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将太子落下神坛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4本章字数:2058字

    “楚峥。”

    “我记住你了。”

    “嗯!”像是告别亲人般,楚峥再三回头。

    “他吓到我了。”苑夙绯瞪大眼睛,把椅子搬到离紫月很近的位置,“怎么可能!他连钱都没要就跑了?我天!你怎么办到的?”

    慵懒地靠在琉璃椅上,紫月云淡风轻地喝着茶,眉眼里掺杂几丝笑意,“说书嘛,我算是他的祖师爷。”

    编故事,关键是抓住人的心理,如若这些都不会,她还当什么杀手啊?

    苑夙绯伸出手,捏了捏紫月的小脸:“你的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打娘胎里练出来的?”

    胭脂……抹在了苑夙绯的手上,陡然间,他忘记了什么,仔细盯着娄紫月突然变得不一样的脸猛瞧。

    刚刚被他捏过的地方,露出了白皙柔嫩的肌肤,胭脂香味居然没有盖过她的体香,闻到的时候,他心神一荡,吞了吞口水:“美人月,你真香啊。你,你把胭脂洗了,给我瞧瞧?”

    “什么?”紫月愣住。

    ‘妆花了。’

    枭夜再次好心提醒……这次,他幸灾乐祸。紫月无语,面色一窘。

    ‘补补妆。’枭夜话音一落,一盒胭脂就落在紫月面前,她打开盒盖,对着铜镜,一点点把紫红覆在脸上。

    涂好后,她转眸,邪邪一笑:“这样才漂亮嘛。”

    “喂!美人月,你什么审美啊?你快去洗了,难看死了。”苑夙绯满脸嫌弃。

    娄紫月站起来,用力踩了他一脚,“你再离我这么近,我踩得可不是脚了。”

    她的眼光状似无意地往他双腿间看去。

    苑夙绯立马夹紧双腿,往后退。笑话!他可是要娶媳妇的人!

    静观事态发展的苏洛云,一边给他家狐狸喂肉,一边若有所思。娄紫月的脸,洗尽铅华,不知是什么样。若是个美人,那上天不是太眷顾她了,就是太嫉妒她了。

    百里颢辰是活在自己世界的人,他一般就是自己和自己玩,压根对这边发生的一切毫无所动。

    楼下,说书人的精彩演绎,博得阵阵掌声。紫月心花怒放,想到那天在碧灵山上,百里龙胤想让自己死的眼神,她就不爽。她不爽,那就让他也不爽。

    “原来是娄七小姐主动退婚,而百里龙胤不过是个被退了婚的太子,原来他被一个废物嫌弃了啊!”

    “被一个女人给退了婚,太子的脸往哪里放?他和辰王又有什么不同?”

    “兴许还不如呢!他可是被娄紫月戴了那么多绿帽子!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

    “楚先生,能不能再说一段?我们还要听!”

    “啪!”惊堂木一响,满座噤声。

    说书人楚峥,展开折扇,继续道:“好!那咱们就来说一说‘火烧千金’,正是刚才在十六酒楼发生的一幕。各位看官,且听好咯!”

    刚刚跑出去的人陆续回来,酒楼内高朋满座,有些人没有抢到位子,就站在边上,更有甚者,扒着窗沿看,看不到的就蹲在墙根听。

    下面静越来越大,苏洛云说:“他可真省事,一个字没改,全部都照着你的话说。”

    “主要是我家美人月讲得好。”苑夙绯刚想揽着她的腰,后者用力一握,手就被她制住,“废手。”

    “我错了!”苑夙绯不敢再试探她的底线,他还要这只手呢,“求你了,放手放手!”

    娄紫月松开手,暗暗道:“离我远点。”

    “不。”

    你不走,我就走。

    紫月坐到百里颢辰一边,他这里最安静。

    此举,让苑夙绯无奈,令苏洛云皱眉。

    “颢辰啊,刚才在马车上,是你说要去聚源商会的吧?你也想看那只兽吗?”

    百里颢辰没有意料到她会过来,往后一缩,紧张地双手抓紧大腿,几乎要扯出褶子来,“是。”

    “你为什么想看?”

    “不,不,我想让你看。”

    “啊?你见过?”

    “没,没……”

    紫月接不下去了,和他讲话怎么那么费劲!

    “你刚刚说要娶我,是真心话吗?”

    娄紫月的话让满座哗然。

    这是惊呆了的苑夙绯,女人,要不要这么直白?

    这是醋坛子翻了的苏洛云,百里颢辰,你说了不和我抢的!

    这是猝不及防的百里颢辰。

    “是真心的。”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嫁吗?”

    “不,不知道。”

    “因为你太懦弱,你若是有本事,就在倚红楼里把太子打一顿,打得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逛青楼楚馆,替我出了这口恶气,我就嫁给你。”

    让他去殴打太子?

    娄紫月你敢不敢再疯狂一点?

    “颢辰,你不会真的要去吧?”苏洛云惊恐,他知道百里颢辰。

    “颢辰,你这小身板,会被揍死的,一定会!”苑夙绯大笑。

    娄紫月的笑颜里掺入一丝精芒:“我说着玩呢。”

    “吓死我了。”苑夙绯做出劫后余生的夸张表情,但隐隐又有没看到好戏的失落。

    百里颢辰一直低着的头,忽然扬起,窗户被风吹开,眼睛上服帖的白纱悄然迎风而动,“紫月,你是说真的?”

    “我娄紫月何时说过假话?”

    “等着我。”

    似有暗涌在两人之间流动,这一瞬间,任何人都没能插进去。

    此时,苏洛云脸上流露出复杂的神情,而苑夙绯则是猛灌一口酒,等这股暗涌过去,忽然大咧咧地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就直接去聚源商会吧。再晚一点,包厢就会被人订光了。”

    百里颢辰说:“不急,我订好了。”

    夙绯噎住,还能不能做好朋友了?

    夜幕降临,苏府马车缓缓往东驶去,车轮咕噜转动,车上欢声笑语,满得几乎要溢出来。

    四人在十六酒楼听了一下午的说书,吃过晚饭又喝了酒,一直玩到半夜才慢悠悠地赶到。

    聚源商会座落在帝都最繁华的东城中心,共有五层,整栋建筑呈圆柱形,以琉璃及水晶制成,奢华、闪耀至极。

    拍卖会即将开场,此时人山人海,幸亏苏府马车矜贵,普通平民不敢冲撞,而贵族弟子皆纷纷驻足赞叹,想要拜会传说中的苏府二公子。

    苏氏一族,家传百年,嫡子继承本是铁律,但在这一代却打破常规,庶子承袭祖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