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温情脉脉的互动引人吃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6本章字数:2149字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紫月愣了愣,猜想是苏洛云告诉他的,也不避讳,点头:“是啊,贞妃娘娘说,此事和对面有关。”她抬眸望了望窗外,那座倚红楼,楼外彩旗飘扬,花枝招展。

    百里颢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沉默一阵,道:“倚红楼的楼主和聚源商会的东家关系密切,而斗兽场又和聚源商会明面上有合作,再说这南风馆……”

    对面的绝色美男眉毛一紧,道,“方才那馆主,名唤龚翊岚,也和倚红楼关系匪浅。”

    紫月凑到他面前,轻声说:“据我观察,馆主提到对面楼主时,神色躲闪,有一丝畏惧,若同属一个组织,想必也是下属。”

    “分析得不错,有进步。”百里颢辰抿唇一笑,煞是好看,紫月像是忽然看到了无数粉红桃花在他身后开放。

    他戏谑道:“盯着本王看做什么?本王有那么好看?”

    “自恋狂!”紫月低吼。

    两人挨着坐,咬着耳朵正说着话,忽然门外脚步声响起,紫月抬头,便看到一道薄荷色的身影进来,就那么毫无顾忌地重又闯进了紫月的视线里,不远不近,不快不慢,刚好而已。

    瞧见紫月这般痴迷之色,百里颢辰心中不快,连带着看顾茗音也不悦起来。以前听说她好色,喜欢豢养男宠,风评极差,他以为是假的,今日见他二人对视时,目光交汇所产生的火花,他才知,她喜欢顾茗音,不是假的,他……心生醋意。

    “月,来的是,是谁?”为了显示他的存在感,他问。

    紫月这才回神,道:“是顾相公。”

    百里颢辰说:“坐。”

    顾茗音浑身一震,相公……她还这么称呼他,是了,再也回不到从前。“这位就是辰王了吧?听说你们二位有皇太后亲自赐婚,不知何时大婚?”

    百里颢辰目露骄傲,搂着娇妻,炫耀般地说:“等,等月及笄礼后,再定。”

    见到紫月并没有抗拒,顾茗音心下抽痛,挤出一个笑容:“恭喜二位。”他倒上茶,斟满三杯,“我以茶代酒,祝两位白头偕老。”

    百里自然高兴:“多谢!”仰头饮尽。

    紫月与顾茗音对视一眼,道:“承你吉言。”

    一杯青萝蔓有如毒酒,顾茗音喝得不是滋味,当初她与他谈笑对饮,将青萝蔓放在这闻音阁,就是因她愿长住此处……可如今却是他用青萝蔓祝贺她找到良人,同样是一杯茶,却是不同的情。

    到底是他辜负了她。紫月不杀他,现能来见他一面,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颢辰,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和茗音说。”

    “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

    “嗯?”紫月愕然,一般情况下,颢辰是不会拒绝她的要求,可今天怎么?瞧见他脸上的冰冷,她确实不知何故。“颢辰,乖,回头我带你去洛云家,去看看那只小狐狸。”

    百里颢辰吃味,但也深感他家丫头迟钝,那顾茗音未必能比他好,紫月能软言哄他,倒也不错,于是见好就收:“好,我,我等你。”

    “乖。”紫月摸摸颢辰的头,哄他离开,最后还亲自送他出门。见她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茗音笑得虚无:“他对你很好,值得你托付,我也就放心了。”

    沉默……

    尴尬的氛围在两人周围流转,尽管近在咫尺,却再也回不到从前。

    二人对坐,许久,紫月先开口。

    “啪!”

    一个锦盒放在梨花木桌上。

    “这是贞妃娘娘托我带给你的。”

    “贞妃?”许是被惊讶到了,顾茗音狐疑地说,“我并没有见过她。”

    纤细易折的手指放置在翠色锦盒上,也不打开,茗音只盯着紫月问:“她可有说什么?”

    紫月微微颔首:“有,她说这是她珍藏了二十年的东西,送给故人。”

    “这样啊……”他面色复杂,手指颤颤地将锦盒打开,里面放置一把折扇,“啪嗒!”折扇展开,一幅秀美的山河图铺展开来,低头看向落款:音。

    顾茗音浑身巨震。

    见此,紫月将玉佩塞进他的手里,道:“贞妃说,这两个音字,是一人所书。你可见过贞妃?她和你有何渊源?”

    “啪嗒!啪嗒!啪嗒!”

    眼泪一滴,又一滴,落在折扇上,晕染开来,折扇上的墨色逐渐消解,顾茗音浑身抽搐着,不想哭,眼泪却绝了堤……

    紫月僵住。

    许久,他努力平复呼吸,说了一声:“你走吧。我想静静……”

    罢了,紫月不强人所难,他不愿意说就算了。

    “话已带到,东西送到,算是还你赠玉的情分。”

    说完,她转身离开,走时,关上房门。

    “我们,还能做朋友吗?”隔着房门,他希冀的声音传出。

    紫月一颤,那是来自原主灵魂的颤动,她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若你告诉我销魂断骨散是谁让你下的,我们就还是朋友。”

    “销魂断骨……”他一声呢喃如春风化雨,却不知他是如何难舍这段情谊。但他仍然咬咬牙,“我不能说……”

    靠着门扉,紫月良久没动。

    “你流泪了。”百里颢辰拿出暗青方帕,替她擦干眼泪,“为什么你这么悲伤?”

    “没有。”紫月摇头,不想承认。

    但原主的感情影响到她了。

    娄紫月,喜欢顾茗音不是假的……

    ‘吾主,请镇定下来,七星元海不可废!’

    ‘知道了宵夜。’

    “洛云那里不去了,我们回家。”他搂着她的肩,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紫月咬咬唇,“不,洛云那里要去。”她记得,苑家主曾给了他一封信,那信是给她的,她知道。

    百里颢辰替她拢了拢发,温柔地在她眉心吻了一下,“听你的。”

    男子将女孩照顾得很好,将她小心翼翼地接上了马车,尽管他是个盲人,但做得比眼睛好的人强多了。

    这一幕,在南风馆里上演,无数小倌扒在门口、窗户口偷看,羡慕极了。那娄紫月也算是南风馆的常客,却从没点过他们,只喜欢和顾茗音在一起。

    谁料才一个多月过去,刚刚退了太子的婚,眨眼和辰王在一块了,没想到,他们会如此恩爱……那眼神、那动作,处处透着宠爱二字。

    而最心痛的,当属顾茗音,他拉下窗帘。转身时,望见桌上折扇和玉佩,眸光凝住,他现在想冲到倚红楼向主人问清楚,但,她到底会不会告诉他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