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枭夜和颢辰哪个好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6本章字数:2074字

    发现他们很认真地在听,苏湘儿顿了一顿,继续说:“我修为不行,只能等四长老醒来。第二天,我们决定回帝都,爹见到我们回来后,非常生气,带我们一家赶去皇宫,哪知不止是我们,娄府、苑府和夏侯府直系都在。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可昨晚回来,我二哥就被爹爹和几位长老带去宗祠,说他不配当苏家的人,还动了家法,让他跪在宗祠反省,又不让我去看,我,我……我大哥骗了你们,他也是一番好意,家丑不可外扬,我……”

    她哭了,哭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我知道,一定和你们去的地宫有关系。我只想你们去救救二哥,求你们了!”

    沉默许久。

    伴着女孩的哭诉,百里颢辰冰冷地回答:“苏府之事,我们无权过问。”

    拧眉,紫月点头:“信我拿到了,湘儿,你回吧。”但是攥紧的手指泄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你们不帮我?”

    “苏府之事,我们都是外人。能靠的,只有你,你大哥。我也相信,苏伯父只是一时的气话,不会真的要你哥的命。”

    苏洛云会被责罚,确实是由紫月引起。但其中细节,怕是问不到,苏府不会说,洛云更不会说。紫月只要记着这次,苏洛云的好,就够了。

    “可我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我从没见过他这么生气!”苏湘儿缩缩脖子。

    紫月摸摸苏湘儿的头,安慰说:“苏伯父那性子急,可苏夫人却是护犊子的,你多去求求你娘,比什么都管用。”

    “我娘说不管了。”

    “怎么可能呢?”紫月嗤笑,教苏湘儿,“姜家小姐,怎么也不是吃素的,你多说说你二哥的惨状就好。”

    “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了。”紫月眉眼弯弯地笑着,笑意里夹着一丝向往。

    苏湘儿一咕噜爬下了车子,“我去找我娘!”

    她离开后,紫月瞄了眼百里颢辰,有些不悦地说:“这小丫头好像对你有意思啊,你是不是想老牛吃嫩草?”

    “吃什么嫩草?你不比她还小一岁?”百里颢辰将她揽进怀里,头抵在她的肩头,语气暧昧,动作暧昧,“说来也真奇怪,怎么看,你都不像只有十四岁呀,及笄礼过后,你才成年,我居然喜欢你这种没身材的女人……”

    紫月嘴角狂抽:“那你不喜欢直说啊!”不就平胸吗?十四岁你见能发育成什么样?这里的男人都有病吧?

    百里颢辰见把她说怒了,心里高兴,“多吃点,回头本王请太医来,给你号号脉,看看怎么把身材调养出来。”

    “你!”紫月气呼呼地,作势要打,他却箍紧她,像是一圈铜墙似的,怎么也推不开,“无论你变老变丑,身材走样,我都会爱你。”

    流影绡被紫月移开,她想要看到他的眼睛,一双翡翠色的眸子深入眼底,直达灵魂,仿佛最幽绿的碧池深潭,“颢辰,总有一天,你会不需要它,光明正大地在世间行走。”

    “嗯……”他呻吟一声,“到那时,我才有力量,给你真正的保护。”

    “所以说,成婚什么的,再等几年。”紫月忽然说。

    “什么?你要反悔?”才昨天的事情,她就要反悔了么?这女人心海底针啊!

    “我才十四岁,有大把时光挥霍,大把美男倒追我,我为什么要守着你一个人?给我一点单身时光好吧?”紫月说着说着,就见到颢辰的眼睛绿了,好吧,他眼睛一直都是绿的,可是,为什么她有看到狼光啊!

    “啊——!”

    被扑倒了……被美男压在身下,双手被箍紧,压制着不能动弹,他欺身而下,紫月瞪大眼眸,看着瞬间放大的俊脸,马车震动的感觉放大了。

    “唔——!”被剥夺了呼吸,又吻又啃的。

    一吻情深,食髓知味……

    吃完了他还要舔舔嘴唇,紫月一阵恶心。不过,说实话啊,被吻的感觉还挺不错。

    他霸道强势地圈住她的手臂,桃花眼微勾,霸道地说:“本王要让你忘不了本王的吻。”

    “那个……那个啥,我们在车上哎,不要玩车震……”

    “车震是什么?”

    紫月脸红……

    春雨不绝,车夫尽职尽责地驾驶着马车,驶向宸王府。而马车里发生的一切,他似乎都当做没听见。而此人,不正是被派去赤渊城调查青花的暗卫吗?

    “主人,到了。”

    “嗯……”王爷的声音有些诱惑,暗卫冰冷的眼底擦出一丝异色,转瞬不见。许久,马车内传来王爷的声音,“寂,马车就一直开到明月阁去吧。”

    明月阁,王爷特意为紫月安排的住所。

    府里没有女主人,娄紫月是第一个,当然寂毫不怀疑,不会再有第二个。这个女人好像把他家主人吃得死死地。以往主子进了王府都是下车,走路进去的。而这次竟是破例……

    他替主人高兴……主人太久没这么高兴了。

    夜幕降临。

    紫月和百里颢辰吃完饭后,说了一些话,大概王爷也是真的吃醋了,一直在问顾茗音的事,而紫月则闭口不谈,总是旁敲侧击地问他和苏湘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一来一回,跟打太极似的,很快就过了子夜。

    ‘吾主,要闭关修炼,您急需突破,不可再玩了。’

    紫月在心里发愁:‘知道了,可他想赖在这里,怎么办?’

    ‘放着我来。’枭夜说。

    紫月愣住。宵夜好霸气!

    枭夜竟然从青花玉镯里飘出透明的影子,把百里颢辰和紫月着实吓了一跳。

    百里问:“你,你就是枭夜?”

    “正是,被本座惊艳到了?”枭夜一贯张扬,目不斜视。

    百里颢辰摸摸下巴,上下打量一番,眼里忽而闪过一丝妒色,却没表现出来,只阴阳怪气地说:“怪不得紫月的品味那么高,原来是你把她的眼养刁了,只可惜,比本王还差一点。”

    枭夜从没有因自己相貌被打击过,也并没有在意过这个问题,于是问向自己主人:“吾主,你说我们谁长得好看?”

    紫月刚刚想说话,结果百里颢辰突然来一句:“认真想,想好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