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邪魅冷傲如百里颢辰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6本章字数:2099字

    寒芒在背,她刚想转身格挡,谁料前面宝剑直刺心口,如此危机之刻,紫月选择专心对峙前面这一剑,后背那道剑光,索性不管,顶多是刺伤,而非送命!

    “小心!”就在她拼着受伤也要捡回一命时,后面传来“铿!”刀剑相撞之音。

    使紫月心头巨震。到底是谁?

    与此同时,紫月也将前面这一剑格挡出去。

    因为有第二个人的出现,剑阵开始急速旋转,却不出剑,蓄势待发。

    紫月转头,呼吸一滞,竟是百里颢辰?

    他的眼睛上仍然带着白纱,紫月鬼使神差地伸手将它拂去,“这是……”

    一双幽绿色的瞳孔深邃如寒潭,直达紫月眼底。

    此时此刻的百里颢辰,与众不同。

    飘逸长发以玉带绑住,服帖地落在脑后,光洁白皙的肌肤令女人妒忌,一张雕刻般的五官分明,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丰腴的唇想让人咬上一口。

    他身穿暗黑锦袍,上缀青花,紫月心道,枭夜版锦袍终于将他所有黑暗气息衬托得淋漓尽致。

    明明还是那张柔和、漂亮得过分的脸蛋,但此时看去,懦弱全然不再,幽深绿瞳、黑青锦袍,无一不显得邪魅冷傲,妖冶多情。

    圆盘在转,他轻轻拂过她耳边的发丝,握住她的手说:“这是母妃花费三年为我铸造的极品幻器——流影绡。”

    此时此刻的百里颢辰美得像朵黑色鸢尾花,紫月将一切惊讶掩盖进眼底,她并不是花痴,她欣赏美,却也知道百里颢辰不再是她能招惹的存在,他很强,很危险,要远离。

    她从他手中抽离开来,将流影绡覆盖在自己眼睛上,才惊觉这东西可以从里面看到外面,却不能从外面看到里面。与聚源商会的落地窗有异曲同工之妙。

    “流影绡?”紫月讽刺道,“原来你戴着它,也能看见。”

    百里颢辰眉目飞扬,霸道地将她圈进怀里,宣誓道:“所以你没有选择,只能嫁给我。”

    紫月无语,却发现抽不开身,他竟是死死箍住自己,“放开!”

    “不放。”他笑得得意,手箍得更紧。

    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指着四周悬停的七把飞剑说:“月,七星飞剑阵,以飞剑为兵器,按照北斗七星方位排列,以天枢、天璇、天玑和天权四星为魁,以玉衡、开阳及摇光三星为杓。”

    紫月问:“然后呢?”却没注意他竟是越来越放肆。

    百里颢辰很受用,一边继续往上摸,一边转移她的注意力:“北斗七星以天枢为首,以摇光为末,我们需同时毁掉这两把剑,才能出去。”

    紫月冷笑:“你可以同时干两件事吧?”

    “嗯?”他不知她为何有此一问。

    “破阵交给你了。”

    “月,你不能这样啊……”

    紫月挑眉,目露怀疑:“那就是说你没这个本事?还要女人帮忙?”

    男人最怕被说没能力,现在有时间在心爱女子面前展示,他怎能放过机会?

    “怎么可能!”百里颢辰抬头挺胸,煞有其事地拍胸脯保证,“你等着,我马上搞定。”

    “啪!”紫月用力朝他胸口锤了一拳,他的手一松,紫月便脱离开他的怀抱,蹙眉,冷声道,“快点!”

    百里颢辰露出宠溺的笑,令紫月失神片刻。

    陡然间,紫月往后飞退,落在摇光剑附近,而百里颢辰明白她的意思,拔出佩刀。

    顿时,寒光冷冽,满室华光。

    “铿铿铿!”七剑飞出,两人同时抵挡,圆盘转速飞快,只余下一道残影,而他二人又分别在两头,顾不得对方。

    “当心!”紫月道。稍有不慎就会被离心力带飞出去,百里颢辰微微一笑,冲她点点头。

    星阙剑为青光,而百里颢辰的刀泛出绿光,他见她面有异色,便随意一说:“这是母妃给的,说是能镇万千妖魔。”

    ‘是把妖刀。’枭夜说。

    紫月心神一颤,但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专心避开玉衡、开阳、摇光三剑,而百里颢辰则对付余下四剑。他,已经是六阶幻灵师了……紫月诧异。

    见时机成熟,她快精疲力尽之际,百里颢辰道:“我数到三,我们一起!”

    避开来势汹汹的玉衡剑,紫月翻了个身,道:“好!”

    说时迟那时快,百里颢辰眼神一厉,手中掐出数道手诀,快到只能看见残影,“一……二……三!”

    幽绿妖刀似有劈裂苍穹之力,澎湃玄力击出,寒芒直刺天枢。

    “卡擦——!”这一刀,彻底将天枢剑撕成两半,从上到下,一丝碎片不留,刀口光滑至极,只有速度快到一定程度,才能做到。

    “啪啪啪!”天璇、天机、天权三剑戛然而止,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紫月也用滔天飞星斩将摇光击碎,她转头,看向百里颢辰的眼里夹杂着一丝惊讶。

    “啪啪!”两声,玉衡、开阳两剑落地。

    圆盘终于停止转动。

    成功了!紫月吃力地倒下,没有预期而来的与石头亲密接触,而是落入了一个宽阔有力的臂弯里,她躺在他胸膛上,耳边听到温柔的声音:“安心睡一觉,我陪你。”

    连续两次使用滔天飞星斩,她的确脱力。于是也不逞强,闭上了眼。

    而百里颢辰则轻轻将她放在地上,冷冷地对空气低声说话:“看够了没?还不出来!”

    等紫月醒来时,发现自己还睡在他的胸脯上,整个人都被他抱在怀里,如此亲密接触,脸色顿时红了,想要离开却发现他的手更用力了,只好问:“什么时辰了?”

    他抱得更紧一些,生怕她逃离似的,“现在是二十二日清晨,我们在地宫里过了一夜。”

    按了按太阳穴,看着眼前没有变化的景物,奇异地道:“我们怎么还是在洞穴里?”按照以往的经验,应当是会到达新的结界。

    “因为有人进来了。”他吐气如兰,话语喷薄在她耳垂上,引得她一阵发痒。

    紫月紧张,“谁?”她居然没发现这里有第三个人。

    他安抚着摸摸她的头,道:“你的姐姐。”

    只见,他白皙修长的手指微扬。

    一道绿光乍现,一名绿衣少女一咕噜滚到脚边。双手被绿色光带捆在背后,头发凌乱,胳膊上还有伤口,紫月一愣,“娄春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