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我要退了太子的婚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4本章字数:2049字

    紫月将轻蔑掩入眼底:“圣上面前,我怎敢说笑?紫月当真不要。”

    百里皇不怒自威,“胤儿,你呢?”

    百里龙胤咬牙,她话里话外,都将他当成物件,说不要就不要!但,这是他十年来最想做的一件事,眼看就要成了,哪怕是用羞辱换来的,他也忍了:“儿臣同意。”

    只要退婚成功,往后娄紫月是死是活与他无关,他报复的机会多的是。

    “好,胤儿,你就将双鱼玉佩还给朕。”

    “是。”百里龙胤恭敬地上前,双手递给皇上。

    百里皇轻抚这两块玉佩,目露神往,看向紫月,道:“它们本是一体,十七年前,朕与你爹在昆仑山上见到这块绝世美玉,朕花重金聘请最好炼器师铸造,谁知打造两年都未成功,最后那炼器师说此玉乃双玉,必须切成两半铸造。世间双玉难成,花费三年,终成极品幻器,双玉谐音双鱼,遂在玉器上雕出双鱼花纹,取名双鱼玉佩。”

    紫月一怔,很少有人提起过她的父母,尤其是她爹!

    “当时你母亲有了你,于是朕将半块玉佩送给她,当做是定亲信物,没想到,今日算是到了头。人算不如天算啊。”

    察觉皇帝有追忆之情,娄唯毅随声附和道:“当时还疯传为一段佳话,民间纷纷效仿双鱼玉佩定情,要是如婳在,紫月也不至于……”

    “是啊,都是朕不好。”百里纵横唏嘘不已,转念看向娄唯毅,“娄家主不必太过自责,爱卿做得很好,你我君臣一心,朕的江山,必定高枕无忧。”

    二人一来一往,联络君臣感情。

    “父皇,儿,儿臣有话说。”

    就在众人感慨,不敢惊扰百里皇的思念之心时,百里颢辰忽然张口说话,紧张得都结巴了。

    百里皇目露不悦,不怒自威:“什么事?”

    谁料,百里颢辰站起,瞥了一眼娄紫月,走至大殿中心。

    “嘭!”

    双膝重重跪地,声音诚挚地对百里皇道:“儿,儿臣答应过娄七小姐,要娶她为妃,请,请父皇成全。”

    紫月惊愕。他,是说真的?

    苏洛云惊得当即站起,他身旁的红衣男子按住他的肩膀,用力将他按下座位。

    别说娄唯毅惊诧,就连百里皇也吓得眼皮微跳。

    “颢辰,你说你要娶娄紫月?你的婚事,朕不是……”百里纵横刚要说什么,想到了婚事被太后给退了,眼神立时一暗,看向百里颢辰的神色更显柔和,“皇儿,你可当真的?”

    “儿臣句句肺腑。只怕,怕,娄七小姐,不,不愿意。”他跪得笔挺,企图不让人看出他内心的胆怯,可是话到最后越来越小声,小到差点只有自己能听见。

    百里龙胤刚刚蹙紧的眉梢渐渐舒展,现在可是要看他六弟的好戏了。

    废材联姻嘛,他乐见其成。

    百里皇皱眉,起初的惊讶被沉思代替,他本来觉得娄紫月非池中之物,太子放弃一个娄紫月实属不明智,但她确实长得和美搭不上边。

    而六皇子的婚事也是他很烦心的问题,娶不到正妃就意味着不能去封地。他并不想时刻见到这个儿子,因为他总会提醒他一些事……

    一些他不愿提及的事。

    与慕容千金的婚事告吹之后,他确实不知该如何是好。

    因此,他对他们两个的联姻,倒是乐见其成。

    “紫月,你怎么想?”

    “我不嫁。”

    话音一落,除了个别人外,满座皆惊。

    什么叫不嫁?不嫁辰王?好歹也是个王爷呀,虽然懦弱了一些,但大婚之后会有封地,对于娄紫月来说,并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而百里颢辰本人却是几乎要把头埋进地里,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却被心爱的姑娘当众拒绝……

    这和他前面九次婚姻意义不同。

    这是他第一次求圣上赐婚。

    一切都收入百里皇的眼里,双手用力握紧扶手,力道之大,竟是发出铿铿声。百里颢辰再不济,也是他的儿子,娄紫月如此决绝地说不嫁,不是打了他的脸吗?

    人都要面子,委婉地说和直白地说效果大不相同。

    因为皇帝的冷气狂飙,所有人噤声不语。就连娄唯毅斥责紫月的话也没敢出口。

    “够绝!”

    就在落针可闻的金銮大殿上,某人惊呼出声。

    紫月没听过这个声音,转眸看去,是坐在苏洛云下手边的美男,一身红衣张扬放肆,一张脸蛋五官分明,有棱有角,漂亮得跟混血儿似的,在大殿之上,竟然一拍大腿,流露出夸张的大笑。

    此人,苑家大少,苑夙绯。

    因为他的话,气氛柔缓了许多。

    “不嫁就不嫁,美人正好嫁给我。”苑夙绯玩弄着手中的玉石,邪肆地挑起一侧眉毛。

    百里龙胤皱眉看去,他不要的人,转眼就被这么多人抢,一直以来被娄紫月追着,虽然不爽,但毕竟满足了他的虚荣心,突然间没了,他的心里不是滋味。

    就好像本该是他的东西,他要不要无所谓,但突然间不是他的,竟然被别人抢着要……

    “妖孽。”紫月低声说。

    苑夙绯大笑:“妖孽?哈哈哈哈!我娘也这么说我,你一定和她有很多共同话题。”

    百里皇轻咳一声,顿时大殿上寂静无声,苑夙绯也吐了吐舌头,不再发言。大家似乎都并不奇怪,皇上对苑夙绯出奇的大度,就连一贯对皇帝格外尊敬的百里龙胤都没有出言教训。

    终于,百里皇开口道:“皇儿起来吧。”

    “求父皇成全。”百里颢辰不依,跪在地上,“儿臣是真心想娶娄紫月为妃,儿臣在此当着众位长辈和朋友的面发誓,此生只爱娄紫月一人,但愿白首偕老,不离不弃。”

    白首偕老、不离不弃……

    紫月僵住,这么长一句话,他竟是说得这么顺溜,这是她从他嘴里听到的,唯一一句没有磕巴的。

    百里纵横一愣,少有地流露出一丝温情厚爱给自己这个儿子:“紫月,你当真不嫁?”

    紫月的眸色清冷如霜:“不嫁。”

    坐在王座上的男人脸色铁青,她一而再再而三断然拒绝,到底将皇家脸面置于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