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章偷袭张家村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19本章字数:2110字

    紫月手中绽出寒光,但尚未动手,就已经有一圈紫色电光闪过,众仆妇们惊惧地睁大眼睛,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就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顿时痛感异常。

    “嘭——!”刹那间,她们全部被那诡异的电光弹开,扔在地上,老胳膊老腿瞬间散架了般。

    “啊——!”丫鬟们痛得失声尖叫!

    “我的腰断了——!”嚎叫声传来!

    “滚——!”紫夕人不小,但声音极有压迫感,顿时吓得那些仆妇们瞳孔皱缩,忙不迭地滚远了!

    梦蝶扑进月姐姐怀里,一张小脸委屈极了,眼泪都把脸蛋给哭花了,“姐姐——!姐姐!我娘亲她不是不小心,是有人把她推下去的!”

    “是谁?告诉姐姐。”

    小脸上的大眼睛一阵皱缩。

    “乖,别怕,姐姐给你主持公道。”紫月抱起她,摸摸她的头问,“告诉姐姐,是谁?”

    “是刘姨娘!我亲眼看见刘姨娘把娘亲推下去的!呜呜呜……”

    紫月握拳。

    好你个刘姨娘,人有逆鳞,触之即死。你敢动梦蝶,你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冷静下来,紫月道:“紫夕,照顾好梦蝶,我去去就来。”

    紫夕终于被内心的愧疚压垮,道出了事实:“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离开她们母女俩的!”

    紫月嗅出了其中的猫腻:“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早管家派人通知我说姐姐找我,让我去十六酒楼,等我发现有诈,回来就看到赵姨娘死了,姐姐,都是我的错!我,我要去杀了她!”紫夕恨恨道,眼睛里充斥着血红。

    “我也去——!我要杀了那个女人!为我娘亲报仇!”娄梦蝶撒开了搂住母亲的手,直接往外冲。

    眼看着这俩孩子撒开了丫子就跑了,气汹汹地找刘姨娘报仇,紫月死死皱眉,这俩怎么比她还冲动啊!

    ‘还不都是跟你学的?’枭夜忽然来一句。

    娄紫月无法,只得跟着他们俩孩子往刘姨娘的刘芳园跑去。

    “明珠啊!我的女儿,娘亲对不起你,娘没能为你报仇……那贱女人的孩子,还活得好好的!”

    刘姨娘指尖苍白,显然是用力过度,颤抖地握紧一根镶嵌着三颗明珠的金色步摇,这枝步摇是她给女儿过生日时的礼物,竟然成了唯一的念想。

    张家村村头。

    “哒哒哒哒!”一匹白色骏马奇袭而过,张家村尚未解除守卫,很快就有壮汉拦住了他:“何人进村?请下马登记!”

    来人戴着一张蝴蝶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可单单是半张脸,就让两守卫倒抽一口冷气,这什么人呀?长得怎么比女人还好看!

    可他们也不敢怠慢,此人一身气息极为内敛,说不定是大人物呢!

    “我是……从帝来寻亲的。”

    “寻亲?你找谁啊?”

    “不知你们村里有没有一个张潮的?”

    “找张木匠的啊?你先下马,跟我来吧。”

    “求求您了!女侠饶命啊!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一家老小吧!”张潮将妻儿护在身后,阿笺抱着尚在襁褓里的婴儿,惊恐地全身战栗,这一个月对他们来说,就是噩梦!“我们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啊!求您了!”

    在张潮惊惧的瞳孔里倒映出来一碧色劲装的女子。

    “卡擦——!”

    女子抬手便震碎了他们家的八仙桌。

    她面罩绿色丝巾,遮住下半张脸,身形娇小,明显是名女性,冷冽的声音洞穿人心,摄魂夺魄,“死人才不会开口!”

    碧衣女子手持柳剑,黑色玄力震荡开去,罡风卷起劲装,正当柳剑刺穿张潮喉管那一刻,忽然“铛——!”的一剑从斜里刺来,顿时女子虎口发麻,后退三步。

    但剑气还是伤到了张潮,他一口血喷出,阿笺忙是抱住孩儿,抱紧夫君:“孩儿他爹!”

    而碧色劲装女子看到黑衣人阻止了她的杀招,心下发狠,黑色玄气飙升,初级幻宗的实力真正释放出来,“来者何人?”

    黑衣人全身包裹黑暗里,看不见脸,却是忽然扭头冲那夫妻俩大喊一声:“走!”

    “轰隆隆——!”

    刹那间,整个房屋瞬时间被两大幻宗高手的决斗震塌了。

    可是碧衣女子却瞳孔皱缩!

    那差点儿被埋进房屋里的夫妻,竟是安然无恙!

    碧色劲装女子并不震惊夫妇没死,而是……当她看到救下张潮夫妇的那道薄荷色身影时,心头大震,但她对手却不给她缓和的机会,招招毙命!

    “茗音!快来帮我!”男人急切的声音传来。

    正在给张潮夫妇查看伤势的顾茗音忽然浑身一震,抬头向与那碧衣女子打斗的黑衣人看去,震惊地问:“馆主?”

    “还不来帮忙?!”

    顾茗音放出六阶幻灵师的玄气,紫绿色的外衫落在地上,身形微转,幻影移形,快速画出道道冷清印记,他想摸出武器,却发现自己竟是连武器都不记得带了。

    “哼!懦夫!竟连武器也不带了!”黑衣人扔出一把刀给他,“杀了她!”

    顾茗音不疑有他,下意识地捡起刀,和黑衣人一起对战碧色女子,她的实力比龚馆主要强,可奇怪的是,明明能压住他的,却总是没对他下过狠手,反而是冲着龚馆主狠狠招呼了几招,让他左腿上挂了彩。

    “啪——!”对方似乎并不想恋战,扔出一颗雷珠,眼前一阵电光闪过,再睁眼时,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馆主?您怎么来了?”

    黑衣人揭开面罩,原本就阴鸷的脸孔此刻更加可怖,此人不是南风馆馆主龚翊岚又是谁?似是强烈不满上司的决定:“我怎么来了?我就一直在这里。”

    “您在这里做什么?”顾茗音查看了夫妻俩的伤势,都是皮外伤,不碍事。

    龚翊岚从他手里夺过刀,不悦地问:“楼主连夜让我来保护这家人。我还要问你呢,你来这里做什么?是楼主让你来的?”

    “魅主人……让你来的?”她果然是知道的,就连紫月见过这家人,她都知道。不知不觉,双拳已经紧握:“什么都瞒不过她……”

    龚翊岚任务已经完成了:“你该回去了,走吧!”

    “馆主,等一下,我有话要问他们。”顾茗音喊住了龚翊岚,然后对夫妻俩问:“那女人为什么要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