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你是男人我也娶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8本章字数:2161字

    “那就是直面它。”

    他浑身一僵,似是没有想到这句话会从她嘴里说出来,好像自她醒来后,就变得勇敢了。

    “就像你今天所做的吗?”他双眼无神,喃喃自问。

    “是的。”紫月点头,深吸一口气,握着茗音的手更紧了,“我这条命算是到了尽头,可我也想给活着的人找一条出路,将我未完的事做完。”

    他别过脸去,任由泪水淌过,可再如何压制,都克制不住肌肉的抽搐。

    许久,他才平静下来:“紫月,你今天做的事很勇敢,我为你骄傲,可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帮不了你。是我没用。”

    她用力地抓着他的手,十指相扣,像是在诀别一般,泪如泉涌,“茗音,答应我,在我走后,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

    只是一点儿的月光,顾茗音就能看到她眼角的泪流淌下来,亮光反射到他的眼睛里,“你放心好了,我还有事没做完,岂敢轻易言死?”

    当娄紫月告诉他真相时,他没有生气,反而很欣慰,很欣慰他有重来的一次机会,很欣慰那个口口声声说不能原谅他的人不是娄紫月本人。

    “第二天,我杀了那个女人。”

    声音愧疚、恐惧、愤怒、震颤……

    紫月一怔,他十三岁时就杀了人吗?

    “我逃到了帝都,饿得半死,就差一口气了,倒在了倚红楼门口,是魅主人牵起我的手,将我救了回来,之后我就在南风馆待了整整三年,一直到现在。”

    紫月怔忪,抹干自己的泪水,忍着抽噎声,嗓音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原来你在这里,就是为了报恩。可三年的时光,足够你还清她的恩情了。”

    “不,不够……”他无比愧疚,黑暗里,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清雅虚无的嗓音掺杂着无数颤音,显示着它的主人正极度不稳定,“当一个人绝望到想下地狱时,有一个人拉他一把,纵然只是个馒头的恩情,那都是一辈子的光明……我不能为了你背叛她,终究是,我害了你。”

    娄紫月突然哂笑:“不,我该谢谢你,你让我解脱了。”

    顾茗音浑身一颤,他豁然转头,终于正面看向她。

    一双明眸似乎是不可置信,而紫月却是压抑到极致,只剩下平静的诉说。

    “真的,我曾有无数次想自杀,可都没勇气,我出生就是个废物,每个人都可以骂我想要我死,曾经有爷爷疼我,可他能护着我一辈子吗?他半年前去了东海再也没回来过,我后来过得可是人过的日子?我装疯卖傻能一辈子吗?”

    “她就比我做的好……我羡慕她,也疼惜她,她也是个苦命人,却有好运气……”

    “总之,一切都是命。”

    “我把死亡当解脱,我爱你,所以请你好好爱自己。”

    说罢,她一吻印上。

    冰凉的唇瓣刚刚触碰到一起,似是点起了火焰般,两具躯体猛地燃烧起来。

    喜红的纱帐之下,缠绵、暧昧……

    娄紫月将自己全部的痛苦都说了出来,顾茗音同样将折磨他一辈子的往事告诉了她,也许是因为老天爷都不忍心拆散这对苦命鸳鸯,成全了他们,做一夜夫妻。

    而郁今歌本人则浑然不知,他昨夜喝多了酒,索性就睡在了雅间里。

    感觉到脸上有什么东西,郁今歌豁然睁开眼,拳头握紧,即将要出拳的刹那,他看见是一只狐狸举着爪子正抓着他的脸挠痒痒,才是不着痕迹地松开手。

    抱着白狐的百里颢辰状似无意地从他的右手扫过,好像并不在意,问:“睡得还好吗?”

    今歌将身上的锦袍扔回给百里颢辰,扶着额头,皱眉:“头好晕啊,昨天又喝多了?”

    他接过衣服:“嗯。”

    “他们呢?”

    “二皇兄和霍郡主一大早就醒了,据说是去南风馆了。”百里颢辰非常无辜地告诉他。

    郁今歌的脸立刻就绿了。他挡了昨天,就挡不住今天,他怎么时时刻刻都要提防他们啊?

    正要开门,忽然手上一重,郁今歌看向抓住自己胳膊的百里颢辰,只见他神色别扭地说:“你还是别去了。”

    “为什么?”

    “尴尬。”

    “尴尬的是你吧?”看着那两个人在一起恩恩爱爱的,然后被别人笑话说戴了绿帽子。

    百里颢辰忽然想看他得知消息后会是什么表情,所以他说:“不止是我,还有你。”

    “我怎么了?”

    “你确定想知道?”

    他越神秘,今歌就越想知道,皱眉,利落地问:“你什么时候这么痞了?快说!”

    “昨夜我派去保护娄紫月的暗卫回来报告我说……”

    “打住!你一直跟踪我?”

    “假如是你本人的话,你一定发现了。”

    “那倒是。”郁今歌很受用地点头,“然后呢?”

    百里颢辰十分淡定地说出了个秘密:“娄紫月昨夜和顾茗音……成亲了。”

    天雷滚滚……

    ‘宵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枭夜的声音好像是刚睡醒,懒洋洋地,半天才回答:‘吾主,您又没问我。’

    ‘那好歹也是我的身体啊!她就这么给,让人给,给糟蹋了?’郁今歌只觉得自己比吃了一千头苍蝇还难受。

    ‘我看顾茗音那小子还不错。’

    ‘又不是你被……!你怎么不告诉我!’

    ‘吾主,不过是个肉身,以后会有更好的。’在他看来,人类的躯壳很脆弱,他家主人要想突破,必须冲破此时的桎梏,用灵气凝练出属于自己的身体。不过他好像说什么,他家主人现今是听不进去了……

    ‘滚!’郁今歌快要气得暴走了,小宇宙说要爆发就要爆发了。

    “淡定,淡定……”百里颢辰按住他的肩膀,十分十分认真地表白说,“假如你一直是男人,我也照样爱你,照样娶你,照样照顾你一辈子。”

    郁今歌甩开他的手,对着他咆哮道:“百里颢辰,你是来添堵的是吗?你都知道了,你干嘛不阻止?”

    被他这么一吼,百里颢辰的气势全部被吼掉了,弱弱地说:“这不是,这不是……娄紫月吗?我以为你知道的……”

    今歌怒。

    很快,枭夜不怕死地来了一句:‘吾主,您好像不止有一个男人,您有必要这么紧张吗?’正因为他是剑灵,他不懂人类感情,所以才特意翻了她的情史,发现她以前不只一个男人,因此觉得娄紫月嫁给顾茗音,主人应该不会那么大火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