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霍九心得知他的死讯夺门而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7本章字数:2064字

    见大家落座了,百里祈安就说:“哎?还叫安王做什么?咱们虽只有几面之缘,但一见如故,叫我祈安就行。”

    “好,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祈安大哥。”他虽不知曾经的郁今歌是什么样的,但是能和百里祈安做朋友,估计他本人也不会是阴冷之人。再者,郁今歌刚刚从白虎国远道而来,彼此都不熟悉,他也不怕漏了陷。

    小二上了热气腾腾的早点,百里祈安细心地把门给关上了。

    “霍郡主,这些点心可好?”郁今歌对她是越看越好奇,红衣烈焰,一身戎装,简直是帝都里的一股清流。

    “没我们赤渊城的好吃,不过也凑合了。”红衣女子手腕上各戴着一个手链,链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铃铛,她下意识地晃晃铃铛,“今歌,本郡主见到你后,就感觉一天的坏心情都跑了,你也不要喊我郡主郡主的了,和祈安大哥一样,叫我九心吧。”

    “这,这不好吧?郡主的身份尊贵,我……”

    “婆婆妈妈的像个什么男人?”霍九心不悦地摆摆手,皱起眉毛,“你再迟疑,我就不吃你的东西了。”

    郁今歌噗嗤一笑,发现百里祈安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便知她天生随性而为,率性天真,“好好好,九心郡主。”

    她佯装生气,“还是郡主!你就不能把我当成普通人吗?”

    郁今歌按住暴跳的眉心,郡主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哪,怎么这么客气?他试探地唤了一声:“九心?”

    “嗯嗯!”许是很受用,霍九心开心地翘起唇角,“还真别说,这十六酒楼的早点还真不错。”

    正吃得兴起,百里祈安忽然说:“我刚刚好像听说六弟也来了?”

    “辰王吗?”霍九心的眼珠子提溜一转,“夙绯那小子是不是也来了?怎么不早说呀,走,我们去看看!”

    忽然,有什么不对,空气冷凝了下来。

    霍九心觉得哪里不对,但一点儿眉目都没有。

    “他……”百里祈安顿了顿。

    看见他那表情,霍九心愣住,强烈压住内心的不安。

    百里祈安犹豫着,还是略略惊讶:“你不知道夙绯的事吗?”

    “什么事?”霍九心狐疑。

    百里祈安心头讶异更甚,她竟然不知道?要说谁最关心最在意苑夙绯,该是霍九心哪,这,这让他怎么说?

    霍九心冷声道:“说话。”

    融洽的气氛一下子降到冰点,今歌的心也跟着沉到谷底。

    百里祈安知道,霍九心和他都是看惯了生死,铁血征战沙场之人,他若是不说出来,霍九心出了这个门,也能打听到,若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她或许会好受一些……

    于是,他看着她的眼睛,直白地告诉她,“他走了。”

    “走了是什么意思?”霍九心不大能理解那两个字眼的含义,她觉得自己听错了,希望再听一遍。

    “他……”百里祈安想到那个嚣张玩世不恭的朋友,突然离世,内心同悲,但记忆只停留在儿时,很模糊,然而对于九心来说,还是很不一样的。

    “离开这个世界了。”

    “啪嗒!”夹着小笼包的筷子落下。

    霍九心豁然起身,不可置信般地睁大眼珠子,清澈的明眸中闪过一抹泪光,陡然间,眼泪如决堤一般,滚滚落下,无声……

    “不好意思,我先离开。”霍九心夺门而出,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知道,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没有人告诉她,没有人,到底是谁压住了消息……

    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郁今歌怔忪地站在原地,看着她跑远,那一刻,他百感交集,原来一个人死后,会有人为他哭,那才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财富。

    不知师父师兄可曾为夜月哭过?

    百里祈安以为他是被郡主惊吓到了,解释说:“她刚刚失去了挚友。”

    “嗯……”他缓缓点头,目光略略呆滞,他忽然不想一个人了,想找个人陪陪自己,于是仰起头,口吻略显僵硬地对银色劲装的男人说:“祈安大哥,今晚陪我去一趟斗兽场吧。”

    “这么巧?”百里祈安目光里流出惊喜之意,隐隐有些狂热,“龙胤也邀我去,岂不是正好?”

    郁今歌皱眉,男人们都喜欢血腥杀戮的东西哪,看来百里家的皇子们都喜欢往那里凑。不过听到百里龙胤也在,心中不免无趣,但他现在不是紫月,拒绝反倒没了理由。

    “也好。人多,热闹。”

    斗兽场,还怕人多吗?

    这时,楼下,那位名唤楚峥的说书人到了,刚刚一出口,一瞬间就将人的心给提了起来,整个十六酒楼热闹了,不时地讨论着娄紫月和南风馆的恩怨情仇。

    郁今歌和百里祈安两个男人坐在一起,不免无趣,倒是安王听说隔壁辰王和苏家兄妹也在,刚好过去打个招呼,本是让邀郁今歌一起,谁料他却淡淡地自嘲:“我和辰王昨夜有些过节,他现在正想杀我呢,我可不自讨没趣。”

    “我六弟的心思最难猜,不过却是个善良的人,你怎么惹了他了?不如我替你说说情?”想到那个人的死,他觉得应该对朋友好一些,珍惜每一段感情,每天都要认真活。

    郁今歌苦笑着说:“只不过是知道他一些秘密。”

    “那你可惨了。”百里祈安笑了笑,以为他在开玩笑,没管那么多,直接出了门右拐,郁今歌能听见他敲开了门以及苏湘儿关门的声音。

    百里祈安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和大家打招呼后,见没什么乐趣,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就把郁今歌说的事给招了出来。

    “他真是这么说的?”百里颢辰摸着怀里的狐狸,神色莫变地问。

    “嗯,你们是没见着那小子满眼无辜的样。”与他相处久了自然知道,百里祈安为人豪爽,不拘小节,“我是真好奇,不知六皇弟到底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让他连见都不敢来见一面?”

    百里颢辰眉心一紧,他真的看见了……

    苏湘儿不知他们打什么哑谜,糊里糊涂地。她二哥却是想到了什么般,手指因为太过用力握住什么而微微泛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