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章两对情侣相见相恨相爱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8本章字数:2157字

    “吁——!”

    “吁——!”

    郁今歌回眸,正看到,两辆代表着不同身份的马车,从两个方向驶来,刚好停在了郁今歌的面前。

    在郁今歌左侧的马车,富贵奢华,大有一副要将整个帝都比下去的气势,月牙白配上龙纹的漆将马车装饰得徐徐生辉,娄府和东宫的护卫们簇拥着,将主子迎下来。

    先下来的那名男子,身穿一袭月牙底、金色龙纹边的锦袍,大气中平添几分威严,端的是仪态万千,也是任何女性都不能抵挡的诱惑,此人,太子百里龙胤。

    跟着他下来的女子肤白貌美,正值青春年华,穿着一件桃红锦袍,外罩一淡粉色长衫,甚是美艳逼人,一种油然而生的优越感,将她的贵族小姐气质衬得无与伦比。她正是,娄府的嫡长女,娄夏菲。

    他们两个一同抵达娄府,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些什么来。

    然而……

    此时此刻,南风馆那粉雕玉器、风情万种的马车,就显得格外招摇了!宛如一根倒刺刺入了某些人的心里,叫他们想忘也忘不掉。

    娄家七小姐和南风馆头牌小倌,一前一后,在车夫的帮衬下,下了马车。

    娄紫月的纤纤玉手轻轻搭在顾茗音的手腕上,他们互相搀扶,走上台阶,两人目光相触间,偶有柔情划过眼底,让旁人艳羡不得。

    两对情侣,琴瑟和鸣……

    可这气氛,甚是诡异。

    而此时除了护卫,只有郁今歌一个外人。

    郁今歌望了望两边,兀自往右迈步,连忙迎了上去,敏感的他闻到一丝血腥气:“紫月!你受伤了?”

    被无视的太子和娄夏菲面露沉色,所有护卫们也都露出一副紫衣小子真没眼力的神情。

    “今歌,不碍事的。”她喊着他的名字,好像这样就能多出什么来,忽而转眸望向深情款款、面色悲伤的男子,“茗音,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回吧。”

    顾茗音并不执意什么,只是淡淡地说着:“那你好好照顾自己。今歌,麻烦你了。”沉郁几何、唯有自知。

    当顾茗音转身离去时,忽感手上一重,他抬眼,是郁今歌,他极为认真地看着自己,说道:“放心。”

    千言万语,只此两字,彼此都懂。

    顾茗音发誓,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他这般认真地看过自己,褪去所有凌冽,只余下一丝淡薄和埋葬在灵魂深处的愧疚。

    “七妹?”娄夏菲像是特别忌讳般,瞥了眼远去的南风馆马车,走到紫月身旁,低声问去,“你怎么和他在一起?你在他身上吃得苦还不够吗?”

    直到望不见马车的背影,娄紫月才是转身走进门去,至始至终都不再发一言,目不斜视,直接忽视她的嫡姐,这等嚣张,可真的世间少有,护卫们都吓了一跳,但也没谁敢阻拦住娄七小姐。

    当着太子和下人的面,娄夏菲觉得被驳了面子,气急攻心:“娄紫月!你这是在给娄家抹黑!当着太子的面,你也敢无视我,也敢和南风馆的小倌亲热?你当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众人吓得哆嗦,娄小姐要发火了,她的怒火可是出了名的难消,甚至有一回杀了三个奴婢才让她消了火,正在大家暗自替娄七小姐默哀之时,她忽然转身。

    “我不把你放在眼里又如何了?”凌厉的冷色眸子里恍如一团白色的烈焰在燃烧,纵使病入膏肓,她也不想让人看出她的虚弱,“我娄紫月想和谁在一起,要嫁给谁,都由我自己决定,纵使是太后赐婚,我也敢抗婚,大不了就是一死。”

    门口的护卫们都倒抽一口冷气,嘶——这位正主儿到底是不是娄紫月啊?竟敢当着娄府嫡女的面说这种话,竟敢在太子殿下面前说抗婚……

    “你当我还是任由你欺负的那个娄紫月?我的未婚夫是辰王殿下,我的母亲是娄如婳,我的父亲是紫坤,我的爷爷是娄泽天,你哪点比得上我?”

    震撼!

    所有人的灵魂都为之一颤。

    绝对的气势碾压!

    一字一句,不是假话,比真金还真!

    她说的每个名字,都能让人的心尖震颤。曾经忽视的事实,现在想来,娄紫月的身份绝对压娄夏菲一头。

    她的话让人挑不出任何错处来,那娄夏菲再如何嚣张,同样是嫡女,可也还是矮了娄紫月一截……因为她到现在还没有像样的名分,纵使有太子撑腰,她也没得到太子妃的头衔!

    而太子妃的头衔,正是娄紫月当众退婚,给太子的一击耳光!

    百里龙胤的面色冰寒,阴鸷的眼里剜出了刀子,似是要凝结成冰,将娄紫月那张脸洞穿来。

    娄夏菲气得面色涨红,双拳握紧,呼吸急促,她堂堂娄家嫡长女,何时受过一个废物的气?她好心好意想要维护娄府的声誉,她竟是……可是,现下并非发怒的好时机,太子在此,她绝对要忍住。

    她忍着几乎将魂魄震碎了的怒意,挤出笑容,“太子殿下,七妹自小就被娇惯坏了,我会好好说她的,您犯不着和她动怒不是?能陪我进去走走吗?”

    还处在震惊当中的百里龙胤,忽然听到这个女人的话,一时之间没有回神。

    “卖笑的女人……”郁今歌冷冷地说了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足够让王爷和娄夏菲听见了,当即令夏菲脸色怒窘,尴尬到极点。

    “不了,本王还是不打扰你们姐妹相聚。”薄薄的唇瓣溢出冰冷的话语,身穿月牙锦袍的男子大步离去。

    娄夏菲心中钝痛,十指攥紧衣角,“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若你胆敢欺负娄紫月,娄明珠便是你的下场。”

    “明珠……你!”娄夏菲杏目豁然圆睁,“明珠怎么了?”

    郁今歌笑得邪性无比:“娄府嫡女如此聪明,怎会不知她如何死的?”

    他大步进了府,娄夏菲喊道:“站住!”

    “太子,去哪儿?”

    太子并没有应答。

    骑马来到马车旁,管家又多询问了几遍,还是无果,他思忖片刻,索性让车夫绕着东城跑。

    坐在马车里的百里龙胤心情复杂至极。

    正妃之位多年来空悬,就是为了迎娶娄紫月,现下他们早已没了婚约,他多年来的愿望实现。原本今日是和娄家长辈见面,面谈与娄夏菲的婚事,可是当他再次见到娄紫月时,一切都不同了……

    原本打算对娄夏菲说的话,忽然说不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