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夜月的师父和师兄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6本章字数:2091字

    美人月:

    在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离开这个尘世了。不必为我难过,每个人都有一死,我只是比你们走得早一些。

    在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时,就深深地被你吸引了,你在金銮殿上,不卑不亢,不畏惧强权的性子,太合我的胃口,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让我心神不属。

    娘亲和爹爹都说,大约我这辈子是没人会喜欢我了,因为我这个人太花心了,看到是个美人就喜欢……可是我见了你后,就再也看不上其他美人了。

    最后,我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因为我有求于你。

    我认识一个女人,她对我有天大的恩情,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当然,这不代表我爱她。

    若是可能,你就去见见她,听她说说话,也算是我最后的请求。当然,你见或不见,是你的自由,我已经不能要求你什么了……

    永远爱你的苑夙绯。

    紫月将信给颢辰看了,他却是冷冷地、轻蔑地、笑了一声,紧接着,重又恢复到平静:“原来夙绯也和那里有关,或许整个苑家,都脱不开关系。”

    “哪里?”紫月拧眉,苑夙绯为她而死,到底是局,还是真情?或许两者都有,但她甘愿赴局,大概,这也是布局之人最大的筹码。

    百里颢辰拿过信封,将里面的东西倒出。

    他轻轻捏起,中指和食指之间,一朵蓝色妖姬,因他释放的玄力而倏然绽放,端的是美艳无比,百花无颜色。

    “相守是一种承诺。”

    “什么?”

    紫月略微怔忪,“在我的家乡,每一种花都有一个花语,而蓝色妖姬的花语是:相守,是一种承诺。”

    “那你可就错了。”百里颢辰长发上的玉带被雨打湿,落在湿漉漉的长发上,服帖极了,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紧雨伞,将她往自己这里拉了拉,两把伞挨在一起,“蓝玫瑰,世人皆道蓝色妖姬,是蓝姬的信物。”

    “蓝姬是谁?”

    “斗兽场蓝姬,你不知道我都不稀奇了。”

    紫月一阵恍然,摸着伞柄,喃喃道:“蓝姬这个名字好熟悉,可是记不得在哪里听过了。”

    说到底,麒麟是从斗兽场流出的,那场拍卖会举世瞩目,若是今天再看,当日在场的,有倚红楼玖魅,有钦天监宋清徽,有太子百里龙胤,有辰王百里颢辰。

    “颢辰,我问你,那日你让我去拍卖会,到底有何用意?”

    百里颢辰深深地望着她。

    忽然,起风了,脑后绑住青丝的玉带飘扬起来,俊美宛如天神的面庞微微侧过去:“我是想知道,麒麟会不会认你为主。”

    紫月心头一震,“你知道?”

    “我知道。”他侧着脸,绝美的侧脸冰冷,雨打在伞上,哗啦啦地响着。

    他,居然知道,那兽是麒麟。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紫月收回蓝玫瑰和信,揣进怀里,盯着他的侧脸问。

    他面无表情,声音更冷了,“如果说,我只是好奇,你会不会信?”

    紫月摇头,表情也越来越凝重:“我不相信。”

    “还有谁知道那是麒麟?”

    “你所认识的人里,太子、宋清徽、玖魅,还有斗兽场蓝姬应该都是知道的。所以,你应该明白,蓝姬为何找你了吧?”

    “我可以不去。”紫月凝眸。

    ‘麒麟择主,择的是天下之主,在本座最遥远的记忆里,流传着一句话说,麒麟有归,一统四海。但这群凡人怎知,这四海,未必就是炫彩大陆的四海。’

    ‘枭夜的意思是……’

    ‘麒麟是祥瑞之兽,但也未必只有一头,你若是去其他位面,想见上百头麒麟都不是难事,而一统四海,整个麒麟一族都为你所有也未必能做到。’

    紫月心道:‘斗兽场既然能成为一方霸主势力,也不会为了一句可有可无的预言而为我设局……’

    ‘对,怕是里面还有隐情,有更深的原因。’

    身侧的流苏轻轻颤动,似乎受不住主人心里的怒意,百里颢辰冷冷地说:“可是苑夙绯将了你一军。他临死前,写了这样一封信,其中用意你难道不知吗?”

    “夙绯不会害我。”紫月坚持。

    百里颢辰按住突突跳起的太阳穴,“不止。”

    “什么不止?”

    “娄明珠你杀也就杀了,你却放她一条生路,惹来了麻烦。”

    “什么麻烦?”

    “所以我才让司寂司命保护你,这几天你就别回娄家了,住在王府,等解决了那几个人,再说。”

    “呃?”紫月听到他这么一说,就知道事情棘手,“很厉害吗?”

    “弃灵者。”

    “那是什么?”

    百里颢辰的太阳穴跳得更痛了,到底他这位王妃是有多么没常识啊喂!“你师父是谁?我要把他拽出来打一顿。”

    “师父?”紫月的思绪突然就被带去前世,师父,是个长得还不错的帅老头,年轻时候一定是万人迷,可是总是教他们去杀人,逼迫他们在杀戮中成长,不问对错,不问吉凶,只要有任务,他们就是一把刀。

    “他叫秦夜白,只教了我和师兄两个徒弟,他已经死了,你拽不出来了。”她语声冷冷,似乎没有多少情感。说到死时,亦是毫无波澜。

    百里颢辰刚刚听到她好像说了什么别的人?于是多问了一句:“那你师兄呢?”

    “师兄……”紫月恍惚地记起他的脸孔,骤然呼吸一紧,脸色大变。

    她忽然呆立在原地,任凭百里颢辰怎么喊她,她都听不见了,她似乎被锁定住了,怎么都做不出反应。

    “咻——!”瞳孔皱缩,忽然见到一颗子弹自枪膛里射出,穿破暴雨,伴着惊雷,就那样直接穿透胸膛。

    血,瞬间染满了她的衣服……

    是他!师兄开的枪!

    嘭——!

    她倒下了。

    她弥留之际,死死抱住怀里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

    师兄拿走了她怀里护着的东西,那是……

    那到底是什么?

    月光石?月光石?月光石……

    紫月终于想起来,猛地睁开眼,“四月明珠!”

    “你终于醒了!你知道你昏迷了多少天吗?”一醒来,就看到百里那张焦急的脸,还有熟悉的天花板,粉嫩的窗幔,古朴的梳妆台,画有莲纹的墙壁,“颢辰!我想起来了,师兄他拿走了四月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