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章需要多久让恨成爱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8本章字数:2043字

    他看见顾茗音和娄紫月亲密时,他会吃醋。

    他看见她怒斥娄夏菲时,眼里潋滟着的那道凶光,他的心神都被吸引进去。

    他听见郁今歌嘲笑娄夏菲是卖笑的女人时,他恍然大悟,原来别人都看得清楚,唯有他一人被蒙在鼓里。

    娄紫月才是那个蒙尘的珠玉。

    原来,当一个人在你心里占据了很大位置,哪怕那个位置包含的感情是恨,可一旦占据得太多,你便没有了其他选择……

    需要多久,恨才能变成爱?

    可是,她已经忘了自己……

    隐隐传来悠然的栀子花香,非但没有安神功效,反而叫他心神俱裂……

    “嘭——!”一拳打在窗框上,血自五指缝里流出,疼痛令他清醒过来。

    “太子?”

    “无事,回东宫。”沉冷镇静的声音传出,只有他自己才能发现,他用了多少努力,才没有发出颤音。

    “夜月,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望着她欲言又止的神情,顶着郁今歌那张皮相的夜月暗暗定了定心神,端着鸡蛋汤上来,稳稳地放在桌上,抬眼,对面色紧张的娄紫月说:“假如是坏事,吃完饭再说。”

    “不是坏事,是好事。”

    “哦?”那她为什么还一副死了人的脸?夜月给她和自己各拿了一双筷子,“本公子亲自下厨,不知合你胃口不?尝尝看?”

    扑哧一笑,“本公子?你不是和我一样,都是女孩吗?”

    “可我现在是穿在这个男人身上呀。”他邪魅一笑,“本公子这张脸,可是迷倒了万千女性呢,就连慕容家那位,也好像被我迷晕了。”

    娄紫月大笑:“哈哈!夜月你就是投错了胎!真该做个男人!”

    “别笑了,再笑都是一脸血……”娄紫月心口那一刀是谁插的,夜月猜出来了,所以说啊,疼还是自己受着比较好,“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这一刀,是霍郡主插的,让我不要找她算账?”

    “猜出来的?不错。”紫月笑得更加迷离,但夜月看出来了……远不只这点。

    娄紫月、夜月,这两个人还能以这样的方式对话,简直是终极人生所不能,千百年修来的缘分恐怕也不够!

    “夜月的饭做得这么好,是谁教你的?我可不会做饭哪。”

    “夜月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你会和辰王在一起吗?”

    “夜月你什么时候成婚哪?可惜我不能来参加你的婚礼了,不过你可以烧纸钱给我,在我坟前倒一杯喜酒就行。”

    “夜月,你别难过啊,生死有命,能多出两天时间,我已经很知足了。”

    “夜月……我会想你的……”

    “夜月,假如我到了冥界,冥王大人收我做个官,也许还有相见的一天呢。”

    “好疼……”

    “痛死我了!这是什么剑?硌得慌!”

    “七星元海……听起来很霸气,但你一定要知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要少做啊……”

    “夜月,你就是忍着这么大的痛苦修炼的吗?我心疼你。”

    “下辈子,让我变成男人,照顾你吧!”

    “夜月……”

    “夜月……”

    “夜月……我……”

    好久好久没有人喊过她的名字,今天,有两个她最亲密的人这么喊了。真是奇怪,枭夜怎么不说话?

    娄紫月一边说,气息一边微弱下来……

    “忘了和你说一件最重要的事了。”娄紫月虚弱的声音传来,可能下一秒灵魂就会散去……

    可是她的存在感仍然很强。

    夜月怔愣,一瞬间将她的心悬起。

    将娄紫月抱上了床,给她拿了个软垫靠着,好让她舒服一点,剑气最盛的十五月圆之夜,到底有多痛,她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昨日……”紫月说。

    “昨日……?”夜月柳眉微蹙,无语地嘴角抽搐,“我知道,你和顾茗音上了床,成了亲,我接受!”谁叫身体本就是她的?她不接受也没辙!

    “嘿嘿……”娄紫月笑得满眼狡诈,“对不起啊,没经过你同意就……”

    夜月替她拢了拢她散落在额前的发:“没关系。”

    “昨日……”

    还有?夜月的手一顿。

    娄紫月那双漆黑如墨的瞳孔里忽然散发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光芒,涌起一股莫名、名为勇气的东西。

    “昨日我见了蓝姬。”

    夜月呼吸一滞,望着她的眼,等待着她的话……

    “蓝姬说,让我签一份契约。”

    夜月僵住,摁住暴跳的眉心,按住想要杀死蓝姬的冲动,继续问:“什么契约?”

    “关于神兽的契约。”

    “神兽?”

    紫月眨眨眼,费力地抬起手指,与她十指交扣:“四大神兽的传说,你听过吧?”

    “炫彩大陆共有四国,皆以四大神兽为名,青龙、白虎、玄武、朱雀,为四大神兽。”

    “不错。”紫月微微点头,思忖了片刻,说出了下面一番话,“蓝姬是斗兽场的人,她想要神兽。那日你契约了麒麟,麒麟为百兽之首,祥瑞之兽,因此她猜测,你拥有神兽亲近的血脉,能够寻找到四大神兽。”

    夜月摇头叹息,“四大神兽只是传说,她真的信?”

    “信。”紫月歪了歪头,似是也有不解,犹豫了一阵,还是说了出来“但是她只要朱雀!”

    “朱雀?”

    娄紫月微微一笑,气息虚无,“是的,因此,我与她签订了契约,倘若在我有生之年,真的遇见了朱雀神鸟,那么我必须要尽己所能,帮助斗兽场得到它。”

    “你怎么这么糊涂?这件事看似简单,斗兽场那么庞大的势力,也不知道埋了什么雷呢,你就那么随便地就签了?”若是她自己,直接断然拒绝。

    不管是有多么诱人的条件,她都不会签卖身契。

    不……

    不对……

    话刚出口,夜月猛地一僵,脸色大变。

    苑夙绯的信……

    信中言明,请她务必与蓝姬相见,话里话外都是让她答应蓝姬……这件事……

    若是她在,也许会两难。

    一边是为她而死的男人的最后请求,一边是自由。

    好一局棋。

    蓝姬和苑夙绯,下得一局好棋,将她逼到绝境。

    以命相护,却逼她签下契约,永远和斗兽场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