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章帝都炸开了锅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9本章字数:2077字

    她放在嘴里吹了一下,气流流过的瞬间,绿光大亮!指腹摁在笛孔上,控制腹部,气流缓缓自笛管倾泻出去,吹奏出一曲曼妙升仙的乐曲。

    紫夕和梦蝶被吸引过去,凝神细听。

    偶然有悲伤划过心底,一曲终了,梦蝶早已泪眼朦胧,紫夕问她怎么了,她说:“我想起妖孽哥哥了。”

    紫夕愣了愣,告诉她说:“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他的。”

    梦蝶摇头,觉得他骗了她:“枭夜哥哥说,他可能再也回不到我们这个空间了……”

    闻言,紫月又是伤感,放下玉笛的刹那,指腹像是碰到什么,定睛一瞧,笛身上闪过一丝绿光,那里,刻着一个字。

    紫月轻轻吹了一口气,大惊!

    那笛声上,赫然刻着一个:“音”字。

    音……这是她第三次看见这个字。顾茗音,顾音。他到底是谁?

    本想去问这屋子的主人张潮,却想到这深更半夜的,人家估计早就睡下了,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心里有事,直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张潮的妻子就已经做好了早饭招待他们,她年轻貌美,名唤阿笺,怀里正抱着熟睡的婴儿,“王妃,我们乡下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您就将就着吃吧。”

    王妃?不问紫月的美丑,他们都这么恭敬,而这份尊敬,是因为司寂带来的人,救了他们全家。

    八仙桌上,丈夫执意要让紫月坐在首座,紫月就着咸菜喝着粥,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恍惚间想起前世,许多如他们这种平凡家庭被她亲手葬送,当时她的眼里没有情没有爱,只有冷血的杀戮和完成任务,她……错过了太多。

    看着尚未成年的两个孩子,紫月想起问司寂要的传影珠,原本想让梦蝶传信给赵姨娘,也好报个平安,后来司寂告诉她说传影珠需要两两使用,而且事先要做好印记。紫月立即明白过来,这就跟前世的电话一个道理,但传影珠只能一次性使用。

    “张潮,我有一事不明,还请告知。”

    “王妃请说。”

    紫月取出玉笛,夫妻两个当即一愣,相视一眼。

    “这玉笛是从何得来的?”

    “这……”张潮似是很为难,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不说,毕竟那件事情,牵扯甚重,不是他一个木匠能干涉的,“真是对不住,家父去世前交代过,必须拿出信物相见才能告知实情。”

    “信物?”紫月呢喃了一声,莫不是那玉佩?可是那东西她还给顾茗音了,看来她还是要去一趟南风馆,“谨慎是对的,我会找出信物的,下次见面,希望你能解答我的疑惑。”

    张潮神色复杂地仔细瞧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气氛正处于尴尬的时候,院子里远远地走来一人,正值清晨,暗棕色的锦袍拖出长长的影子,比洛云稍显成熟的面孔出现在眼前,紫月一愣,显然没有意识到会是他:“苏子熙?”

    “娄小姐。”苏子熙换上一张恰到好处的笑意,让人觉得亲近,可是紫月却一眼看穿这是假笑,“好久不见,我有话想单独和你说,不知方便不方便?”

    紫月听说他和沈笺菊同一天到的张家村,倒没觉得他是个坏人,于是应了一声:“走吧,去后院说。”

    庭院外面是新筑起的篱笆,四周无人。

    苏子熙犹豫了片刻,道:“这件事本不应该由我来说,可是……罢了,我直接说明来意,娄小姐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二弟和沈家的姑娘已经定亲了,我想让娄小姐不要阻碍这段婚事。”

    “我阻碍婚事?”紫月愣然。

    苏子熙见她不肯承认,脸色微怒,径直道:“你本和辰王殿下有婚约,可现在他和太子一起失踪,怕是凶多吉少。现在没了辰王,我怕……二弟对你的情分,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假以时日,我怕他再难从中解脱,我希望你能抽身而退,最好是不要再见洛云了!”

    “原来你是怕我破坏他和沈笺菊的家族联姻,逼我不见他的。好,很好。”假如是从前的娄紫月,或许会为了苏洛云而答应,可现在的她,大不如从前了。

    她要抓住的东西,谁也不许从她身边夺走。

    “我不答应。因为你的要求很无理。我和他是朋友,是朋友就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但我可以答应你,我不会阻挠他和沈笺菊的婚姻。”沈笺菊是青龙国沈氏一族的千金,家世、条件、样貌、学识都和苏洛云匹配,她没有理由和她争,更何况她心里装不下别人了。

    “但是,我提醒你一句,洛云自己的事情,他自己做决定,谁也干涉不得!”

    苏子熙敛去心中怒意,冷声道:“你最好记住你说的话。”他是庶出却能当上少主,其中的深意,不能告诉别人,所以他并没将真实原因宣之于口……

    紫月后来想起苏子熙的话后,心中狐疑的是,他一个男人,和她说这些,不觉得很奇怪吗?这种事,至少也该他的母亲来说才对吧?毕竟婆婆对未来儿媳不满,基本上会主动出击。也许苏子熙瞒了什么也说不定,等回了帝都,寻到机会,她要找苏湘儿问个清楚。

    六月二十。

    帝都城内炸开了锅。

    “轰隆隆——”

    关闭了二十余天的九开朱红大门、在风和日丽的这天,缓缓开启,迎来了第一批幸存者。

    这是一批劫后余生的人,有手无寸铁的百姓、有盔甲闪亮的护卫,有大夫、有病人、有青龙国千金、有帝都的骄子。

    当苏子熙、苏洛云、沈笺菊、娄紫月、司寂等人带着各自的人马穿过东城门的那一刻,全城沸腾,好像连日来吸血蝙蝠的阴霾驱散一空。

    率先迎接他们的,是代表皇城的守将。

    慕容庆辉、霍九心、百里祈安以及宋清徽。

    目光扫过还在远处的娄紫月时,四人面色齐齐一怔。

    百里祈安并不下马,而是拱手道:“诸位,圣上有旨,宣尔等青华宫面圣。”

    “哒哒哒哒……”骑着枣红马,紫月姗姗来迟,虽然在最后,但谁都没有忽略她,因为,她在司寂前面,领了一百多号人,而她的身边,少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