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它看到我了阉了它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4本章字数:2098字

    在如镜面的河水之上,水声漾起,浪花飞溅。

    万籁寂静,唯有惊为天人的一张绝世容颜浮出水面。她肤霜赛雪,双眸如月,莲步款款,走向岸边,三千青丝服帖地落在肩后,随夜风飘荡。

    世间再也没有任何言语能够描绘她的美。

    若是有,枭夜的那句话也许是对的:她的美,不属于世俗,应与星辰同光。

    “簌簌!”

    紫月自星阙空间内取出衣服,刚刚换完就听到草丛那边有声音,顿生警觉,摸出匕首,敛住气息往声源处走去。

    寒芒一闪,匕首飞出,“呜——!”

    射中了!

    拨开杂乱的草丛,星光照亮了里面的生物,白色的……心头一震,不会是她家狐狸吧?

    果然……弯腰抱起。

    赶紧检查了一下,好在她出手不重,只有后爪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看来你要当一只瘸狐狸了。”

    “呜呜呜!”白狐挣扎着双腿,红眼珠子控诉着某女,好像在说:“都怪你!”

    紫月忽然想到了什么,笑容僵住,‘枭夜,那边怎么样?’

    ‘没事。’

    没事?没事这狐狸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噼里啪啦!”

    林子里生了火,柴火堆得高高地,火焰燃烧得很旺,紫月冷着脸盯着百里颢辰:“这狐狸是怎么回事?”

    他像个做错事情的大男孩低着头,安抚着小狐狸,替它包扎着伤口:“我怕你出事,就,就让它去看看。”

    紫月气结,以手贴面:“有事也是你有事。”

    “不,不会有事。”他保证。

    和一个结巴说话怎么这么费力!紫月烤着鱼,盯着火焰放出狠话,“你要是再不乖乖听话,小心我把这狐狸放在火上烧了吃了!”

    “我们要靠它找到洛云。”他瑟缩了一下。

    你赢了……

    紫月忽然想起自己刚刚洗澡的时候,这只狐狸在吧?“听说这是只公狐狸?”

    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斜前方的危险,百里颢辰下意识地抱紧白狐,“你想做什么?”

    “阉了它啊。”

    “不要!”

    “它看到我了。”

    “看,看哪里了?”

    “哪里都看了。”

    “我也,也想看。”

    空气中似有暗流在两人周围涌动。

    刺啦——瞬间,暗流褪去。

    紫月僵住,谁说辰王蠢的?

    能让她气结的人不多啊,她居然气了这么多次。

    “你再说信不信我把你扔在林子里?”

    “洛云就在附近。”

    一句话噎死紫月。

    她决定不讲话了。

    第二天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发现是百里颢辰,才缓缓松开袖内的匕首。

    “你让我摸摸。”热气喷薄在耳垂上,低沉磁性的嗓音传进耳朵里。

    躺在草丛上的紫月,狐疑地看向半跪在她跟前的男子,下意识地问:“摸狐狸?”

    “脸。”

    ‘他的意思是,想看你的脸。’

    ‘宵夜闭嘴。’

    ‘是枭夜。’

    “那你摸吧。”

    得到了许可,他嘴唇上扬,像得到了糖果的小孩。

    颤抖的手小心翼翼地伸了过来,就如同说话的声音一样,胆怯,结巴。

    粗糙大手覆在双眼,紫月仰躺着,侧耳边响起他的声音,“你的眼睛一定又大又圆,和月亮一样。”

    他一个瞎子,见过月亮?

    “你经常骂人。”

    “没有。”她反驳。

    “你总是笑,可不喜欢笑。”

    紫月像是被说中了什么般,脸烫得厉害,拍掉了他那双作祟的手,“摸够了没?”

    “没,多久都不够。”

    匕首出鞘,寒光抵在他的脖子上,“你再敢摸一下,我就送你上路!”

    “我,我……”就在百里颢辰被突如其来的杀气震得不知所措时,“嗷呜——!”狐狸扑来,咬住紫月的手。

    紫月脸色一变,把狐狸甩了出去,吼道:“管好你家狐狸!”丫的,养了半个月的狐狸,一转眼就听别人的话了。

    惨遭紫月拍飞的狐狸落入怀中,百里颢辰弱弱地点头。

    骑马往密林子里去,到了正午时分,百里颢辰说:“前面就是碧灵山。”

    “碧灵山?”紫月神色一怔,那日,苏洛云对娄梦蝶说的,正是碧灵山。

    几千年的幻碧蛇啊,紫月想想都头皮发麻。

    “走!”

    晕马只能说明体质太弱,百里颢辰缺乏锻炼。

    但紫月总不能不顾苏洛云的性命吧,早点找到他就能少点危险。所以任由百里颢辰在马上吐了个稀里哗啦,临了她暗骂了一句,吐也要扒着她的衣服,都湿了好不好?

    刚进入碧灵山,枭夜就连线了她:‘吾主,碧灵山里有很多人。’

    紫月立刻想起了什么,戳了戳已经快要虚脱的百里颢辰:“醒醒,皇家狩猎是不是在碧灵山?”

    “有,有很多,碧灵山,也……”

    还没等他说完,紫月神经紧绷。

    “嗖——!”

    利刃刺破空气的声音响起,枣红马警觉地竖起耳朵。

    一枝羽箭穿林而过,直接冲着他俩射来!

    紫月的脸色冷到了极点,一扯缰绳,稳住害怕的枣红马,古武真气顿时往上飙,一掌拍去,真气震荡开来,地上草被吹得一片倒。

    “卡擦!”

    横空而来的羽箭自中心爆裂开来!

    “啪嗒啪嗒!”

    杀气冲天的凶器掉在地上。

    “号称无坚不摧的风灵箭,就被一个废物给接住了,秋雨姐姐,你也太弱了。”娄冬雪嘲笑的声音从林子里传来。

    被她取笑的娄秋雨一袭橘色劲装,手握弓箭,当看到四分五裂的风灵箭时,脸色愠怒。

    娄冬雪骑马走近她,“原来是妹妹啊,真巧啊。”

    紫月柳眉微蹙。

    “不是说好的不来的吗?怎么又来了?妹妹还是舍不得太子吧?”她的神情由惊讶转为了然。

    紫月看都不看她,疾驰而去。

    娄冬雪离得太近,一不留神,被马蹄踏起的积水溅了一身。

    “冬雪妹妹,你这一身衣服可真好看。”娄秋雨娇俏地取笑着。

    可不是吗?白衣成了水衣。

    娄冬雪哪里受过这个废物的气,一鞭抽下,马儿吃痛,扬蹄追去,娄秋雨留在原地。

    枣红马上两个人,很快被娄冬雪追上,紫月瞥了她一眼,冷冷道:“让开。”

    拉着缰绳勒住马头,娄冬雪目露嘲讽:“前方就是营帐了,你还敢说你不是去找太子的?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干嘛要让你?”

    紫月还真不知道前面就是春猎驻扎的营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