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5章你还想着打劫水月镜花呢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8本章字数:2111字

    其实吧,娄紫月挺怕蛇的,但是她身边有百里颢辰这只狐妖镇压,这条蛇早就乖乖地不敢动弹了!别看它在抖,其实是在害怕……

    然而……这次紫月想错了……

    赤练并非是害怕,而是笑抽了……

    “宋主簿,谢了!下回到你家去拿水月镜花!”

    这丫头还打那个主意呢?宋清徽哑然失笑,上次她在钦天监闹了一回,东西没给她,她倒是记仇……“只要你能把赤练完好无缺地带回来,水月镜花就送给你了!”

    谁料,这一句玩笑,引来了所有人侧目……

    钦天监这位主簿谁的面子都不卖,就连皇后有事都请不动他,可是偏偏对娄家七小姐这么好,到底是为什么?

    水月镜花,那可是神品幻器!神器!

    他一个送人,就是随随便便……

    简直让人惊掉下巴!

    而、百里颢辰暗暗在心里将这位姓宋的,和贞妃娘娘有莫名联系的男人记恨了……他在司寂的格外关爱下骑上了马,为啥留紫月一个人在原地呀?

    因为她老人家说想要杀怪巩固修为……

    直到看不见东城门楼上的各位大佬后,娄紫月取出星阙剑,开始了练剑之路。

    师父曾教给过她混元惊天诀十二式,可是她只练到了第四式,直到今天和那位暗锋堂主打斗过后,她才练成了第五式,那么现在,她要一招一招地练习!

    这不练不知道,一练吓死一片人。

    绝对的真气秒杀……

    “她是武师吧?我没看错吧?”

    “你没……没看错!不然,我们这一百多个人都是瞎的啊!”

    “和叶团长有的一比啊!”

    “哪个叶团长?”

    “就是佣兵工会排行第一的血狼佣兵团的那个团长!”

    “嘶——!她可以开馆收徒了,一定能赚很多钱。”

    大家现在的后脖子都是冷的,怪不得她说司命大人不可怕的,原来是宸王妃更可怕啊!再看看稳如泰山的王爷,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们再次将王妃的等级提升了n个档次。

    “你们要是谁落在王妃后面的,都滚去司命那里回炉重造。”王爷冷冷地说着,但心里却乐开了花。

    目光停留在前面那抹娇小的身影上了。她想要杀怪,就让她杀个够好了。不过,她这些招数他以前怎么没见她用过?

    王爷您是笑了吗?为什么觉得您的笑这么吓人……

    等到娄紫月将五式混元惊天诀全部演练完毕后,已经累得快趴下了,但是非常有效地,她周围方圆十米再无一只蝙蝠敢近她的身了,尤其是闻到了她身上有无数同类的血后,再也没有一只敢凑上去……

    就连紫夕也都咋舌不已,他都没有做到……

    枭夜忽然出言,居然安慰他:“你还太年轻,杀气不够,主人的杀气是从小练出来的,紫夕要努力。”

    “多杀人就是吗?”

    “对。杀气是取人性命练出来的。”枭夜身为剑灵,自然知道。

    “你们这群人,就知道杀杀杀!不要吓坏了小姑娘!”妖孽美男斜倚在火百合的枝叶上,勾勾手指,吐气如兰地冲着这里唯一的小美人儿说:“梦蝶妹妹,我们来做个游戏怎么样?”

    紫月拖着长长的剑身,剑尖曳在地上,碰出火星。

    半人高的星阙剑饮饱了血,发出铿鸣之音,枭夜似有所感,一双青瞳闪现出血红之光,霎时间,嗡鸣四起!紫月顿生警觉,握紧剑柄,心头骇然,“枭夜!你怎么了?”

    ‘……’那边停顿了几息,终于平复下来,寂静无声许久才有沉冷的声音传来,‘差点没控制住,吾主,枭夜会因您的心情而改变心情,请淡定……’

    没等紫月稳住心神,想要接下来的话让她震惊到无以复加:‘还有,吾主,有件事我不得不说。’

    ‘什么事?’

    ‘您的混元惊天诀,很适合星阙剑,不知传授给您剑法的何方神圣?或许这剑法和星阙剑有些渊源呢……我也许能通过您的师门,找回一些失去的记忆……’

    第一次,枭夜用这种希冀呢喃的口吻讲话。

    紫月如临大敌,脸色大变,心中惊骇!

    她曾怀疑过她的穿越是她师门一手推动,可枭夜这么一说,就更加笃定了这种想法!

    紫月回首,杀气弥漫,血雾一片。

    这才发现每当使用一次混元惊天诀都会背负一分仇恨,心头杀意必须用血染尽才能消弭。

    蝙蝠尸体横陈在身后……

    就在她平复真气之时,那个男人朝她走过来。

    他脚踩血花,似是平步青云,步步生莲。

    他冷峻的面庞宛如天赐,单手拂开眼上的流影绡,露出一双幽绿色的瞳孔,在燥热的空气里,显得尤为冰寒,瞬间让她体内腾腾的杀气立刻冷凝下来。

    百里颢辰缓缓朝自己走来,两排尸体被他抛在脑后、成为杀戮盛宴后的背景,他手持妖月刀,轻描淡写地挥手、收割着一只只蝙蝠,身上却无半丝血迹,甚至是一丝尘埃都不见。

    每一刀下去,就是一个生命的终结。

    随意、淡漠、妖冶、致命、夺人心魄、震撼!

    他似快非快、似慢非慢、只一瞬间便至身前,紫月喃喃道:“颢辰,讲真,你让我惊艳了。”

    “月,讲真,你也让我惊艳了。”幽绿色的瞳孔里散发出一丝光芒。那么重的杀气,到底是在什么环境下练就的?娄府?娄府只有勾心斗角。

    她的力量,再一次提醒了自己,她是夜月,她那么骄傲,一定是高居云端、受尽万人敬仰的绝世女子。但是……是什么将她打入了尘埃里?

    那种痛,是不是她刚才又触及起来了呢?

    她虽然没有用一丝玄力,但真气的运用是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比不上的,就连叶团长都不及她的天赋。

    每一招每一式,都是一种对自身力量的极致运用。

    他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她师父教给她的,为什么她从前一直不用呢……难道说……他心口陡然一紧。联想到师兄这两个字自她嘴里出现后的悲剧,他决定不问。

    “月,你还是留点活路让他们走吧。”百里颢辰撇撇嘴,收回妖月刀,指了指被他们俩甩在了百米之外的一百二十号人,只有司寂稍微快一些,但离他们也有五十米。

    紫月凝神,望向身后弃马而战的护卫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