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即刻死去以证她清白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3本章字数:2163字

    她母亲才是真正的娄府嫡女。

    母亲未婚先孕,难产而死。外公也就是现在的爷爷娄泽天为了给她正名,将她过继给舅舅,即现任家主娄唯毅。寄人篱下十四年,各中苦楚有谁知。

    紫月忍着腹部阵痛,意念一动,星阙剑收入体内,将剑匣推入画像内,做完这一切后,立刻瘫软下来,毒还未全部解开,方才与枭夜对峙,实属强撑。

    侧趴在地上重重呼吸的她,无意间看到镜中倒映出的绝色容颜,不禁恍然。空有美丽毫无实力只能沦为强者玩物,她自小就知,所以以浓墨重彩的胭脂示人。除了不能修炼外,原主就是天才。

    敲门声响起,紫月柳眉微蹙,稍稍平复后,才发现手指在滴血……

    粗粗包扎伤口,将紫红胭脂涂满小脸。

    “吱呀——”下楼推开院门。

    门外站着一碧衣丫鬟,看见紫月,目露不悦:“七小姐,你可让我好等!家主让你赶紧过去,要是耽误了家主的事,仔细你的皮!”

    来人翠兰,娄明珠的贴身婢女,从来对她不假颜色。娄紫月的伪装功夫一流,以至于娄府上下都认为她软弱好欺,一个婢子都能骑到她头上来。

    原主能忍,可向来被人仰视的她不能忍!

    忽而,右手食指轻佻地挑起翠兰下巴,端的是邪气横生:“翠兰,你家主人没有教过你,见到七小姐要用敬语吗?”

    “敬语?”翠兰厌恶地拍掉她的手,嫌脏!“一个废物当得起我的敬重?别以为老家主宠着你,你就能上天!一个废物,我随便抬根手指头,你就得给我跪下!”

    够嚣张的嘛!

    紫月笑意更深,媚眼如丝:“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抬根手指头了。”

    翠兰没想到平日软弱可欺的废物一改常态,竟敢羞辱她,如此反差令她忘记身份尊卑,怒极出手。

    “哗——!”

    一道玄气直逼紫月而去!

    橙光,二阶幻灵师。

    紫月是普通人,但夜月不是!

    一字之差,换了灵魂。

    她,不再懦弱!

    闪电般抓住手腕,用力一折。

    “卡擦!”腕骨折断声传入脑海。

    “啊——!”痛苦惊叫响彻望舒阁。

    “娄紫月!你……你!”翠兰惊恐地瞪大眼珠,用力捂住断手,撞上她那冷冽如霜、邪魅肆意的瞳孔,一时之间令她忘记疼痛。“你怎么能……”

    她的眼瞳好似最幽深的潭水,波澜不惊,翠兰脊背发寒。

    “记住了,下次要用敬语。否则……会死的哦!”

    魅惑中带着杀气,紫色裙摆曳地,消散在风中。徒留翠兰痛得冷汗直冒,面目呆滞:“这怎么可能……明明是废物!”

    紫月往娄家大堂走去,娄家家主娄唯毅,与其说是不喜欢她,倒不如说是毫无来由的憎恶。只有在娄泽天面前才会掩饰仇恨。

    唯一护着她的爷爷远在东海,半年未归,倘若淫乱之名坐实,怕没那么容易脱罪。

    一踏进门,四面八方的冷眼刀子齐齐射来,紫月环视一周,勾唇冷笑,十位长老来了三位、娄府小姐们到得真齐,一个个都在等着看她笑话不是?

    忽而,紫月脸色微微一凝,视线定住在一个满身是血的人身上。

    红色,扎眼!

    那是一个被世人说成是最会蛊惑人心的身体,他不爱女人,只钟情男子,但于娄紫月而言,与顾茗音结交,唯心而已。

    昨夜他如谪仙下凡,不可方物;今日却被打得遍体鳞伤,趴在地上,任人观摩。

    别说紫月厌恶,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下贱。

    若是没看到胸膛有起伏,绝对会错认他已死,但饶是如此境地,他还是在紫月进来的第一时间转头,看向画成大花脸的她,嘴角扯起一个惨淡的笑容。

    当紫月要与他眸光对视时,他迅速地别开脸。

    娄紫月心中惊疑,上前几步,在顾茗音右侧站定,脚下踩着的赫然是他那殷殷鲜血,凤眸微眯,看向端坐在主位之人,娄家家主娄唯毅。

    放下瓷白的茶杯,娄唯毅抬起一张雕刻般的方字脸,不怒自威,眸光凛然地瞪向紫月,喝道:“大胆紫月!你可知罪?”

    一道威压如泰山般直面而来,顿时喉管腥甜,血涌了上来,可她不能输!硬是将血咽了下去,挺直脊背,不让自己在这道威压下跪倒。

    紫月抬眸,冷冷地问道:“不知我何罪之有?烦请家主明示!”

    见她拒不认罪,娄唯毅面色铁青,玄气四溢,茶杯铿铿震动,他按下内心怒火,道:“你,你竟是!闹出纵欲而亡的笑话!成了整个帝都茶余饭后的谈资,娄氏一族名誉尽毁,如此霍霍滔天的大罪,你还想抵赖不成?”

    面对千夫所指,紫月低垂眼睑,不发一言。

    “妹妹这是喜欢上了顾茗音吧?不如请父亲做主,将你许配给他?”

    娄明珠的好心提议,激起了所有人的兴趣。

    “一个出卖肉体和色相的男妓,低贱如泥,连青楼女都不如,谁会喜欢?明珠你是说笑呢吧?”

    “而且是出了名的只好男色的顾相公!真要两人在一起,岂不是乱点鸳鸯谱?”

    “不过也不一定呢,娄府的废物,说不定就是这么贱,喜好与常人不同。”

    声音虽小,但在场都是习武之人,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聒噪!”娄唯毅见越来越乱,怒得一掌拍碎了紫檀桌面,碎屑乱飞,四下之人,噤若寒蝉。

    娄紫月再不济,也是圣上钦定的准太子妃,事情闹大了,自是无法弥补,但最棘手的是如何挽回皇家颜面!紫月的名誉早就被她毁尽了,不多这一条。他希望的是,娄紫月能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你说。”娄唯毅鹰隼般的视线定在瘦削的男子身上,“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茗音竟是不顾一身的鞭伤,挣扎着站起,对首位之人道:“在下顾茗音,是南风馆的小倌,昨夜娄七小姐确实夜宿闻音阁,但我们只是赏风弄月,什么都没有做。”

    一石激起千层浪!

    去南风馆竟是什么都没做?哪里有这样的人?

    “什么都没做?”娄唯毅不确定地再次确认。

    “是的,我与七小姐乃换命至交,没有半丝不洁关系,还请诸位不要再错怪她了。”说罢,顾茗音竟是对着紫月长身一拜。

    面对惊愕的众人,他面目诚挚地看向娄唯毅:“如若家主您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或是即刻死去,以证紫月小姐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