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章联手救治被吸血的婴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8本章字数:2027字

    苏洛云今日穿着青色锦袍,外罩一层绿色薄衫,流云织锦细密地绣在衣摆上,那拥有繁复花纹的布料曳在地上,曳出一种名为温暖的弧度,每个绝望的人脸上都扬起希望,充满希冀地看着他。

    他快速穿过人群,抬眼就望到了被人拥着的,躺在担架上的,正昏迷不醒的小婴儿,心头一颤。

    孩子正裹在襁褓里,但浑身像是被掐得发紫,原本莹润丝滑的肌肤,此刻形如枯槁,干瘪得宛如枯尸,打个比方,就好像是被吸走了所有血的老人。

    他们都是一个村的村民,得知小孩出了事,赶紧就送来了帝都最好的医馆,一刻都不敢耽搁,此时见到大夫来了,赶紧散开,好让他治病。

    “几个月了?”苏洛云沉声问道。

    “三个月!大夫!求求您无论如何也要救活我的儿子啊!他才只有三个月大!我们只是赶了一天集市,让他爷爷照看着,没想到他爷爷死了,孩子也快保不住了……”妇女嚎啕大哭,几乎晕厥,好在她丈夫在,及时抱住了她,以缓解悲伤,却是无力……

    苏洛云探脉过后,感到骇然和棘手。他从未见过这种病症,婴儿的血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吸走了,死气沉沉。

    若是他动手医治,也只能开些补血养生的方子,太慢!

    原因不明,但要先救命!

    “孩子还有气,银针拿来。”

    解开他的衣服,一针一针地落下,死气沉沉的婴儿面无血色,浑身只有紫青干瘪的肌肤,正施针时,无人敢打扰,连呼吸都放得极缓,生怕自己耽误了治病。

    那妇人被痛苦难当的丈夫捂住嘴巴,可那几尺高的大汉却也无声地落下泪来,目光灼灼地盯着那银针,好像那样就能救命似的。

    扎了有数十针,却没有丝毫效果,苏洛云的脑门上蒸出了细密的汗珠,这一刻,谁也不敢呼吸了。

    再是快速落针,这次都往脑门上扎,凶险异常,胆小的人都不敢看了,在外面等着的村民们只敢远远地看着……

    半个时辰过去了,苏洛云还在不停地扎针,但是速度明显变慢,针灸这东西可不能乱来,集中注意力,每一针下去都要花费无数精力。

    还是不行吗……

    苏洛云有些难受,才三个月大的孩子,就受这样的苦,他还救不了……他不忍心看见孩子父母伤心的样子,但,他尽力了……

    “试试檀中穴。”正当大家几乎放弃希望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道清雅的女声,众人寻声望去。

    苏洛云一愣,笺菊?她正慢慢地走来,踏着浅浅的步子,手里捂着一张帕子,轻轻咳嗽着,朝他点了点头。

    银针颤了颤,并没有一丝迟疑地扎进檀中穴。

    “咳咳……”

    一针下去,婴儿咳出了淤血……

    “活了!活了!”妇人喜极而泣。

    村民们松了一口气,伙计们面露惊喜。

    丈夫说:“您真是活菩萨啊!请受我夫妇一拜!”

    苏洛云赶紧扶住他们:“受不起,受不起啊!你们要感谢的是沈小姐。”往那淡雅如菊的女子看去,她也懂医么?

    “久病成医。”她笑得自嘲。

    “姑娘,谢谢你!”妇人拉着沈笺菊的手,分外用力。

    在村民们感激的目光下,沈笺菊扶起这对夫妇,道:“不必谢我,我也是胡乱说的,真该谢谢的是苏公子,谢谢这些帮助你们的村民们,还有,你家这孩子失血过多,现下只是暂时稳住了一口气。”

    转而,她面色略微担忧,朝苏洛云瞥去一眼:“我这里的护心丹,能不能给他服用?”

    苏洛云暗道,那不是她父母留给她救命的丹药吗?心中思绪翻腾得厉害,接过丹药闻了一闻,“他还太小,一次半粒应该就可以了。茯苓,拿玉瓶来。”

    茯苓取了玉瓶,苏洛云将沈笺菊给的护心丹倒出三粒,将剩下的塞回给她:“笺菊,这是你保命的东西,你收好了。”

    护心丹拍成两半,一半送入婴儿口中,温水冲服,不消半柱香,孩子的气息便平稳下来。

    “苏大夫,您就是我们的恩人!我就是当牛做马也不能报答您的恩情!这是家里祖传的玉镯,也不值什么钱,请您务必收下!”妇人当即从手腕上将玉镯取下,丈夫也附和着,“请恩人收下吧!”

    众人都一副你不收下,他们就和你绝交的场面,众怒不可犯,苏洛云只好郑重地接过,但他转而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绯红如血的玉镯亲手交到身侧的黄衣女子手上,“笺菊,这玉镯送给你。”

    那妇人见此,脸上终于浮现出笑容来。

    沈笺菊脸色羞红,她以为父母给她说的婚事,说的这个男人,不过尔尔,可是时至今日,她才发现,来到朱雀帝都,就是她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遇见苏洛云,是她短暂的一生中最美的风景。

    绯红的玉镯在她的手掌心上摊着,却没有握紧……

    他温柔地替她戴上,轻轻地说着什么,令沈笺菊面红耳赤:“戴上吧,你戴着好看。”

    近在咫尺时刻,他清润的眸光再次凝住在她头上的金色发簪上。

    他记得某一天,他愿意为某个姑娘一掷千金,只为博她一笑,可那簪子成了娄春琴的东西。

    后来,他请了帝都最好的炼器师,为他铸造了一根鸾凤青石簪,只等她及笄礼当天送她,只是,她现今已不再是她,他也不再是他了……

    五月二十九。

    娄府,望舒阁。

    闭关多日,偷得浮生半日闲,紫月坐在望舒阁内的硕大庭院里,背靠摇椅,好不惬意。

    细细感知着更加敏锐的五感,周围的风声,外面的脚步声,丫鬟小厮们的窃窃私语,各种八卦爆料传入耳中。

    比如娄夏菲的好事将近了,当家主母忙着炫耀。

    娄明珠烧死在光明圣殿了,刘姨娘寻死觅活。

    娄七小姐又发疯了,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吃不喝半个月。

    辰王每天都差人过来问候娄小姐了。

    张家村接连十日出了婴儿被离奇吸血的怪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