眼色,就有人押着厉之晴进了化妆间。

    “这是什么意思?”她回过头,眼中带着寒芒,一改平素的乖巧模样,“所以说我这是非嫁不可了吗?”

    “没错,不嫁的话我们就当没你这个女儿了!”厉父声音冷硬。

    呵呵,他们的亲生女儿逃婚就要想方设法遮掩过去,她不嫁的话就恩断义绝,果然不是亲生的啊。厉之晴心里苦涩。

    雪白的婚纱和亮闪闪的钻石首饰轮番上阵,不多时,镜子里面那个原本穿着普通碎花连衣裙的小姑娘,就被盘起了头发,画好了精致美丽的妆容,穿上了圣洁漂亮的婚纱。只是那双灵动的眼睛里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恨意和决绝。

    既然厉家可以拿她做牺牲品,那么她自然也有办法让厉家下不了台。

    “真漂亮。”画完了妆,化妆师满意地赞叹。

    换婚纱的时候,无关的人都已经应厉之晴的要求退到了外面等候,所以诺大的化妆室只有化妆师和她两个人。

    “是吗?”厉之晴微微冷笑,拽了拽碍事的婚纱站了起来。

    她看了看梳妆台上的花瓶,借着婚纱的裙摆遮掩,偷偷把它拿了起来,趁化妆师转身的一个空档,厉之晴扬起花瓶朝她的后脑勺快准狠地砸下去,化妆师眼睛一白,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机不可失时不我待!

    她颤抖着脱掉自己这一身繁琐的婚纱,换上之前的衣裳,又扯了了窗帘剪成条,绑在了窗台上,从二楼的窗户上溜了出去。

    “站住!”厉之晴正暗喜,身后传却来一阵声厉喝,厉之晴猛地回头,只见厉父带着四五个保安正往她这个方向跑来。

    这么快就发现了!厉之晴心中一急,冲开人群,拔腿就跑。

    她跑得跌跌撞撞,一时慌不择路,直接跑出了人行道,险些与马路上的车辆相撞。还好车辆刹车及时,但也堪堪擦到了她,她连退几步,重心失衡,跌在了地上。

    惊魂未定时,车内下来一个衣着考究的年轻男人,他浑身上下都带着气场,可看模样,急切之色蕴在眉梢,那双冷酷的眼里闪过一丝淡漠,紧抿的薄唇缓缓张开问道:“你没事吧?”

    厉之晴跌坐在地上,抬起被擦伤的手看了看,垂下眼睑道:“还好。”

    “那还不快点让开?”莫邵珩的声音醇厚又充满磁性,语气里有几分不耐烦。

    膝盖也被磕破了皮,厉之晴勉力站起,抬起头看向莫邵珩,索性道:“先生,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我想回市区,你看伤口也不浅,需要尽快去上药。”

    听了厉之晴的请求,莫邵珩不悦地皱起了眉。他还得赶着回家上妆带车队到酒店结婚呢,如果不是公司临时有急事,他也不至于这么赶。

    但是转念一想,也是因为他内心激动,才让司机把车开得这么快。一时间收敛了眉眼间的冷酷,:“很抱歉,我没有时间,这些钱你拿着,当做是我的赔偿。”

    厉之晴担心厉父会追上来,心脏咚咚跳动,几乎都快哭出来:“先生求求你,我真的需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我赶时间,你不要挡着我的路。”莫邵珩话音刚落,一旁有人走上前来给厉之晴递上一沓钱。

    厉之晴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一旦被逮回去,免不了就是成为其他人妻子的命运。她这半辈子命运已经够坎坷了,不想连下半辈子也被人掌控!

    厉之晴也豁出去了,苦兮兮地哀求道:“我不需要你的钱,但是我必须离开这个地方,后面有人在追我!求求你救救我吧。”

    莫邵珩觉得厉之晴的话莫名其妙,心底将她当成了不折手段缠上他的人,顿时拉下脸,周身散发着寒气。

    “张叔,报警。”莫邵珩冷冷地睨了厉之晴一眼,声音愈发冰冷。

    这是他大婚的日子。他不想让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娇妻知道,在婚当前,还有个女人在他车前纠缠不休。

    “不要报警,不要报警!先生我是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你就带我一程然后在路边把我放下,我不需要你的钱,你就帮帮我吧,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厉之晴被他冷冽的气场震慑住,慢慢放开了抓住他的衣袖。即使如此,厉之晴不愿放弃,神情恳切地重复保证道。

    “你已经给我添麻烦了。”莫邵珩不加掩饰地表达了对厉之晴的不耐,转身欲走。

    “小姐在那里!快!”厉之晴正苦苦哀求着莫邵珩,身后的人已经跟了上来。

    她反应过来,拔腿就要跑,却被保安头子三步作两步上前逮住了。

    厉之晴挣扎了几下,没挣开,狠狠地剜了一眼莫邵珩,拔高声音道:“你个见死不救为富不仁的王八蛋!我恨你!你毁了我的终生幸福!我恨你!”

    见厉之晴被人带走,莫邵珩皱紧了眉。没想到在去婚礼的路上闹出这样一件事,兴致被打破,不由得多看了厉之晴一眼,才转身回车内,回到了莫家。

    莫家的车队已经整装待发,就等着莫邵珩了,莫邵珩心底期待,化了妆后上了莫家的婚车,出发往酒店举行仪式。

    婚礼现场的化妆间内。

    满身狼狈的厉之晴自嘲的看着厉母,脸色也格外难看,怎么都不肯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