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4章把信交给卿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9本章字数:2079字

    “吾主……”

    杀气……紫月立刻闭嘴。她要是敢再讲话,她怕这座醉仙楼会被他的杀气给震塌了!“走吧,和我一起去南风馆。”

    “你自己去。”枭夜紧绷着脸,二话没说就回到星阙空间了,紫月不知所以,难道是昨天他们玩得太高兴了,他生气了?

    “枭夜大人他是……”身后传来司命略带关切的话语。

    紫月转身,道:“不管他,咦?司寂呢?”

    “他去轩辕府亲自打探情况了。”

    “你怎么没和他一起去?”

    “我留在这里保护您。”

    “我有枭夜保护,用不着你。轩辕府里,我总觉得有点儿猫腻,司寂一个人去我不放心。”紫月这话是真的。

    司命有些犹豫,“大哥不是一个人,他会带护卫的。”

    紫月摇摇头:“司命啊,我去的是南风馆,你去那里不合适!”

    司命脸色一红,而后一怒:“王妃,您是王爷的妃子,您怎么能去南风馆那种地方!”

    “我去南风馆弄清楚一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紫月见她还是纠缠不清,心中冷意升起,“怎么?你还想违抗我的命令不成?”

    司命面色复杂,终是摇头:“不敢。属下告退!”

    见顾茗音啊,娄紫月有点发憷。

    南风馆。

    六月,燥热的空气中没有一点风,就算穿了最轻的衣服,都还是觉得热,紫月心想这古人衣服真多,又厚又不透风,回头得让枭夜变出几件又凉快又漂亮的衣服来。

    “今歌?茗音?你们俩好兴致啊,一个弹琴、一个吹笛,看来茗音是遇到知音了。”

    顾茗音一怔,看见紫月时,没有在她的眼里抓住那个人的灵魂,立刻明悟那个人已经真的走了,现在的她,是全新的另外一个人。

    背对着紫月的郁今歌缓缓转头,狐疑地瞥了一眼紫月,“你是……”

    娄紫月忽然想起他应该忘记了,可没等她做自我介绍,今歌自己就承认说:“我上次发烧烧坏了脑子,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现在很多人都问我怎么不认识他们了,我也好纳闷呢。要是你见过我,就算是重新认识一下吧。”

    敢情郁今歌还是个记得住也忘得掉的性情中人啊,“我是娄紫月。”

    “哦!原来你就是娄紫月,久仰久仰!我是巫仙郁今歌,认识一下。”

    今歌顿了一顿,瞥了眼顾茗音,饶有兴致地笑了,满面的山野之气迎面而来,“你是来找茗音的吗?我正好也要走了,不打扰你们俩慢聊。茗音啊,记住我和你说过的话,别忘了。”

    顾茗音一怔,点了点头。

    “郁今歌,还真有件事要麻烦你呢。”

    刚抬脚走的郁今歌被紫月的话喊住了脚步。

    “何事?”

    “我这里有封信,请你转交给卿王。”

    “哦?”郁今歌狐疑地看向紫月,“我好像不记得卿王和你有交情啊。”

    “是没有交情,但这封信也并非出自我手啊。”紫月笑得跟个小狐狸一样狡黠,令郁今歌晃了下神,瞥了眼信封上的空白,“既然是娄小姐的请求,我必定亲自转交到卿王手上。告辞!”

    顾茗音道:“慢走,不送。”

    闻音阁的院落里,种满了兰花,紫月勾起一抹奇异的弧度:“茗音,你也知道我无事不会来烦扰你,今天要说的这事儿倒是我偶然间得知的……”

    沉默……

    兰花丛的背景、薄荷色的长衫,只留给她一个瘦削的侧脸,紫月的心沉淀下来。

    “哦……她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说起了你,让我照顾好你。”

    “是吗……”他虚弱地笑了笑,好像在回忆什么,酒窝漾起,煞是好看。

    “既然她原谅了你,你不必再自责。其实……也没什么好自责的,不是吗?”紫月知道是玖魅,除了她,还有谁能指挥得了顾茗音呢?这个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男人。

    “那块玉佩,你可还收着呢?”

    “在这里。”他侧坐着,从腰间解下玉佩。

    紫月摩挲着上面的音字,再次确认了是一个字迹。

    “我在张家村,有看见过同样的字,在一根玉笛上,你去那儿寻访看看,那户人家家主名叫张潮。或许,你能找出自己的身世也不一定呢。”

    顾茗音的心脏噗通噗通地狂跳!

    他本以为自己的心再也不会有任何波动了,没想到他还能在有生之年有机会得知自己的身世,“好,我去!”

    “你自己小心,不要莽撞。”紫月觉得那村子挺邪性的,不过顾茗音一个六阶幻灵师,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幺蛾子,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拿了一颗传影珠给他,“出了事传信给我。”

    “嗯。”他们之间,使他们连结在一起的,唯有那个死去的灵魂,没有爱情、没有友情、也许只剩下了一丝……亲情。

    这件事做完了,紫月如释重负,“那我走了。”

    “去吧。做你想做的事,做她未完成的事。”

    紫月一愣,感觉到暖意。这样的朋友,大概不需要过多的语言,足以付之信任。

    出了南风馆,娄紫月就往娄府赶,她要确认梦蝶和紫夕是否安全。

    可是,事情并不如她所想的那么美好。

    聚水阁。

    “娘亲!娘亲不要死!”梦蝶哭泣的声音从台阶处传来,令紫月心神一颤,她扒开老婆子和丫鬟们的肉体阻拦,看见了蜿蜒流淌的血液,热的,有人刚死。

    再往上看,赵姨娘躺在血泊里,娄梦蝶正抱着她的尸体嚎啕大哭,而紫夕则在一旁不知如何安慰,当他见到紫月时,求救的目光传来。

    “赵姨娘也太不小心了,竟然自己失足摔死了!”

    “快去禀报主母吧!这阵子的事情真乱!”

    “是啊是啊,先是死了秋雨小姐,再是明珠小姐,梦蝶小姐失踪好在是回来了,现在,又是赵姨娘出事了,这娄府啊,简直不太平咯!”

    老婆子们还在大谈特谈地议论着,眼里尽是冷漠,没一个上去安慰梦蝶丫头。

    “滚开!”紫月冷冷道。

    “你谁啊?你叫我们滚开?”

    紫月眼底绽出寒霜:“不想死的,别说话。”

    “娄七小姐?你以为你是宸王妃就了不起了?现在辰王可是没了!你还得意得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