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顾茗音的主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4本章字数:2059字

    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四个女儿变成这样,娄唯毅心生杀意:“放心,爹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但是一切,都要等面圣过后。”

    娄紫月有准太子妃的头衔在,就没人敢真的动她。

    闻言,邓姝柳眉微蹙。

    夜晚,家主房内。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邓姝趴在娄唯毅身上,轻柔地用手指画着圈圈,媚眼如丝:“唯毅,退婚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但……毕竟是打了皇家脸面,圣上的怒火,也是要承受的,到时,你可要小心了。”

    娄唯毅抓住她作祟的手,眸中闪过一丝精明:“无妨,这个婚事皇家本来就不愿,退了倒是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

    邓姝换了个舒服的位置,替他按捏起了肩膀,轻言道:“退婚之后,谁能成为太子妃,你心里可有合适人选?”

    不愧是夫妻,娄唯毅立刻会意:“你的意思是……”

    “菲儿也到了出嫁的年纪,这次试炼,她信中说已经突破五阶幻灵师了。”

    话说一半,娄唯毅已明了:“明日面圣时,我去探探皇上的口风。”

    倚红楼。

    “茗音,我听馆主说,你觉得是我错了?”

    娇柔的声音响起,媚态横生。

    玫红色纱帐之外,露出一只白花花的大长腿,涂满蔻丹的脚趾玉雪可爱,而纱帐里面的美人,引人遐想。

    她正侧趴着,左手支着脑袋,金钗步摇褪去,青丝服帖地落在耳后,隔着一层红纱,隐约能见到她眉心的一点红纹。

    “茗音不敢。”顾茗音跪在床边,正对着床头,不敢抬头。

    空气几乎凝滞。

    直到纱帐里的美人开口,顾茗音才觉得自己的呼吸回来了。

    “得明珠者得天下,如若娄明珠真被毁容,那未必就是判词里的那颗明珠……呵呵,枉我让你接近她,还让你去杀人,看来是我错了。”

    “多谢魅主人。”

    玫色的纱帐缓缓打开,一具妖娆无暇的躯体缓缓走来。

    那一刻,顾茗音呼吸紊乱。

    她罩着一件玫色的薄衫,胸前、后背、及眉心各纹着一朵红莲,停驻在绽放的刹那。她弯下腰,红衫半开,轻捏起他的下巴,让他与自己对视,“说过了,你和他们一样,喊我魅姐。”

    “魅主人救茗音一命,茗音一日认主,终生为仆。”

    “还是对女人没兴趣吗?”轻飘飘地问着,但顾茗音看到了她眼底划过一抹怜惜。

    茗音怔然。

    女人放开手,罢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比那些个臭男人们好多了不是吗?她娇媚地笑着:“我不怪你。起来吧,我有正事和你说。”

    “是。”顾茗音起身,恭恭敬敬地垂侍在侧。

    烛火映照出她绝色的脸庞,女人邪邪地挑起一边眉毛,柔柔地道:“你明天去钦天监走一趟,让他给宫里的那位报个信,请她帮忙演一出好戏,为我们试探试探,说不准,真的有好戏看呢。”

    “宫里那位?”顾茗音不解,想明白什么般,忽然皱眉,“您是说她?”

    “不错。”

    “可她不是咱们的人,会帮忙吗?”

    女人懒懒地抬起眼皮,瞧了他一眼,道,“你长得这么好看,只要是你的请求,她都会答应。”

    顾茗音怔住,但也不敢说不,“是。”

    “开个玩笑都不会,真不知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你。”女人坏笑着捏了捏他的脸,“不过呢,就是因为你这么难伺候,谁都想宠你入怀啊,连我也不例外。只可惜……”

    “对不起。我……”

    “没关系,我等你。”她大方地拍拍他的肩,“快去睡吧。”

    “魅主人好好休息,茗音告辞。”

    他转身的刹那,一直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昏暗的烛火边,女人拧眉沉思。

    望舒阁,响起了紫月的尖叫。

    “枭夜!”

    “我在。”

    枭夜化成人形,漂浮在床前,他透明的身子像极了幽灵。

    “肚子都痛了好几天了!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会死啊?”

    一回来就关门修炼,五天过去,星阙剑气还是不受拘束地在体内狂奔,现在随时要忍受它冲破筋脉的痛苦,痛得紫月真想骂娘!

    他凌空而立,皱眉:“你的元海本是剑气所铸,痛苦只是暂时的,过了十五,剑气会温和一些。”

    “你的意思是会越来越疼?那我白天要出门怎么办?”盘坐在自己大床上的某女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

    “谁让你打架的?”枭夜冷冷地下最后通牒,“十五之前,不许出门。”

    “见皇帝的事怎么办?”

    最后枭夜在紫月泪花涟涟的祈求下,终于开了金口,“只许一天。”

    四月十二,下午。

    “月姐姐,我有事要和你说,你快出来!”娄梦蝶焦急的声音从院门外传来。

    正调息结束的紫月敛起气息,走到窗前,她的房间在三楼,院门离得有一段距离,所以看不见娄梦蝶,于是大声问:“什么事?我这就下……”

    “嘭!”忽然星阙剑狠狠砸中额头。

    紫月无语,枭夜你敢不敢再逗一点?

    “我不能出门,你就在那里跟姐姐说好不好?”

    那边停顿了好久,才说出话来:“姐姐一定要当心啊!我,我听说他,他们要对付你了。”

    紫月凤眸微冷:“他们是谁?”

    “娘亲不让我说,总之,姐姐一定要小心!我是偷跑出来了,我走了!”

    “哎!”

    真走了?“梦蝶,谢谢你!”她是这娄府里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没想到,竟是个孩子。

    至于谁想对付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无非那么几个。

    当夜,辰王府。

    “查到了?”站在摘星楼七楼,背靠廊柱,穿着青花锦袍的百里颢辰,轻声问。

    暗卫凭空出现,单膝跪地,仿佛与暗夜融为一体,若不说话,恐怕会被当成空气。

    只见,他双手奉上一块帕子,声音冷酷:“回主人,是的,地宫确实有类似花纹。”

    百里颢辰接过帕子,从里面摸出一面铜镜,上面的花纹,确实和他记忆里的一致,注意到他刚才的措辞,皱眉:“类似?”

    暗卫一怔,道:“是的,虽然花纹相同,但散发的光却不同。”

    “此话怎讲?”他看不见光,直接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