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章若有来生我必还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8本章字数:2089字

    夙绯说:我认识一个女人,她对我有天大的恩情,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当然,这不代表我爱她。

    若是可能,你就去见见她,听她说说话,也算是我最后的请求。当然,你见或不见,是你的自由,我已经不能要求你什么了……

    永远爱你的苑夙绯。

    苑夙绯口口声声说由她自己决定,她却会加倍觉得欠了他的,一辈子还不清。

    他越是委婉,她越是挣扎,越是愧疚,也越是会答应斗兽场的所有要求……

    想到这里,夜月的背后沁出了一身冷汗。

    布局之人,必须是熟悉她的人,甚至是比她自己还了解自己的人。

    因为只有这种原因,她才会受人制约。

    因为只有欠了人情,她才会签那种失去自由的契约。

    而她是什么样的人——只有她最亲近的人知晓。

    师兄吗?

    是他吗……

    假设是他,他一手操纵斗兽场是绝对可能的,他有这个实力,而且也像是他的手笔,这个认知叫夜月重新燃起了斗志!

    也许是夜月怔忪时间太久,娄紫月居然打起精神安慰她来:“只是我签,与你无关,你无需担心。契约,灵魂为凭,此生此世,仅此而已。”

    “你……”夜月怔忪,心中涌起动容。

    “此生此世,对你而言或许很长,但对我而言,不过朝生暮死,我又有何遗憾?能为你做这一点事,我已经非常开心了。”

    “还有谁知道?”

    娄紫月想了又想,“顾茗音和枭夜知道。”

    “谢谢你。”

    怪不得那日,枭夜言语躲闪,原来是……骗了她……

    子时,娄紫月走了……

    走得时候很安详,没有受多少苦……

    回到自己身体后,敛去心中一丝难舍。

    娄紫月感知了一下体内暴走的玄力,用一个比方形容,有两辆马车分别拉着她的两只手,想要将她从中间撕裂开来,那种疼痛传至脑中最敏感的神经!

    郁今歌和顾茗音都是六阶幻灵师。

    太子、娄夏菲、苏洛云,甚至是慕容澄莺都是五阶幻灵师。

    另外……霍郡主和百里祈安的修为,她现在都不太清楚,因为没见过他们俩出手,但是说起来能这么年轻就当上将军的,估计比同辈人都要厉害。

    最无语的是,百里颢辰是妖,她估计这辈子都难以追上他的脚步,但她坚决不能就这样认输!

    火百合摇曳生姿,生长的速度极快,虽不比浮游那般朝生暮死,但在四月明珠空间内,也并没有白天黑夜之分。

    此时的娄紫月正盘腿坐在热烈的火百合上,闭目修炼,独属于四阶幻灵师的绿色玄气释放开来,她周身像是覆盖了一层绿色薄膜,远看尽是生机,与火百合融为一体。

    绿色玄力渐渐凝聚,引导着体内狂暴的剑气,一遍一遍地梳理着,企图用温柔的办法将它们安抚下来,但星阙剑气正如原主所说,它是凶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剑气归元、舍身蕴剑、以血养剑……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

    象征着星阙剑的小剑在元海中变大,也更加霸道,青色剑气侵入七星元海,内壁一圈圈增厚,接着剑气和玄气相互交织,绿青两色相交,顺着每一根筋脉快速游走……

    不知是否是因为娄紫月修炼的缘故,火百合开放凋谢的次数在成倍增加,她周围的这片火百合,格外艳丽……

    “卡擦——!”元海处换来银屏乍破的响声,有一股强大力量爆发出来,绿色的玄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深,青色……

    五阶幻灵师!

    金光落下,天地规则降临,印有五芒星符文的阵法在脚下旋转着,紫月张开双臂,宛如沐浴在金光下,身上的伤口在一点一滴地修复。

    紫色的衣裙覆上金光,在微风中摇曳着,热烈的火百合招摇生姿,衬得她整个人,如沐圣恩,圣洁光辉,美得窒息。

    她的美,不属于世俗,应于星月同辉……

    豁然睁开一双凤眸,隐有紫气氤氲其间,她随手打出一拳,一里外的河水冲起百米高的浪花,鸟被惊飞,一大片火百合被连根拔起……

    “这里的火百合因夙绯而生……”

    “夙绯,这就是你想说的对不起吗?”

    “卡擦——!”刚迈出两步,脚下发出了响声,心头一颤,她低头一看,红玉笛……被她踩碎了,踩成了五瓣碎片。

    她的心也跟着应声而碎……

    心疼地捡起,捧在手心里,记起什么,思绪翻飞,无力自拔……

    当年的那抹红衣,骄傲似火,邪魅如妖……

    那根通体透明的玉笛在他掌心出现:“这根红玉笛是我爹娘的定亲信物,送你了。”

    如流星般,那道红光像是划破天际那样肆意,划过流水宴,从众人头顶、觥筹交错的上空朝自己飞来,满月之下,这一抹红尤为亮眼。

    终究是恨不起,爱不得,伤太痛……

    “谢谢你,紫月……这一世,我欠你的,若有来生,必定还你……”

    和斗兽场的契约,那场劫,原主替她扛下了。

    “枭夜……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

    黑青两色的锦袍从胸前划开,衣衫半裸,富有弹性的肌肉露出,枭夜张开双臂,将她轻轻抱住,头抵在她的肩膀上,轻声说:“吾主,我别无选择。契约一事,唯有她替你承担,也好过你自己深受其害。”

    “我不怪你。”紫月回抱住他,她第一次感受枭夜的怀抱,很宽阔,几乎把她的头埋了进去。温度……和他的剑一样,是冰冷的,没有心跳声,也没有血液流淌的声音,有的……只是一点点的温情和守护……

    “枭夜,我一定要强大起来,我一定要找出师兄,亲口问问他,到底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我陪你。”枭夜不会说温情的话,也不懂安慰人,但是好像有一种情感,在他有意识以来就存在着,令他触碰不到,却又一直被它左右,他今天却发现了,他无论如何都对这个便宜主人升不起……的心。

    “有你陪我,够了……”百里颢辰对她而言,或许算不上爱,但是不讨厌,也很想亲近,可……她曾经刻骨铭心地爱过,到头来换来的是一颗子弹的绝望,这辈子,她再难真的爱上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