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3章茫茫人海再相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9本章字数:2055字

    要是看见她正对着空气在说话,别人一定以为她的疯子。

    “你这次教给我的招式名字很特别,青霞流光锁……假如我记得不错的话,青霞,在朱雀国是一座城池。在这之前,我听百里颢辰说,你的剑徽曾经在帝都地宫、赤渊城中出现过。”

    思索片刻,紫月恢复了冷静,询问道:“枭夜,你仔细想想,在你的记忆里:赤渊、朱雀、青霞这些代表的是什么?”

    “赤渊、朱雀、青霞……”枭夜呢喃了几遍,忽然蹦出一个词,一个连他都不知晓含义的词,“紫微……”

    “紫微!”紫月灵光一现,猛地坐直,跟上了这个思路,“安王百里祈安就是镇守紫微城的将领!看来,我要先会会这位了。”

    枭夜抓住了关键:“吾主,您是不打算韬光养晦了?”

    “枭夜,以前,是我没有实力,现在的我,需要隐藏什么吗?”紫月的心中只有一团火焰,急需找人开刀,此时此刻,唯有鲜血才能满足自己。

    枭夜想提醒她,切勿操之过急,可是她的情绪依旧触动着自己,于是他没将话说出口。

    六月十五,月圆之夜。

    紫月在山林中度过,一夜惊险。

    但也没有太多可以说的地方,经历过那晚之后,大概很难有令她震动的事情发生了吧?

    心早就死了,还能再死一次吗?

    ‘恭喜吾主,六阶幻灵师。契合度:百分之五十。’

    ‘嗯?’紫月缓缓起身,扬起尾音,略微好奇。

    ‘青霞流光锁,需要百分之五十的契合度。’

    ‘这算是突破极限解锁技能吗?’

    ‘是的。’

    ‘那是不是代表了……’

    ‘正是。与星阙剑契合的七星元海已经初步形成,您基本上不用担心被剑气反噬的危险了,再者,若是情况危急,我也能控制住剑气。最重要的是……他与您签订的血契,能够帮助您控制并且压制剑气。’

    一时之间,紫月感慨万千。

    “姐姐,怎么不走了?”紫夕见到她顿住了脚步,担心地问道。她自从那只狐妖休眠后,就总是会发呆,一发就很长时间,他很担心她。

    娄梦蝶是个女孩子,心思细腻一些,她拉上她的手,几乎是将她拖着走的,“月姐姐!我们要回家了!我娘亲会做好吃的给你们吃!”

    “对啊,你娘要是知道你还活着,指不定有多高兴呢!”紫月笑了,捏了捏她的脸。娄梦蝶也成长了不少,而且有晋级呢,在紫夕的指导下,已经三阶幻灵师了,不要比那娄府的精英们天赋好太多?

    当他们路过张家村时,那边传来热闹的声音。相比较一路的死寂,这里能有人声,实在难得!

    难道说……他们也没回城吗?

    是了,紫月这才想起,紫夕打探消息时,好像是有说,帝都城门六月二十日才会开放,这也是为了三大帝国使臣的安全着想,谁也不想出门就被蝙蝠袭击是吧?

    张家村。

    宗祠是浩劫后唯一存在的建筑物,但也损毁严重,好在劳动力多,又有司寂带来的一百二十名好手帮助重建家园,尚未消失的山林就在清凉寺以东,取材方便,因此重建的速度很快。

    紫月带着娄梦蝶和紫夕穿过张家村时,很多人都好奇地看着他们,有小孩、老人、妇女、青年。紫月心中稍稍欣慰,向一正忙着打地基的青年询问:“我要找苏洛云,你可知道他在哪里?”

    “苏大夫?”那青年立时恭敬起来,忙放下手里的活,起身问,“您是他朋友?”

    “是的。”紫月点头,那青年正想告知苏大夫的去处,忽然一愣,往紫月的斜后方看去。

    是宸王府的护卫:“王妃?”

    见到真是王妃,护卫赶紧行礼:“参见宸王妃!”

    紫月一见那人,竟是六阶幻灵师,心头惊讶,才二十天不见,等级涨得真快!“蝙蝠兽潮,你们的受伤情况如何?”

    “二十人死亡,十人重伤,其余都是轻伤,有劳王妃挂念。”护卫尽职尽责地报告,不敢有一丝怠慢,这也引得那些建房子的村民们的侧目,纷纷向紫月投来好奇的目光。

    一百二十人,只剩下一百人,其中凶险尤未可知,但能猜测一二,紫月迟疑片刻,冷声道:“让你们司寂大人来见我。”

    “是!”护卫领命而去。

    青年诧异地看向这位才不过十五岁的年轻女子,并不在意她的容貌,反倒是心中升起崇敬之意,这也大概只有劫后余生之人才能有的彻悟吧,“您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宸王妃?”

    宸王妃?紫月素来不怎么喜欢这个词,现下听来,却是格外酸楚,只轻轻应了一声:“不错。”

    “王妃请跟我来,我带您去宗祠,苏大夫就在那里坐堂。”魁梧的青年恭恭敬敬地道。他就是和夫人带着婴儿去看病的那个人。

    坐堂大夫么?紫月抿唇,心头动容。被治疗师百般不屑的民间大夫,苏洛云总是能做出花来。他大概是治疗师里的一朵奇葩。

    “茯苓,再派人去镇上买柴胡、当归、丹皮……”

    清雅俊逸的声音响起在宗祠大堂内,紫月听到这声音,心头涌起无数心酸,但随即压了下去,她拨开重重人影,缓步走到他的面前。

    “洛云——!”

    二十天不见,生死不知,茫茫人海,恍如隔世。

    女子的身影投下一道浅浅的影子,正诊治病人的苏大夫,探脉的手陡然一顿。

    他抬起头来,不期而遇、又像是如约而至,她的脸出现在了他的生命中,但,有些迟了……可她终究是到了。

    惊喜自他眼底流过:“紫月!你回来了!我听司寂说你和颢辰他去了清凉寺,已经二十多天过去了,我,我还以为……”你死了……

    “是啊,我回来了。洛云,见到你真高兴!”

    紫月苍白的脸激动起来,她多想说些什么,可是千言万语,只化作了这样一句话。

    “洛云?我听说娄七小姐来了,特地过来一见呢,这位就是紫月吧?长得果真……”那张脸,还是不说的好,但沈笺菊却是说,“……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