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章我带你们去帝国学院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9本章字数:2060字

    与洛云身上不同但同样袭人的药香顷刻间侵入鼻腔。

    紫月回头,往声音源头瞥了眼,黄衣女子走了过来,长相算不上艳丽,倒也清秀可人,淡雅如菊,“哦?洛云啊,这位就是沈小姐了吧?你的未婚妻吗?”

    苏洛云心头一痛,见到自己心爱女人说着另外一个女人是他的未婚妻,任是谁都无法挡住这种痛苦,它如同一只巨爪,抓破了他的心脏,然后任由它渗血……

    这么些天,他一边和沈笺菊生死相交,一边想到她和颢辰生死不知,他才发现他更紧张紫月一些,而且没办法集中精力。

    “未婚妻?扑哧!”像是没有注意到空气流转的怪异气息,沈笺菊掩唇而笑,“可洛云从来也没这么说过啊。”

    洛云满腹心思,为避免同时和两个人说话,于是埋头写药方,然后让茯苓前去抓药,这里的药大多是附近山里现采的,他们所在的村子是方圆百里唯一生还的村子。而必要的药大多是伤药,倘若再晚一步回城,他们怕是很难撑下去。

    正当紫月和沈笺菊闲聊时,忽然紫月感到一阵冷气自后方传来。

    “王妃!我家王爷呢?他有没有和你一起回来?他在哪里?”司寂的声音……

    紫月一怔,她寸寸回眸,目光凝在他的冷肃、希冀的脸上。

    紫月口中喃喃,不敢说出事实,因为颢辰是狐妖一事,只有她、淑妃娘娘知晓,她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司寂。所以她……

    “王妃!主子呢?他人在哪里?”

    大堂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因司寂冷冽的存在感而投去视线,就连村长也匆匆赶到。

    “司寂……”

    “王妃?”司寂看到王妃的脸色,心里有些打鼓,但越看,都越像是那个意思,“不……不会的……”

    “啪!”毛笔落在宣纸上,散开墨色。

    苏洛云不可置信地抬头,望向她,眼里深藏着不能接受的预兆。

    紫月被这两个人盯着,她用尽毕生力量,将眼泪逼回了眼眶。

    在她身边的沈笺菊,忽然感觉到一股哀恸、杀意,似是受不住地往后退了半步。

    大堂上,只听见,女子用极其冷漠的声音说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素来以冷静著称的司寂近乎咆哮:“什么?王妃你说清楚!我家王爷到底是怎么了?”他是和她一起去的,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回来了,到底是几个意思?“再也不会回来了是怎么回事?”

    有王爷在时,司寂不敢怀疑王妃,但事关主子,他什么也顾不得了!

    “我们在清凉寺里,遇见了阴三剑和百里龙胤,他们正在修补空间裂缝,以期能够找出解决蝙蝠潮的办法,但是他们用神品晶石都以无效告终,最后你家王爷、太子以及阴三剑都被空间乱流卷入,怕是再无生还可能。”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陡然间,质问声响起,打破了沉默:“那你呢?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颢辰因救我而死。”

    司寂不可置信地望着紫月。

    紧接着,他颓然、摇头、愤恨自己的无用:“我该和他在一起的!我不该让他和你走掉的!我的错!我的错啊!”

    他是下属,也是男人,和霍九心对苑夙绯的感情不同,他不会迁怒他人,只怪自己无用。

    “你在,也只会多死一个人。”紫月冷漠地宣告着无情的事实。

    苏洛云陡然一怔,紫月她,因为百里颢辰而改变了。变得更……冷漠了。

    村长忽然老泪纵横,拉着司寂的手说:“小伙子,正因为你和你的人及时感到,才救了整个村子的人。你们是我们的恩人哪!”

    司寂冷心冷情,从不为任何事动容,但此时此刻,抓住他手臂的村长,还有这么多感激的目光,令他的灵魂升起一抹奇异的暖意。

    但这股暖意转瞬被浓浓的愧疚代替。

    倘若愧疚能化成仇恨才能更好受一些,司寂宁愿选择仇恨,从今往后,找出害死主子的凶手便是他生存的动力。他,为复仇而活。

    假如苏洛云是司寂,那么就能明白,紫月突然的冷漠到底为何了……但他确实不是司寂,没有那么多的怨恨和杀戮埋在心底。

    他只能用医术救更多的人来麻痹自己,以填补两次丧失兄弟的悲痛!

    大家商议过后,决定在张家村再住一夜。

    紫月借住在今早见到的那位青年家里,这村子里的人都姓张,那青年叫做张潮,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木工好手。他把最好的卧室让出来给他们住。

    三个人睡一张床上,但总好过在野外住。星阙空间虽然能住人,但那是剑气横生的地方,不利于修炼、不可久住。

    紫月和紫夕躺在两边,把梦蝶放在中间,她可高兴了,一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兴奋得有点过头了。

    “要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呢。”

    紫月弹了一指,真气荡开,灭了烛台上的火焰。

    黑暗中,正半睡半醒间,忽然梦蝶惊喜地叫道:“你们看!墙上挂着的是什么?会发出绿光哎!”

    “什么?”紫月眯着眼睛,往她说的地方望去,忽然一愣,“笛子吗?看起来像是只笛子。”

    “扑哧!”烛火骤亮,紫夕收回蓄有电光的玄力。

    梦蝶的注意力立马被紫夕转移,崇拜地看向他,“紫夕教教我!我也要学。”

    “兹兹兹兹!”电光流转在他白皙的手掌上,紫夕酷酷地说道,“这是我觉醒后得到的力量,雷电之力。梦蝶你学不了,你的天赋不是这个。”

    梦蝶撅起嘴巴,不高兴了。

    紫月轻轻点了点梦蝶的额头,对二人许诺道:“等这里的事结束了,姐姐带你们俩去帝国学院,学最好的玄技,开发自己的天赋,拜最好的师父。”

    “我听说帝国学院每年在各国只招收十个名额!很难进的!还是不要麻烦姐姐了……”

    梦蝶是顾着她,她也要护着梦蝶。

    紫月恍惚了一阵,才想起要做的事,走下床,拿起挂在墙壁上的东西,定睛一瞧,果然是一根玉笛,这枚玉笛在烛火下并不发光。

    音色如何?这是喜欢笛子的人的第一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