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睡你房里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5本章字数:2074字

    洛云按住她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问:“你记得最后的事是什么?”

    苏府的护卫他是有自信的,除非是颢辰自己出走,所以他暂时不担心他的安危。只是能让他这么急的事,除了他们几个好友外,只能是娄紫月了。所以他急了。

    “颢辰哥哥说有事出去,我让他等你回来,结果,结果我就昏了……”

    “有人找他?”恐怕只有苏湘儿的哥哥才能听懂她的话,直接戳中重点问。

    苏湘儿揉了揉太阳穴,仔细回忆,终于一拍脑袋,灵光一现,“对的,他那个暗卫找了他,好像很急的样子。”

    “哥哥!你去哪儿?”眼看着兄长又跑了,苏湘儿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帮子,盯着桌上被掐灭的迷香,似是要将它拆入腹中。

    苏府,大长老家中。

    “大长老,您叫我来所为何事?”苏洛云心里急,但再急也不能失了分寸,他打心眼里敬重他。在苏府,大长老德高望重,深得苏氏子弟爱戴,他和老家主同辈,家主也对他礼遇有佳。

    大长老虽然已过七十,但修为高深,看上去精神矍铄,一身褐袍将气息敛去,苏洛云站在他面前,就觉他深不可测。

    “你可知,皇城将有一场大灾难?”

    他愣住,心也跟着静下来,“洛云不知。”

    大长老追问:“若取出九节王杖那么容易,为何上千年来,就从未有帝王得到过它?”

    苏洛云踟蹰,“也许,也许是无人知晓它在何处。”

    大长老摇头,又点头,宽大的袖袍在烛光下舞动,“要想取出九节王杖,必须要承受无法承受的代价。”

    “代价?什么代价?”

    “正因为代价未知,所以无人动它,但三日前,皇上得到了它,这个所谓的代价,便浮出水面了。”

    “那是……”

    “地宫塌陷,帝都变为废墟。”

    苏洛云骇然,面色大变。

    许久,他才缓过神来,“这,这是要数万百姓性命啊!我们可以逃,可他们怎么逃……”

    “宫里传出消息,还能撑上两日,若无人能够重塑封印,我们就真要逃离这个帝都了。”

    苏洛云不可思议地低吼:“大长老!您的意思是,让我逃?”帝王为一己之私,置帝都百姓于不顾。他虽是小人物,却也不做这种临阵退缩之事。

    “对,带着湘儿一起走。”

    “那您呢?我爹娘呢?我大哥呢?”

    大长老一身浩然正气:“我们和帝都共存亡。”

    “不行!”他断然拒绝,眼睛里充盈血丝。

    长老满目怅然:“由不得你了。”

    后脖颈一痛,苏洛云立刻昏厥过去,失去意识。

    原来,苏湘儿房里的迷香是他们放的……他居然忘了,百里颢辰怎么会做那种事?

    再说苑夙绯,独自从宫里回家,快要天明了,索性不睡,也不坐车。走着走着,到了一条昏暗幽深的巷子,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这个点还能那么热闹的,想也不用想,一定是斗兽场。

    鬼使神差地,他脚步虚浮地进去了。

    “蓝姬?你回来了?”苑夙绯看到女人的一刹那,眼中闪过惊讶,用力甩甩头,像是要确认什么。

    蓝姬身着一件广袖流仙裙,气质高贵,宛如仙人,眸中微冷,“嗯,今天刚到。”

    他邪气地将她抵在墙根,“给我间上房。”

    她柳眉微蹙,警告之意十足:“苑公子,这里可不是客栈。”

    “我困了。”苑夙绯顺势倒进她的怀里。

    蓝姬一愣。

    苑夙绯嘴里呢喃:“睡你房里。”

    半晌,她将他扔给身旁的打手:“送我房里。”

    “真霸气啊,果然是蓝姬。”

    蔚蓝色的窗幔,旖旎的春色,让人浮想联翩,但蓝姬不是玖魅,她请苑夙绯坐下,喝茶吃点心,不是白吃白喝白拿的。

    “你还有闲情吃东西,你可知,这偌大的皇城,两日后的子时,便会成为一片废墟?到时尸山血海,遍地残垣。”

    蓝姬说的话,令苑夙绯一僵,忽而顽劣地搂住蓝姬腰际,蹭蹭豆腐,在她耳边吐气如兰:“这些,与我又有何干?明日的太阳照样升起,本少照样能活过明天。”

    “看来苑大少爷以为我在说笑?”她轻盈避开,纤纤玉指推了一杯酒盏给他,苑夙绯接过,但是在听到她说的话后,酒在嘴里流淌,却再也咽不下去了,“你可知,要想得到九节王杖,必须打开地宫的保护结界,而这个结界中心是一颗四月明珠。”

    苑夙绯错愕,酒咽不下去,索性尽数吐了出来。

    蓝姬眸中闪过一抹蓝色光芒:“倘若四月明珠丢失,作为赏玩玉石的你,你一定知道,会发生什么?”

    苑夙绯吞了口口水,哆哆嗦嗦地说:“保护地宫的结界必定会崩塌,到时候,整个地宫会下陷,而这一切,只在须臾之间……”

    他一拍大腿,面色惨白:“哎呀!我要逃命去了!蓝姬你也快点逃吧!”

    “站住!”

    蓝姬勾住他的腰带,几乎要脱了他的裤子,他才停住。

    “你别忘了,皇上最后把娄紫月叫走了。”

    提到娄紫月,苑夙绯顿时僵住,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这么说,我是不能逃了?”

    “非但不能逃,你还要阻止这一切发生。”蓝姬松开腰带,清冷地道。

    苑夙绯忽而狡黠一笑:“你告诉我这些是何用意?为什么要让我阻止这一切呢?”

    蓝姬立刻意识到什么:“你在试探我?”

    “非也非也。”苑夙绯坐回座位,翘起二郎腿,“我刚才还在想,斗兽场什么时候,会把人命当回事了,我现在想明白了,原来是别有用心啊,而且对娄紫月很感兴趣。”唇角弯起饶有深意的弧度,苑夙绯说得漫不经心。

    蓝姬沉默,忽然哑着嗓子说:“她契约了那只兽。”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蓝姬睁大双眸,似乎对他的漫不经心很是不屑,“那可是麒麟。”

    轻飘飘的话音落在某人耳朵里,顿时炸起了惊雷。

    “什么!”苑夙绯顿时吓得从桌子上掉了下来!脑袋上都撞了一个大包,但他丝毫没觉得痛,大声问道:“你,你你,你说那是麒麟!?你没骗我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