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章百年寿命又如何等到他醒呢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9本章字数:2082字

    皇后竟是因为痛失爱子,昏厥过去。

    “传太医!快传太医!”

    苏洛云赶紧上前:“皇上,可否让我看看?”

    皇上见是苏家的二公子,赶紧说:“快看!”

    苏洛云把了把脉,拱手道:“皇后娘娘只是伤心过度,让太医开些药即可,但心病还需心药医,娘娘不可再伤神了。”

    “来人啊!把皇后扶到后殿去。”

    这一场风波过后,皇上仿佛又老了几岁,“母后,朕去后殿陪陪皇后。”

    太后点头:“去吧。”

    皇上抬脚出宫殿门前,忽然看向苏洛云:“你也跟着一起来吧,那些太医们朕信不过。”

    “是。”苏洛云瞥了眼紫月,后者一愣,微微颔首。

    沈笺菊敏感地发现了什么,但什么话都没有说。

    “恭送皇上。”

    皇上走后,太后开始打发大家回去:“大家都散了吧。”该赏的也赏了,该是没有谁不知足了吧?当目光落在紫月身上时,她那浑浊的老眼里骤然放出一丝精明的亮光。

    淑妃娘娘颤巍巍地站了起来,颤抖的声音传出:“紫月,你跟我来。”

    “淑妃娘娘?”紫月敛住内心的波动,跟着淑妃娘娘走了。

    百里祈安本想向紫月询问更多事情,却见她被淑妃娘娘带走,也只得作罢,随即对霍九心说:“我送你回府。”

    “嗯。”他们在战场上建立了友情,无需言语,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传递信息。

    沈笺菊和苏子熙自然是一块离开的,而慕容庆辉则被皇太后留了下来。

    “臣妾告退。”贞妃退下,视线触及到尚自留在此处的宋主簿时,微微一凝。

    碧水宫,海棠树下,倩影斑驳。

    “论功行赏,惟独忘了你,你可是记恨了?”贞妃娘娘摇曳着水绿罗裙,轻歌曼语地问着。

    鸦青色的长袍落在地上,宋清徽神色嘲讽:“功劳最大的四个人现在死了两个,一个生死不知,一个生不如死,你说,我要封赏有何用?”

    “死的那个是你师弟,生死不知的是你的徒儿,还有……生不如死的那个,是我们的……”

    宋清徽呼吸一滞。

    贞妃抬眸,轻笑,敛去悲伤:“别紧张,坐,喝酒。”

    海棠树下,石桌上放置着一壶酒,两个杯子,女子一人斟满一杯:“喝吧。我允许你醉一回,喝醉了就能忘记所有烦恼事。”

    六月烦躁的天,树荫下正好乘凉,两人小酌对饮。

    将满腹心事化作杯中酒,饮尽就恍如能够忘记。

    宋清徽面色复杂:“不论师弟人品如何,我和他斗法那么多年,忽然听说他的噩耗,我还真,还真有点不适应。”

    万玉贞柔顺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坚毅的心,“三剑死了?说起来,我特别高兴他死了!死得好!”

    可毕竟是师兄弟一场……

    “我听说,她找到了那家人。”

    “啪嗒!卡擦——!”

    猝不及防,手里酒杯落地,碎成渣渣,万玉贞震惊,脸色大变:“怎么可能?”

    宋清徽苦涩地笑:“凑巧,就是那么凑巧……”

    “杀了。”万玉贞眼皮不眨,杀气凛冽。

    “玉贞,杀了也无济于事,倒不如顺其自然。”

    万玉贞咬牙,面色几欲狰狞:“绝不!”

    “这……”宋清徽纠结了。

    万玉贞冷冷一笑:“你若是于心不忍,就不劳烦你出手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只是觉得,都那么多年过去了,又是何苦呢?”

    不说还好,一说万玉贞就来气。

    “何苦?若是没有那件事,我们早就是那江湖上一对逍遥的碧水鸳鸯了!”万玉贞少女时代的向往化作彻骨恨意,“我听不得有关他的任何事。”

    宋清徽觉得她是在自欺欺人:“那你为何还要去找娄紫月说些有的没的?你不就是想看看他过得怎么样吗?如今天意如此,你又怎么能逆天行事!你还要杀无辜的一家人,玉贞,玉贞!你……唉……”

    “宋清徽!”也许是被说中了心事,万玉贞脸色涨红,气得指着宋清徽的鼻子骂,“你给我滚!滚出碧水宫!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宋清徽冷静下来。

    万玉贞也沉默了。

    是有多久没这么骂过了,曾几何时,他们刀剑相向,现在却坐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借酒浇愁,不是让生活更加无趣吗?

    “孩子们有孩子们的机遇,玉贞你还是顺应天意吧。”

    万玉贞闭目:“你走吧,我累了。”

    “唉……”宋清徽长叹一声,离开碧水宫。

    “淑灵宫”——被藤蔓挡住的三个黄色大字展露在眼前。

    被杂草覆盖的荒芜宫殿,比之碧水宫更浩大。

    一路无话,和淑妃穿过宫殿门,走过浮桥……

    桥下碧波荡漾,上有粉色莲花、翠绿莲叶,六月、时光正好,正是莲花开时。

    偶然间,一尾活鱼跃上浮桥,在木板上挣扎着跳跃着,记忆如潮水般将紫月淹没,那一天,他亲手将活鱼放入水中的情形,历历在目。

    紫月弯腰,拎起鱼尾,将那蹦跶的红尾小金鱼扔进水里,那鱼儿没入水中,忽然摆尾,跃上水面,溅起水花。

    整个竹屋在宫殿内部,依水而建,荷叶茶香浮动,一桌一碗,皆成诗画。只可惜,终究是少了什么。

    “林岚,你在外面守着,不得有任何人打扰。”

    “是。”老宫女应了一声,走前将竹屋门带上。

    简淑莲轻轻拍了一下墙壁上的暗格,立时一道亮粉色的结界笼罩在屋内,“这个结界有隔音效果,现在你可以和我说实话了,颢辰到底怎么样了?”

    面对百里颢辰的母妃,紫月不敢随口胡诌,但也不能让她进入星阙空间,于是意念一动,将天狐放了出来。

    漂浮在半空中的是一只深眠的小白狐狸,它被一层薄薄的绿色光膜包裹住,简淑莲脸色大白,颤抖的双手伸到半中央就不敢再进一步,生怕碰碎了,“他这是怎么了?”

    “他进入深度休眠了,需数千数万年才能恢复,也或许再也醒不过来了。对我们来说时间太久……人生匆匆,不过百年光阴……倘若你我有幸证得大道,也不过是添上几百年寿命……”娄紫月顿了一顿,道,“也许那人说得是对的,人妖殊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