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成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8本章字数:2039字

    “可能是我自小在山里长大,它见我比较亲切吧?”今歌随口胡诌。

    向蓝姬告辞后,他们一行三人,再拉上百里颢辰,就浩浩荡荡地往十六酒楼去了,竟然有回了“天”字雅间。

    郁今歌按下内心的波动,装作打趣说:“要是苏二公子知道我们背着他喝酒,也许会生气的。”

    “他一贯好脾气,不会计较那么多。不过我听说……”百里祈安右手手指轻轻捏起酒杯,意味深长,“那日他也在地宫,何不趁着今夜,把他找来,问清楚呢?”

    霍郡主想答应,可被人打断了。

    “喝酒就是喝酒,有什么好问的?”郁今歌凑了上来,“你们说的地宫到底是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百里祈安和霍九心对视一眼,这时才惊觉郁今歌在场,他和苑夙绯并无交集啊,霍九心拍开一坛子,手腕间的铃铛响个不停,道:“好!我们今晚就喝酒,什么都不说!”

    他一口气喝了一坛子酒,霍郡主才肯放过他。

    醉得脸色微红的郁今歌瞥了眼正装傻的百里颢辰,道:“辰王,今天太子他们说了些不客气的话,你心里肯定不痛快,也喝几杯,消消气吧。”

    “嗯。”百里颢辰点头,接过他端来的酒杯,忽然低低地笑出了声,令醉醺醺的郡主投来讶异的目光,“昨夜我说了什么,希望今歌不要在意。那都是我……胡说的。”

    百里祈安目露欣慰,拍拍今歌的肩,“我说了吧?我六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你们互相道个歉,这事儿,不就结了吗?来,喝酒!”

    众人笑,唯有郡主不知是什么事,问了百里祈安才明白过来。一时之间,笑意融融,只是不知南风馆,可有如此笑声?

    闻音阁。

    一对喜烛噼啪燃烧,一对璧人坐在床沿,紫月忽而望向月亮,略略出神,这里本是曾经她日日夜夜用来逃避的地方,可是今夜,她就要真的拥抱自己所爱,像人们谣言里说得那样,春风一度了吗?

    那样遥不可及的梦,那样的不真实。

    可是,攥在手里的,便是他的手。

    有温度,是鲜活的,是她想要的!

    “茗音……我……”她的脸烫得厉害,想到今夜即将发生的事就把衣角攥得死紧,一抬头,就看见了熟悉无比的俊颜。

    “怎么手这么凉?还在发抖?”顾茗音抓着她的手,面色担忧地问。

    她颤抖着手指触碰上他同样发烫的面庞:“傻瓜,我是高兴,高兴。”

    “高兴,我也高兴!”他笑得从未有过的灿烂,搂住她,“我做梦都没想到我能和你走到一起!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保护你一生一世。”

    “嗯……”娄紫月依偎在他的怀里,笑得幸福迷离。

    她知道,她的时日无多,今天,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她也要做,从未做过,从不敢做的事。

    今夜的喜堂,就是她从不敢做的事!

    她娄紫月这辈子都在伪装、受人欺辱,到死都没有拥有过谁,得到过快乐。但是此刻,顾茗音的存在如此真实的,她才明白,纵使他是有隐瞒,可他也是唯一在乎她的那个人。

    红色的锦服代替了他一直穿在身上的薄荷色长衫,在喜红的烛火下衬得他面如冠玉,毫无瑕疵的脸孔上,画上最精致的妆容,他胆战心惊,他怕这一刻会消失,所以一刻也不曾移开她的脸。

    她何尝不是如此?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两人同时一怔,紫月道:“没有高堂,就对着天地拜一拜吧。”

    于是,他二人便对着门拜了一拜。

    “夫妻对拜。”

    这一拜,到底。

    “自此,我们就是夫妻了。”娄紫月深情道。

    顾茗音替她拂开滑落的发丝,说:“同甘苦,共患难。”

    喝过合衾酒,吹灭喜烛,两人躺在床上,却是什么事都没做。

    紫月才是想起了他曾经说过的,对女人没有兴趣的话来……微微一怔。

    “茗音,说说你的故事吧,为什么……”

    那一刻,顾茗音全身立刻绷紧,这是他最敏感的地方,这件事只有魅主人知道,但,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他必须告诉她,她有权利知道。

    “你不想说吗?若是很痛苦的过往,那就不说了……睡吧……”紫月轻声软语地安慰。

    睡在她枕边的男人,深吸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道:“不,我告诉你。”

    紫月撑着脑袋,侧着头望着他,月光透过窗户纸,射了进来,微微能看见他完美的侧颜,她就这么看着,听着,听到动情时分,不禁落下泪来,也毫不自知……

    “我有记忆以来,就住在兰花镇上,那里以种植兰花而闻名,我被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寡妇收养,她对我不好也不坏,却总是用一种奇奇怪怪的眼神看我。”

    “那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在南风馆,我第一次在客人脸上看到那种眼神时便知道,她养我只是为了让我做她的小男人……”

    平静、内敛,却让紫月听出了别的什么,她右手微微握拳,放在心口上,绷着一张苍白的脸,心疼……

    “她姓顾,我就跟着她姓顾,我出生时,身上留着一块玉佩,上面刻了一个音字,所以她给我取名顾音。”

    茗音……那么茗是谁取的呢?

    “我曾无数次问过她,我父母的事,她含糊其辞,问多了,她就打我,一直到打到我不敢再问了。”

    “我十三岁那年,她说我长大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懵懵懂懂地就办了婚礼,那天夜里……她从后面推倒了我……”

    他说不下去了,大睁着眼睛。自从那以后,他就对女人再也没有了……

    她躺在他的身边,能通过并不平稳的呼吸想象出他的恐惧。

    十三岁懂什么?人还没长大呢。不论过去多久,这样的回忆,都是噩梦,永远会记得。

    紫月抓紧他的手,他想逃,头也偏向另外一边,可她不会让他逃了,她说:“我们拜过天地了,你是我的丈夫,你想逃哪里去?面对恐惧我们只有一种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