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这个世界疯狂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4本章字数:2090字

    被围观的娄冬雪双目赤红,眼底擦过一道暗芒。世人皆知,她和苏二少有过婚约,但是他死活不答应,在苏老太爷门前跪了三天三夜,最终老太爷拗不过他,将这婚事给退了。

    本来就打脸,现在更是打脸!她娄冬雪哪里不如娄紫月了?他宁愿要一个废物也不要她!

    这个世界,疯狂了。

    一道金光之遥,娄紫月看着二人,面色复杂,他们,为什么都这么说?是怕她当众杀了娄秋雨后,背负上弑亲者罪名,需要被保护吗?

    手里的剑在颤抖,不是因为不敢杀娄秋雨,而是想到了一个人。如果师兄在场,也会护她周全。

    但下一秒,她眼中带着嗜血的杀意,暗恨自己为何还要对一个害死自己的人心软。

    寒芒一闪,剑锋挥向娄秋雨。

    “你不杀我会死,但你杀了我,会生不如死!”娄秋雨全身颤抖,眼泪决堤。

    “那我也要你陪葬。”压住体内剑气的狂躁,紫月抬手,举剑。

    “紫月妹妹!我再也不和你作对了!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她想到了娄冬雪,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才会让她来迎战!但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

    娄紫月步步紧逼,夺命之剑挥来。

    瘫软如烂泥,娄秋雨浑身痉挛,连弓也丢了,发出临死前的嘶叫:“娄冬雪!娄紫月!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被点到名的娄冬雪心虚地躲进人堆里。

    紫月按了按抗议的星阙剑,企图安抚,虽然枭夜说会脏了他的剑,但今天没办法。

    “紫月——!”娄秋雨瞳孔皱缩,大叫!

    “嗤——!”鲜血飞溅,自脖颈喷涌而出。

    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下,娄紫月结束了她的生命。

    死不瞑目。

    够狠。

    她杀人之后的表情太冷静,仿佛碾死了一只蚂蚁。

    可见,她不是第一次杀人,很可能杀过很多人,不,不是可能,是一定……

    这是苏洛云给的评价,同时,他也为此感到心疼,他知道杀人是什么感觉,那一点都不好受。

    就连他,连只杀幻兽都要他人代劳。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才能让一个才十四岁的少女面无表情地杀人?

    一定是他不敢想象的痛苦。

    风过无痕,血腥味没入每个人的鼻腔。

    百里颢辰活在自己的世界,他看不见,但能听到星阙剑锋刺入脖颈肌肉里的声音,割裂血管的声音,血液飞溅到紫月的脸上,紫月的衣服上,紫月的剑上的声音……

    他还能听到她平稳如一的呼吸声。除了杀人前的一瞬间好像想到了什么,情绪波动异常强烈,但那太短了,他来不及判定到底是出自什么。

    血,还在汩汩流淌。

    众人眼神呆滞……

    她,她真的杀人了?

    帝都最大的废物,最软弱可欺的娄府笑话,竟然杀人了?而且杀的还是她的姐姐!

    此等倒错,好似乾坤倒扣、天塌地陷,叫他们僵立原地,血液倒流,无法找回魂魄,更不知身处何地。

    那殷红的血蜿蜒一地,活像是燃烧的火焰,近乎温柔地为紫衣少女染上一抹血红。

    面对呆滞众人,丑颜少女视若无睹,捡起尚且温热的庶姐的橘色衣裙,擦干星阙剑、脸上的血渍。

    接着,翻身上马,道了一声:“太子殿下,让开。”

    一切都风轻云淡,毫无波澜,仿佛不是在杀人,而是在郊游。

    是他们的错觉吧?

    杀了人居然还能如此平静!到底是不是人啊?简直是冷血怪物!那可是她的亲人啊!

    可是他们怎么不想想,娄秋雨想杀的,不也是她的亲人吗?

    此时,端坐在百里龙胤冷眸倒竖,挺了挺僵硬的脊背,牵着缰绳,她竟然没死,果然是命里克他,不过她手刃秋雨一事,铁证如山,百口莫辩。

    今日让她一让又何妨?

    太子殿下第一次用尽全力扬鞭,他最心爱的马吃痛长叫。往路边一靠,“愿赌服输。”

    娄紫月面无表情地路过。

    然,擦肩而过之际,百里龙胤阴沉的声音响起:“你身上有血,干净不了。欲擒故纵,玩得太大,小心伤了自己。”

    欲擒故纵?

    “驾!”

    紫衣,枣红马。

    一人一马,穿过人群。

    贵族子弟们还没来得及解下猎物,看着她一身被溅上殷红血渍的紫衣,还有弥漫森林的血腥味,无不证明着她刚才杀了什么人,她杀了谁?

    娄秋雨的尸体躺在血泊中,无人敢踩那段殷红。

    原来不是梦,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众人竟然是下意识地主动让开一条路来。

    有什么,不一样了。

    当她杀死自己亲姐的那一刻起。

    震惊,久久不能平静。

    突然,娄冬雪的哭声震天,撕心裂肺:“好姐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死的,我会为你讨个公道!”

    终于,所有人都被惊醒。

    喝酒?烤全羊?烤兔肉?

    什么春猎,什么乐子?

    全部都没了。

    当天夜里,所有参加春猎的贵族子弟都浑浑噩噩地赶回家去,心有余悸地诉说着自己在碧灵山上看到的一切。

    娄冬雪则带着姐姐的尸骨回到娄府,声色悲戚地上报长老,痛斥紫月的累累罪行。

    流言,不管是真是假,总之传疯开来。

    娄家废物在春猎场上和娄三小姐生死决斗,不仅赢了,还杀死了庶姐。

    同为皇城废物的辰王放出话来,要娶太子爷不要的娄紫月。

    摆明了是废材联姻……这件事更像是一瞬间长了脚,整个帝都,无人不晓。

    茶楼、酒馆,凡是人聚集的地方,都在添油加醋地讲述昨天发生的故事。

    说书人好像演练了无数遍,讲得头头是道,美其名曰:春猎纪事。

    最后一句台词总是:“想看娄府千金能否与辰王废材联合,成功联姻,且听下回分解。”

    听书人问:“为什么没有后文了呀?”

    说书人道:“静候辰王佳音。”

    娄秋雨出殡,因是庶女,她的死并没有给娄府带来多大震动,参加葬礼的人也不多。

    在秋雨墓前,娄冬雪面色哀戚,搂着脸上蒙着一层厚厚黑丝巾的女孩,对脸色沉郁的家主说:“明珠变成这样,秋雨更是回不来了,恐怕再等下去,我都要被那贱女人给害死!爹爹,现在证据确凿,训诫堂长老们必不能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