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在太后寿宴上刁难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5本章字数:2225字

    “越说没有,心里越是在意,不然你跟着他来做什么?”娄春琴撒盐。

    娄冬雪反驳:“是他主动跟来的。”为的却是另一个女人,路上一个好脸色都没给过她。

    马车驶入宫城,下了车就有太监宫女们打着灯笼迎接他们,紫月抬眸,看到所有建筑上都挂满了喜庆的红色。

    长长的流水宴,摆在青华宫门口的广场上,足有上千人盛装出席,袅娜宫女翩翩起舞,丝竹之音飘入耳际。

    苏洛云、娄家三姐妹并肩走上一眼望不到头的大红地毯,穿过流水宴,左右两边宾客指指点点。娄紫月目不斜视,完全不为所动,她本就是个经久不衰的话题,所过之处,总能引起骚动。

    红毯尽头,皇家坐镇,为首的自然是百里皇,他手扶龙椅,纵使面带笑容也八面威仪,今夜是他生母的八十大寿,眉眼之间褪去几分凌厉,多了几分柔和。

    坐在他右侧的是皇后娘娘,慕容忆昀,身穿杏黄凤袍,容貌端庄,三十多岁却不显老态,仍然面如处子。太后则坐在皇上左侧,她慈眉善目,饱经风霜,一双眼睛浑浊不堪,却从未让人觉得好糊弄。

    “参见皇上,太后,皇后,祝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四人齐齐说道。

    皇上和皇后都微笑着点头,挥手令歌舞退下,一派祥和。

    大家也悠闲地看着这边,但有些敏锐的人却嗅到不一样的气味,皇太后点名要娄紫月,到底为何。

    “好,都好。”太后慈祥地看向四人,往常她身边坐的都是慕容澄莺,这次却是百里颢辰,紫月发现只有她一人觉得诧异。

    “我们可都送了礼给太后,不知紫月要送什么?让我们也开开眼。”娄冬雪故作天真好奇,暗暗递了个挑衅的眼神。

    众人将目光定格在紫月身上。她身无分文,娄家的月俸从来没到过她手上。哪里有钱准备礼物?这娄冬雪不是摆明了让她难堪吗?

    一袭青绿色长衫的苏洛云长身玉立,俊逸若仙:“太后,大家都送了您礼物,也不差这一份吧?您和一小辈讨礼物,岂不是没了风度?”

    太后笑呵呵地点头:“还是洛云说得对。”

    这一波刚平,娄冬雪偏要掀起浪来:“太后您有所不知!来时妹妹可是和我说了,她有一份大礼要给您呢!”

    紫月无语,这女人的演技绝对可以得奥斯卡奖了。

    “哦?有一份大礼?”太后睁大眼睛,露出老人家特有的好奇来,“你就是如婳的女儿吧?”

    “是的。”紫月颔首。

    “如婳那丫头鬼点子最多了,每次都能逗我开心。有时候真是……”说到这里,她浑浊的眼里似有几分恍惚,百里纵横忙是拍拍她的手安慰道:“今天是您的生辰,大喜的日子,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了。紫月,你说你有大礼,快拿出来让太后高兴高兴。”

    就在大家都以为她会被吓哭,甚至是殿前失仪时,她温然浅笑,道:“紫月身无长物,唯有一技之长,愿吹一曲万寿无疆,献给太后。”

    ‘枭夜带笛子没有?’

    ‘吾主,剑灵怎么会有那个……’

    “万寿无疆是什么曲?我从未听过。”娇柔似水的声音传来。

    紫月轻抬眼皮,皇后身后有位穿水绿罗裙的貌美女子正看着自己。

    柳眉微蹙,紫月道:“贞妃娘娘,紫月怎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不过是因太后生辰,特意向乐师学了一首,吹得不好听还请别见笑。”

    “有心了。”贞妃对皇上一笑,清冷中自带媚态,浑然天成之美,“不如就让她试试,吹得不好,一笑了之。”

    百里纵横有些惊讶地看着贞妃,道:“准奏。”

    皇后面有异色。苏洛云和娄家姐妹退到自己的席位上。

    “夙绯,你可带了笛子?”紫月向这里最有可能会带这种玩意的人招手,求救。

    苑夙绯愣了一下,邪邪一笑,一道红光闪过,一根通体透明的玉笛出现在掌心:“这根红玉笛是我爹娘的定亲信物,送你了。”

    说罢,他自数十米之外,飞出玉笛。

    如流星般,红光划过流水宴,从众人头顶、觥筹交错的上空朝紫月掠去,满月之下,这一抹红尤为亮眼。

    “谢了!”紫月心下动容,素手微扬,稳稳接住,温润的触感,夹着一丝炙热,就好像他今夜的那身红衣,给人热度。

    一刹那的绝代风华,却都被她那张涂得过分妖娆的脸抢了风头。十指纤纤,指腹摁住笛孔,殷红嘴唇放在吹口处。

    那一刻,女人们嫉妒,男人们奇怪。

    夏侯倩的手指甲几乎要掐进肉里,而百里龙胤最新买的玉扳指也快被他捏碎了,他不喜欢的东西,凭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她?百里颢辰如此,苏洛云如此,现在就连他的好友苑夙绯也是如此。

    定亲信物这种东西,他也曾有,不过被他弃如敝履!

    人就是这么奇怪,被追着的时候不珍惜,而且想早日摆脱这种追逐,却不知道等真的不见了,会失落,心里会有巨大的落差。

    ‘这小子勉强可以,本座喜欢他。’

    ‘……小夜夜,你不可以遇见个男的就往上扑啊!饥不择食对肾不好!’

    ‘滚!’

    一句咆哮,紫月现在都脑袋发蒙。

    她的魂不守舍,众人就有了解释。她根本就不会吹,让她吹牛还差不多。就像是她在拍卖会上,契约了圣灵兽不过是一时运气罢了。

    深吸一口气,试了几个音调后,紫月将真气从指腹中逼出,每摁住一个孔,真气就会顺着气流传出,这样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得见她的吹奏。

    随着第一个音吹响,所有人都为之一振,不是因为有多好听,而是声音响亮如同在耳边吹奏。这样的功力,并非一朝一夕能练成。

    玄气吗?大家好奇之余,却失望。

    不过是个武者。

    渐渐地,众人竟然露出如痴如醉的表情。就连娄家姐妹也被带入了意境中。

    眼前出现这样一副情景,在烟波浩渺的蔚蓝海洋上,独自划船,在船上,度过了自己一生。孩童,青年、壮年、中年、老年、死亡……这样的一个过程。

    万寿无疆本是愉快的祝寿歌,却被她吹出了苍茫之感,听者仿佛自己也经历了一世,从生到死,无尽浩瀚。

    在所有人被吸引之时,百里颢辰微微一怔,面容僵住。他知道,一个人若非经历过死亡,或是面临过生死抉择,是不可能吹出这样的旋律。他属于后者,那娄紫月呢?

    忽然,黑暗中,有人抓住他的手,“孙儿,这个姑娘怎么样?”耳边传来老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