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你帮我刮胡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6本章字数:2067字

    “呃……这个……”紫月咳嗽一声,被两位美男逼迫着说谁好看,这不是杀她一万次么?她喜欢美不假,但不想被美所伤,“你们都没我好看。”

    此言一出,总算是摆平了他们。谁也不会生气!

    枭夜郑重其事,目光锐利地射向百里:“百里颢辰,吾主要闭关修炼,你不得打扰。”

    百里颢辰撇撇嘴,不甚在意地说:“知道了知道了,你们聊,我这就走。”原来是来轰他走的。

    四月明珠空间。

    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

    波浪般滚动着,一片花海。漫山遍野,红色的火百合热烈地招展着枝叶,一望无际。

    紫月弯腰折下一朵,六片花瓣翻出些许褶皱,紫红色脉纹清晰可见,在阳光下油光透亮,中间花心处泛出嫩黄,整朵花洋溢着热烈、奔放。

    “枭夜,你知道火百合的花语吗?”

    “不知。”

    她似是要将花凝出水来,终了道:“永远爱你。”

    “是吗?”叹出一声呢喃,似是惆怅。

    倒是叫嗅着花香的紫月愣神,敛去伤感,转而调笑:“小夜夜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叹气了?”

    枭夜苍凉的声音传入耳朵:“只是隐约记起些什么,又觉得什么都没想起来。”

    “啪嗒!啪嗒!啪嗒!”

    匕首划破手腕,鲜血落在剑上,溅起血花,最终没入星阙剑身。

    枭夜选择让紫月在四月明珠修炼,因为这里有了灵,很快就变得生机盎然,玄气十足,空间延展了十倍。但远不止此,它会随着紫月修为而变大。

    修炼不知岁月,突破不在一朝一夕。

    鲜血滴落,卷曲的睫毛挂落着汗珠,眼睛盯着悬空落在身前的星阙剑,咬紧干裂的嘴唇,盘坐在火百合丛上,脸色异常苍白,就好像病入膏肓之人。

    剑气归元,舍身蕴剑,以血养剑。

    紫月的修炼不能依靠天地灵宝,必须要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打牢根基,枭夜时刻关注着,星阙剑气霸道无比,稍有不慎,别说升级了,就连小命都不保了。

    她一出生元海就是破碎,也不知是人为,还是天生如此。但也因祸得福,得枭夜帮助,修成七星元海,能够比常人更容易吸收玄气、储存玄气,从而有越级而战的资本,再怎么痛苦、艰难,她都不会放弃。

    因为,有那么多人为她付出,她如何舍弃?

    时间过得飞快,但紫月全然不知,身边的火百合开了几次,谢了几次。

    当象征着星阙剑的小剑在元海中形成时,枭夜的声音里露出一丝震惊,依旧冷傲:“吾主,恭喜又进一步。”

    紫月唇角微微翘起:“契合度?”

    “百分之二十五。”

    她蹙眉,似是怀疑:“嗯?”

    “需等到月圆之夜,在望舒阁上,再行修炼。”

    望舒阁……紫月怔忪,倒也不多想。

    小剑在元海内运转七七四十九圈后,终于停下。

    手腕上流淌的血开始干涸,星阙剑也因饮饱了血而铿鸣出声,嗡嗡震动。

    一道金光强势进入明珠空间。

    天地规则降临,四阶幻灵师!

    绿色的玄气充盈全身,紫月感到无比舒畅,痛快地呻吟一声。

    枭夜的眼中再次显露出震惊,不可置信地自言自语:“这怎么可能……”

    当初在星阙空间内,她晋级,他可以认为是意外,可在四月明珠内同样可以。那又如何解释?

    但凡修炼,天道使然,晋级都必须在位面空间,为何她能逆天道而为?莫非她真有逆天之资么?

    不知不觉,枭夜对她的期待又上了一层。

    紫月能感觉得到他细微的情绪波动,却没有多问,而是专心巩固来之不易的修为。

    出明珠空间前,紫月去瞧了一眼紫夕,他正在沉睡,看着麒麟安详的神态,紫月觉得整个人都安静下来,刚刚晋级的暴躁之感全然平息了。

    ‘吾主,苑公子的信。’

    ‘知道。’

    明月阁,共有七层,是宸王府里仅有的最高建筑之二,听下人们说是特意为王妃所建。

    夜色朦胧,她站在七楼上,望着天际繁星与明月,隔着薄雾,视线穿越碧池,跨过浮桥,对面不正是百里颢辰的居所吗?摘星楼?话说起来,一个明月,一个星辰,他还真会取名字。

    目光隔空穿梭,不期而遇地撞上,幽绿色的瞳孔映入紫月眼中,相触之时,似有闪电掠过全身,整个人都是一颤。

    他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也不说话,只是静默相看。

    紫月能透过他的眼神看到他没来由地松了口气,心想怕是这七日未出,吓坏了他。

    对视许久,他自摘星楼飞掠而来,像一只大鹏,舒展双臂,自月光照拂下,在青砖上投下一个影子,那影子越来越近,不一会儿,迎面扑来一阵桃花香气。

    紫月呼吸一滞,腰间一紧,他抱住她,沙哑着嗓音:“你没事就好。”

    “嗯。”她轻轻呢喃,拍打着他的肩膀,眸光微凝,轻轻地说,“修炼一途,与天相争,我与旁人不同,自幼没有元海,只能后天努力,若有一日,我没能出来,你……”

    “不许说这些。”百里颢辰懂,所以才担心,他不知道她是经历了什么,才有了强大力量,但他从她苍白的脸色里看出了她这七日的付出,“你不会有事的。”

    紫月道:“颢辰,你我是修炼之人,都知道其中艰险。”

    他霸道强势,不容拒绝地握住她两只手:“下次别再把我赶走,我要陪着你。”

    啊哈?修炼他也要陪?

    幻灵师虽每日修炼,但闭关修炼与众不同,必须隔绝万物,而百里说的正是闭关,她怎么能让他在场?更何况,每逢月圆之夜,她都会把枭夜和紫夕吓出一身冷汗,百里颢辰见了,不会吓死?

    “陪练就算了,我肚子饿了,去吃饭。”紫月迅速转移话题。

    “菜已经准备好了。”他牵着她走下楼。

    “还是热的。”紫月挺惊奇的,这都子时过了,居然还有热菜,百里颢辰有心了,偶然间看到他俊朗的侧脸,心头一动,“你快去把胡子刮了,现在这样,难看死了。”

    百里颢辰怔住,摸摸下巴,“你帮我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