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又一个被她戴了绿帽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7本章字数:2068字

    娄紫月正颤抖着手,拿着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眼睛湿漉漉的,尽是惊恐。

    小倌们吓得看好戏的心情全没了,大气不敢出一声。

    “别激动!”苏洛云也是吓得呀,冷汗蹭蹭往下冒,努力让自己平稳声线,“把刀放下,伤了自己怎么办?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你爷爷回来了见不到你,你想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似是戳到了她的痛处,娄紫月哽咽起来,反而更加激动了,手里的匕首划拉出一条细线,血痕出现:“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这娄府,这南风馆,都想要我死,你们谁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绝望、颤抖、恐惧、死亡……充斥在这个女孩身上,她是真想死。

    百里颢辰握紧双拳,他像是被隔空了般,没有人敢站在他身边看热闹,因为他无形之中散发出的冷气,叫人受不住。

    “娄紫月!你特么的敢动手试试看?”

    正值苏洛云和娄紫月僵持不下时,郁今歌一声爆吼自门外响起,引起了所有人的注视着震惊。

    紧接着,在众人提心吊胆的目光下,看不出他的动作,只感觉一道影子划过在眼前划过,再看时,他人已经瞬步至娄七小姐面前,一把抢过了她手里的匕首。

    “啪嗒!”匕首落地。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许久众人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顿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但紧接着,他们都目露震撼!

    苏洛云也能做到,但他怕娄紫月一个不小心就划一刀下去,伤了自己,所以才畏首畏尾,可郁今歌只是她见过一面的人,二人的关系怎会熟稔到连他也插不进去?

    就在大家松了口气,疑惑不解之际,郁今歌脑子里想的却是,这女人想死也别把他的肉身给毁了啊!要是破相了怎么办?虽然她死了她就能回去,可怎么也要让他们俩见个面,再死也不迟!

    “娄紫月,我把人给你带来了,你们有什么事要讲,就赶紧讲。”说着,根本就没等大家回神,郁今歌不知从哪里把顾茗音拽了过来,交到娄紫月的手中,“讲清楚了再去死。”

    真毒啊……小倌们冷汗直冒,这南风馆一座阁楼连着一座,隔音效果又不好,关着门窗大家都能听到那位紫衣美男的话。

    这男人可真暴躁。

    讲清楚再去死……你当她还是那个废物呢?她现在可是宸王妃啊!当着辰王的面说这些话,是不是胆儿太大了?虽然他很懦弱,但是是个男人都似乎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跟别的男人走吧?

    “今歌……谢谢你。”娄紫月浅浅道谢,却是一双明眸闪过泪水,深深望进郁今歌的眼里,似有千言万语。

    吓死人了,那娄紫月竟然说谢谢……小倌们快被吓破胆了!都下意识地偷偷瞄了眼辰王,他还真的无动于衷……

    顾茗音咫尺之遥,这两人的眼神互动他看得格外清楚,那不是什么男女之情,或许是亲情更多一些,亲情?

    郁今歌摆摆手,眼中似有不忍和亏欠:“你我之间,说什么谢谢。”

    “茗音,我有话和你说。”娄紫月看向顾茗音。

    后者一愣,忽而满心雀跃,她,那个熟悉的她,又回来了……

    娄紫月就这么当着她的未婚夫辰王殿下的面,当着一众偷窥看好戏的小倌们的面,当着苏洛云和郁今歌这两位美男的面,堂而皇之地进了闻音阁,而且是拉着顾茗音的手,一刻也没有松开,握得紧紧地。

    十日前,辰王可是和王妃那般亲密恩爱呀!

    如此清晰地打脸,当着辰王面打脸,他们都下意识地去看辰王,可辰王还是什么都没说,冷冷哼了一声后,转身便走。

    也许是辰王看不见?所以才没有发作?

    也许是他知道了,也不敢发作?

    也许是他明知王妃出轨,也默许了?

    总之,辰王懦弱、怕王妃,被戴了绿帽子的谣言又传开了。而故事的主人公何其相似,只是从太子变成了辰王而已!且看皇家如何应对这样一件荒唐事。

    夜幕降临。

    酒肆飘香,这里是城里最偏僻的角落,没几个人,只有一个小摊子在巷尾处,老板是个憨厚的老头儿,他穿着洗得发白的粗布衣裳,布满老茧的手指正添着几把柴火,烫好了一壶酒,端来给现下唯一的客官。

    “都子时了,小店要打烊了。”

    那酒鬼只顾着埋头喝酒,取出一沓金票,烦躁地说:“够了吗?”

    老头瞪大眼珠,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这一沓钱,能买他这十个铺子了,倒也实诚,只拿了一张,其余的就留在桌上,“小伙子,你年纪轻轻的,就喝这么多?有心事?”

    他不回答,咕嘟咕嘟仰头灌入喉管,火辣辣的酒滑入肠胃,心中麻木,眼角眉梢都是悲伤。

    月光落下,照在他俊美绝伦的脸庞上,只是那双眼睛空洞无神,像是最大的败笔,猛然刺痛了老人的心,“你心上人可是嫌弃你眼睛不利索,才不跟你的?”

    “不是。”

    “那她心里有别人了?”老头试探着。

    他说:“她心里没有我。”

    有门,果然是一个失恋的青年,老头心里想着赶紧回家见老伴,于是劝说,“感情这种事。不可强求。喝多了也无用,醒来同样痛苦。”

    “可我付出了那么多,她竟是一点都没有感动过吗?”他迷茫地问。

    “年轻人哪,感动不是爱情。”

    “以前我以为只要对她好,宠着她,护着她,总有一天,她的心是会被焐热的,她会看见我,可为什么,为什么!她的眼里从来没有过我,她难道一直爱的都是那个人吗?那个我连见都没见过的师兄?我在她心里,连顾茗音都不如……”百里颢辰气得扔掉了酒坛子,卡擦卡擦摔了个粉碎,“老板,再来一坛!”

    坛?老头真的去端了一坛酒上来,放他面前。

    ‘娄紫月!你到底是有胆子还是没胆子?快上啊!’

    郁今歌按住暴跳的太阳穴,枭夜是不是也中了绝情蛊的毒了?说话的方式都变了。还她一个冷静淡漠的枭夜君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