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诱骗我前往春猎碧灵山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5本章字数:2121字

    谁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活下来一人。

    娄紫月的意思很明显,这是一场生死决斗,找她寻仇可以,她别无二话,这属于私人恩怨。

    但是绝对不能拿到执法堂来说,更不能给她扣上弑杀亲姐的罪名。

    她,本就别无选择。

    原来如此……

    为什么冬雪没有把这个前提告诉他们?所有人质疑的目光投向她。

    紫月弯腰,看着娄冬雪的眼睛,厉声反问:“难道说,你想让同为姐妹的我死在娄秋雨的剑下吗?那样的结局,也是作为紫月亲姐的你可以接受的吗?还是说你早就想我死所以才诱骗我前往春猎碧灵山?”

    娄紫月从未有过如此伶牙俐齿的时候……

    所有人都惊呆了。接着下一秒就被她口中的信息所摄住心神,惊骇不已。

    “何为诱骗?”不愧是执法长老,娄午擎抓住了关键。

    “是冬雪告诉我春猎的事,否则我是不会去那里的。一切都是冬雪设下的局,不管最后生死决斗谁输谁赢,我和秋雨都会死一个。”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你有什么证据?”娄冬雪想咬她,却不想被狗反咬了!

    娄紫月继续说:“所有人都可以为我作证,我选择生死决斗的人该是你,而不是娄秋雨!娄秋雨是替你而死,你难道一点都不觉得愧疚?”

    “你可别忘了,秋雨死前喊的是谁的名字?如果说她恨我杀了她,她大可以只喊我一个人的名字,可为什么又说,娄冬雪!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紫月学得太像了,娄冬雪吓得全身瘫软。

    她说的是:“你们!”没有谁忽略掉了紫月刻意告知的信息。

    在所有人都处在震惊中还未回神时,娄午擎铁着脸说:“紫月杀人,虽有过错,但念其尚未成年,又是不得已为之,故而从轻发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判处五十龙王鞭,以警戒后人,不得与同族争斗。各位,可有不满?”他环视一周。

    众人各有心思,低声议论。

    五十鞭下去,娄紫月不死也残,若真心要她死,打得重些就行。

    紫月冷笑,若站在这里的是娄秋雨。

    不,若决斗场是紫月死了,不会有人替她喊冤。

    那么,事情就会像娄紫月死的那天晚上一般……大家会来看她的笑话,看她怎么死的。而娄秋雨会受到所有人的赞美。

    今夜,她见到了娄府最威严之地,竟然也这般污秽,好一个执法长老,说的真是冠冕堂皇。

    唯一宠爱她的爷爷远在东海,不能救她,瞧瞧这群人,早已蠢蠢欲动,杀心四起……

    娄唯毅望着自己发红的手背,起身,目露郑重地对上位之人拱手道:“此事已明,但明珠的事,还未判决,请五长老秉公处理。”

    娄午擎大手一挥,道:“明珠你说,本长老为你主持公道。”

    “紫月,紫月她……”娄明珠开口时,所有人都惊恐万分。

    看到大家的反应,娄明珠顿时浑身颤抖,眼泪沁出,染湿了黑色丝巾。

    紫月忽然弯腰,朝着她邪邪一笑,在她耳边低语,“若你不想这样活着,那你现在就这样死去,如何?”

    娄明珠浑身一僵。

    “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别忘了,我是谁。”紫月轻按住她的肩膀,继续温然以对。

    黑衣少女摇头,哭泣着说:“我,我……”沙哑的声音响起,引得众人眸光闪烁,像是见了怪物般地看着她。

    终于,她扛不住双方压力,摇头,崩溃:“没有,什么都没有……”

    娄冬雪歇斯底里:“你不是说这女人给你下了毒药吗?现在长老在这儿,你赶紧说出来啊!”喊得脖子青筋暴起。

    “没,没用的……”求医问药无数,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说出她中的毒,更不知如何去解。

    紫月微微抬起下巴,嘴巴毒辣地说:“当事人都没说什么,娄冬雪你这么起劲是几个意思?娄秋雨的死和你没关系吗?你自己身上也不干净!”

    话里话外都将脏水泼回娄冬雪身上。

    所有人都怀疑了,娄秋雨是紫月所杀,但紫月不像是能做出生死决斗这种事的人,她胆小懦弱,世人皆知。娄冬雪却不同……大家的天平渐渐向弱者倾斜。

    陡然间,娄午擎一声令下,所有人心下一紧:“行刑!”

    两条长凳摆在堂前,紫月被架了出去,趴在凳子上。

    泛着寒光的鞭子即将落下时,紫月扭头,目露寒光,死死瞪着两个行刑弟子,声如寒冰:“我记住你们两个人的脸了,若我死了,魂魄绝不回归冥府,我会告诉爷爷,让他为我报仇!”

    两人齐齐颤抖,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恐惧。娄紫月是谁?娄泽天最宠爱的孙女,要是她死了,发起火来整个帝都都要震上一震,然而,最后倒霉的还不是他们这些行刑之人?家主、执法长老位高权重,到头来还不是拿他们出气。

    “还愣着做什么?行刑!”

    娄紫月的身体不好,打重了可能就真的死了。他们也不敢怠慢,长老已经在催。

    众人心道,就算娄紫月侥幸活下去,恐怕也熬不过接下来的……

    如同一条长蛇般,吐着蛇信子,龙王鞭即将落下,就在所有人都等待着这场洗刷娄府污点的一刻时,有人冲了进来:“吼——!”

    一声兽吼传出,响彻训诫堂,震得众人面色大变,齐齐往那看去。

    紫月也抬头望去,是两个孩子,皱眉:“你们怎么回来了?”

    梦蝶哭得稀里哗啦,死死拽住303的手:“我劝不住他,他要来,我就带他……”

    她忽然明白什么,扑了上来,挡在紫月身后:“姐姐!月姐姐,你们都不许打她,她是无辜的!”

    “你不要命了!蝶儿!快到娘亲这里来。”美貌妇人吓得惊慌失措,把孩子从紫月背上生生拽离,“对不起,家主,小孩子不懂事。我这就带回去。”

    娄唯毅冷哼一声,不与她计较。此时他的全部心神和其余长老们一样,都聚集在突如其来的那个男孩身上,他身上裹了一件女人的衣服,是紫月今天白天所穿。

    男孩虽然只有十二岁大小,比蝶儿高半个头,但那一身气息狂野霸道,足以让娄府所有人忌惮,他,不像是人类。

    “他是谁?”娄唯毅目露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