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妙不可言的妙不言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9本章字数:2057字

    只一瞬,剑影便消失了。

    七颗宝石重归原位,一字排开。

    她,竟然轻而易举地破解了号称无坚不摧的玄关阵法……看来他们的机关师要回炉重造了。

    “咔咔——!”石门开启。

    “王妃您是幻灵师?”司命的声线里有着一丝不可思议的颤抖,也问出了司寂的心中疑惑。

    他们一直知道娄紫月的实力不俗,但也只是以为她是以武证道的,可今天见到她手中的那道蓝色玄力,他们不得不信……十四岁的六阶幻灵师吗?开什么玩笑!最天才的是他们的王爷,十八岁的七阶幻灵师!

    王妃可真是妖孽啊……

    紫月暂时了解到的是,重音塔共七层,而且与古老的北斗七星有关系,不然这里的所有阵法为什么都与七星有关了?

    进到第一层,身后石门关闭。

    “天机阁”三个大字挂在堂前。

    再抬头往上看,呼吸一滞,目露震撼,大厅的天花板上,赫然展现出一幅辽阔灿烂的星图……

    “重音塔的机关是谁设计的?”紫月惊叹,近乎痴迷地望着头顶的这片星海,与她记忆深处的那片星空很相似,但……

    当视线移向北斗七星时,有些零碎的记忆铺展开来,而当看见紫微星被遗落在角落时,她呢喃出声,“那颗星星,不该是在那里的……”

    “那应该是在哪里?”一道不悦的声音传来。

    紫月一愣,这里还有人?她竟是没发现,说明来人实力比她强不少。

    此人面容出尘,步履飘逸,身穿轻盈白衣,头戴白羽冠,手持白羽扇,全身纯白,唯有小手指上一枚玉扳指是紫色,由上等紫玉打磨而成。

    “你是……”紫月问。

    “妙不可言。”他扇着风,面色不悦,还没有人说他的作品是错的,来人一看就是个不知真假的乡下丑丫头。

    “什么?”

    见她蹙眉,他一本正经地说:“我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了。”

    刁难!

    “……”紫月有觉得自己被他耍了。

    “哈哈!”他大笑,快速摇着扇子,“又一个被我耍了!”

    好冷的笑话!

    为了避免尴尬,司命决定还是介绍一下:“重音塔的机关师,也是七星阁的四阁主,妙不言。”

    妙不言笑得肚子疼,彻底扭曲了那张卖相甚好的脸,“除了颢辰以外,我还没见过有这么笨的人。”

    百里颢辰很笨?也就是说妙不言比他聪明。

    真不爽啊……为了打击他,紫月不遗余力,“你这星图画错了。”

    妙不言登时脸色涨红,反驳道:“哪里错了?我可是根据最古老典籍《朱雀志》里的‘七星篇’将图绘制出来的!伟大的机关大师怎么可能错?”

    司寂也是一怔,这可是主子让妙不言把这幅星图画在了七星阁总部这里的。难道说,主子也理解错了不成?

    司命觉得她家主人是不会错的:“王妃不要乱说,王爷还夸他画得好呢。”

    紫月嘴角抽搐,敢情颢辰也被这骗子迷惑了?她可不管什么七星篇,什么古籍,那都是可能出错的东西!她可是真正见过北斗七星的古人!

    纤细的食指指向那颗被遗落在角落的星星,清丽的声音响起在空荡荡的大厅内,不容忽视,不容辩驳。

    “那颗星辰,名叫紫微星。紫微星应该是被群星环绕的帝王星!就连北斗七星都要围绕着它四季旋转!你现在把它给丢了,难不成是想告诉我,号称暗夜群星中的帝王星——都被吃了吗?”

    别的先不说,她也不知道,但是那颗紫微星、号称帝星,指向极北之地的北极星,就不明不白地没了?

    “不可能!怎么会有紫微星呢?书上根本就没有它的记载。”妙不言急了,从紫玉扳指里面抖落出几大本书籍,像砖头一样砸了下来,堆起来足足有半人之高,差点儿砸到紫月身上,还好司命反应够快,及时将她拉走了。

    司寂觉得他现在魔怔了,“不用理他,我们上楼。”

    谁料妙不言竟是抓着紫月的衣角,翻开古籍给她看:“你看你看,这里压根就没有你说的紫微星,笑话,除了七星之外,怎么可能会有帝王星主宰一切呢?”

    破旧到随便一吹就能风化的书送到眼前,紫月看不懂上面的字,愣了半晌,随手翻了一页,却见一幅图标注在上面,倒抽一口冷气,“嘶——!还真没有……不可能啊……”

    难道是她记错了?不对啊,脱口而出:“这书是盗版的。”

    “盗版是什么意思?”

    “假的!”

    “假的?”妙不言错愕当场,如遭雷击,他竟然相信了一本假书?“你怎么知道是假的?你又没见过!难不成你是古人?”

    紫月白了他一眼:“但我知道紫微星是真的存在。”

    妙不言呆若木鸡,捧着古籍又气又怀疑,不知怎么反驳她。

    终于逃离了妙不言的热情讨论,在打开第二层禁制时,司命冷美人忽然开了口:“能看到妙不言吃瘪我很高兴。”以前王爷从不介意他的放肆,现在有人诊治他,她乐见其成。

    “能得到司命大人的夸奖,我三生有幸。”紫月道。

    看来,司命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人。她就像是……紫月的曾经。

    一路上没有遇见人了,一直抵达第七层。

    七星阁,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原来,重音塔是七星阁的总部啊。

    紫月恍然,原来百里颢辰就是七星阁的阁主……

    七星阁是什么鬼?她好像两眼一抹黑,而且,她也不知道这个大陆上到底有多少门派势力!看来,司寂和司命是打算把七星阁告诉她吗?

    硕大奢华的水晶吊灯下,摆放着七把椅子,却没有坐满。

    “王妃,这个座位是给您预备的。”司寂指了指最前面那把雕花的楠木椅子,请她坐上首座,紫月愣神,不是因为那座位有多华丽,也不是不敢坐,而是她想起了百里颢辰,他坐在那上面时,到底是何感觉?

    不得不说,百里颢辰给了她太多的惊奇。

    王妃没坐下去,大堂内的几人也没坐。

    司寂指着一名女子说:“这位是五阁主妃君子,掌管非君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