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本座喜欢他哦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4本章字数:2041字

    他正等着他们,他的腿受了重伤,不能走动,不然他不会允许一个瞎子在他眼皮底下跟着他的狐狸冒险,他会……

    自己去。

    二人平安归来,苏洛云暗松了口气:“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紫月和洛云随意地并肩坐在草丛上。她将受伤的左手递给他,右手则握住星阙剑,仍有剑气余绕。

    苏二少温柔地替她包扎:“刚刚那道剑光是怎么回事?”

    “滔天飞星斩,枭夜教我的。”

    “枭夜是谁?”

    望着正独自坐在石头上的辰王,他在给狐狸顺毛,紫月指了指剑,并不避讳:“它叫枭夜。”

    洛云怔住,似是惊讶:“怎么不干脆叫宵夜?”

    紫月握剑的手感到枭夜本尊正气得发抖。

    ‘他全家是宵夜!’

    ‘小夜夜真傲娇。’

    不知不觉,苏洛云看向她的眸子更亮了几分。

    扪心自问,若是他被困在那里,能不能逃出来?答案是未知的。但娄紫月没有玄气波动,却能逃出升天,运气吗?

    还是……这把剑?

    忽然,苏少满目震惊:“此剑有剑灵?”

    “是的。”紫月回答时,目光并没从百里颢辰身上移开,他正抱着狐狸念叨着:“我,我知道你怕蛇,你这次做得很勇敢。”

    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苏洛云眼神一暗,口吻却略带惊讶:“剑有剑灵,至少是神器。”

    “那还不错。”

    娄紫月你敢不敢再淡定一点?

    就连无比淡定的苏二少也不能容忍她这种拿神器当普通物件的态度了。

    神器!

    天知道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手里的是无价之宝!这可是人人抢破了头,非绝世强者没法拥有的神器?万中无一啊!

    连他都有杀人夺宝的冲动了!

    苏洛云盯着传说中的神器猛看,足有一炷香才移开目光:“要小心,别让其他人知道。”

    “嗯。只有你们俩知道。”

    此一言,苏洛云感动。

    如紫月这般聪慧清绝的女孩,把他当朋友,此心足矣。

    伤口包扎好了,苏洛云从储物戒指里取出碧灵果,塞进她手里:“幸好你活着出来了,不然真不知送给谁,你现在就吃了它。”

    千年碧灵果,轻易送她。

    化剑成镯,双手捧过红彤彤的果子,紫月怔然,望进他眼里:“洛云,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朋友之间无须言谢,我是医者,救人是本分。”

    并不需要冒险的不是吗?

    他的腿虽然止了血,却不知伤了多久,与幻碧蛇对峙了几天。

    “别愣着了,快吃。”他温然浅笑。

    思绪转过万千,紫月几口吞下,碧灵果入口即化,酸甜可口,一股热量席卷全身。她闭目调息内力,吸收药力,大约半盏茶后,睁开眼。

    在这个过程中,苏洛云一直为她护法。

    “销魂断骨散的毒性全解,今后你有灵药护体,再难有毒伤得了你。”他把脉过后,眉毛渐渐舒展。

    百毒不侵吗?

    紫月微微一笑:“真好。”

    深山老林,万籁寂静,三人围在火堆旁入睡。

    四月三日夜,月亮眯成一条线,仍泛暖意。

    “月,能不,不能,剑,我看看?”

    月……

    半睡半醒间,枕着自己胳膊的紫月忽然听到百里颢辰的声音,她瞥了眼已入睡的苏洛云,小声对半跪在身侧的男人说:“我家宵夜不喜欢别人碰。”

    “只许你碰?”他倾下身。

    她睁着明月般的双眸,看向他眼上的白纱,摸着已经化成青花玉镯的星阙剑,懒懒地说:“对啊。”

    ‘本座喜欢他,你给他看看本座的威武模样。’枭夜突然在脑中打岔。

    “对,对不起……那,那我,我不看了。”百里颢辰顿时失落,缓缓站起。

    他身后,挂着弯月,繁星如雪。

    她猛地站起,抓住他的右胳膊。

    他,全身一僵。

    紫月上前,于他面前站定,怀抱星阙剑,双手送他,清浅温言:“枭夜同意了。”

    百里颢辰面上一喜,伸出修长十指,扣住星阙剑身,一点一点地摩挲着剑上青花,近乎虔诚。

    忽然,紫月皱眉,连线枭夜:‘青花是什么?’

    ‘本座的剑徽。’

    ‘剑徽是……’

    ‘每一个家族都有家徽,每一把剑都有剑徽。’

    ‘也就是说,青花是星阙剑的象征。’

    ‘你可以这么理解。’

    ‘枭夜,你说你丢了记忆,不过我猜……你最初的主人和我一样,是个女人。’

    ‘吾主,为什么?’

    ‘只有女人才会喜欢这样的剑徽。’

    ‘……’

    不得不说,相当符合她的审美。

    百里颢辰的嘴角弯起弧度,那弧度饶有深意,紫月时常回忆,却不得要领。

    他原物奉还,她将剑收回。

    “月,剑灵,他很,可,可爱。”

    ‘他说我很可爱。’枭夜版翻译。

    “等等!你是说你能和枭夜沟通?”她急急问。

    “是。”他说。

    ‘只要本座同意就可以。’

    ‘他听不见我们讲话吧?’

    ‘你我之间有契约,他听不见。’

    ‘那就好。’

    “扑哧!”紫月笑出声来,“可爱?小夜夜确实有时候很可爱呢。但没你家狐狸可爱。”

    青花玉镯嗡嗡响,似在抗议!

    “你喜欢,送给你。”百里颢辰脸上泛起可疑红云,被抛在一边的狐狸却磨着爪子、瞪圆眼睛。

    “是洛云的契约兽,我怎么好意思要?”

    “我把我家那只给你。”

    “无功不受禄,我不要。”

    那可是三阶幻兽,她居然不要?别说是朱雀国,就算是整个大陆,被驯化的幻兽都是稀有品种。

    她一个废物,居然不要!

    别人知道了,又该惊天动地。

    但这两个人都不是正常人。

    辰王委屈极了,遮住眼睛的白纱似有水汽弥漫:“我,我……送,送你。”

    “你干嘛送东西给我?”

    “我,我……”他憋红了脸,憋到最后,也没憋出句像样的话来。

    紫月干脆不听,睡觉去!

    夜凉如水,苏洛云忽然睁开眼,极其熟稔地拍拍正沉思的好友,后者竟无半分惊讶。

    “她是我先认识的,总要讲个先来后到吧?”

    瞧出他眼底的异色,百里颢辰选了个离女孩最近的地方,闭目躺下:“没和你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