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章苑青桐和简于卿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0本章字数:2056字

    随着娄冬雪的话音落下,台上再次响起了更热烈的欢呼声,帝都苑府,青桐二少,他的光芒似乎忽然变得炙热起来,没有了苑家大少爷的阻碍,大家忽然发现,原来他也是那么的璀璨不凡。

    “哗——!”长剑在手,在比武台上,划出一道冷冽的蓝光。

    众人大惊!六阶幻灵师!

    六阶对六阶!胜负不定,这可是很多年难得一见的龙争虎斗。

    苑青桐,身穿一袭青衣,那青衣上绘制的是最清凉的梧桐叶子,本是七月天,偏生让人在他身上看到了秋冬的冷肃,枯黄色的滚边上点缀着苑氏一族的家徽,说不上华丽,只是比郁今歌多了几分沉稳和朴素。

    “铿铿铿——!”

    防护罩升起的刹那,比武台上,立刻刀剑相撞,火花四溅、几息之间,不下百招,台上屏息以待,根本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就会错过一场世纪大战。

    反观紫月,却是依旧剥着葡萄给梦蝶,小丫头一边吃,一边看着台上比武,手上还不停地比划着台上人比武的动作,“月姐姐,要是我能成为青桐哥哥那样的人,是不是我就能保护月姐姐和紫夕哥哥了?”

    紫月捏了捏她的脸蛋,笑意加深:“月姐姐不需要你保护,只要你开开心心地,月姐姐就高兴了。”

    “妖孽哥哥和娘亲都去了哪里?”

    紫月的眸光一凝,道:“他们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

    “我也能去那里吗?”

    “时候到了,你就能去那里了。”

    “什么时候才算是时候到了呢?”

    “……”紫月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忽然耳边传来陌生男子的声音,“你娘亲来找你的时候,就到了时候了。”

    “我娘亲找到我的时候么……啊?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你。”梦蝶看了说话人一眼,愣愣地大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问。

    紫月坐在软垫上,甩了甩手上剥葡萄的水,抬眼瞧了他,眼底立时划过一丝惊艳之色,此人头戴紫金玉冠,手持一把象牙做的折扇,身穿以暗紫色为底、金丝龙纹为边的锦袍,端的是谦谦君子又贵气逼人,一派王者之气迎面而来。

    ‘好俊的美男,是哪家的王爷?’

    俨然已经被无良主人当成情报部门的枭夜认命了,‘白虎国九皇子,卿王殿下,简于卿,郁今歌的顶头上司。’

    “紫月小姐,不知小王可否有幸邀请您去前面七里亭里赏花?”清雅低沉的嗓音略带着磁性,像是大提琴拨动的声音,悠扬极了。

    紫月不禁微微一愣,像男子那般拱拱手道:“卿王爷,恭敬不如从命。只是我这妹妹……”她担心把梦蝶一个人放在这里,恐怕不妥。

    没等她说完,梦蝶丫头摇了摇头,撅起嘴巴,气呼呼地皱着眉毛:“月姐姐,我不是小孩了。”

    她和梦蝶丫头的弦外之音,简于卿懂,娄冬雪也懂,她忽然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苏家二少现在可是和沈家小姐在七里亭呢,你们过去,是不是有些欠妥啊?打扰人家相处,不太好吧?”

    卿王皱眉。

    紫月哂笑,“七里亭那么长,游人那么多,我们见了面不过是打个招呼而已,我可不是曾经苏家二少的未婚妻,用不着躲着他呀。”

    “你!你在说谁呢?”娄冬雪气得脸色涨红,双手直握拳,她这是在含沙射影地骂她被苏家退了婚的事呢!好你个娄紫月,几天不见,就这么伶牙俐齿了!

    “谁是他未婚妻说谁。”

    “娄、紫、月!你竟然敢这么说我!我什么时候躲着他了?你说清楚!”咆哮声响起,引得所有人都往娄府看台这里侧目,好奇地看过来,却发现娄家的冬雪小姐竟然气得毫无形象,反观娄紫月,淡定优雅,和白虎国的卿王爷落落大方地离开了。

    谁胜谁负,一看便知。

    娄冬雪再次被她当众出了丑,见到娄梦蝶咯咯咯地笑,怒极攻心,想一掌落下去,谁料梦蝶不躲不避,扬起一张小脸,锐利目光,直逼冬雪,“你若是敢打下来,我叫你这只手废了!”

    手腕一紧,一只葱白纤细的手握住自己,娄冬雪骇然,瞳孔皱缩,她手上的力道和玄力颜色,赫然是四阶幻灵师才有的绿色!她也不过四阶……不可硬拼!

    在梦蝶冷厉的目光中,她惊愕至极,木讷地放手。

    退回自己座位,冷静下来后,心中不禁杀意更甚。

    一个紫月也就罢了,反正是个废物,可小小的娄梦蝶今年才十二岁,不仅长相出众,竟已有了四阶的实力!这简直让她不敢想!更何况她和那废物已经联手了……她娄冬雪在娄府的地位就更不利了。她要令谋出路了。

    走在七里亭的湖光山色里,远处碧波荡漾,莲叶轻摇,卿王那大提琴般悠扬低沉的声音缓缓划过耳际:“没想到紫月小姐也这么伶俐?我还以为……”

    “还以为我懦弱不堪吗?”娄紫月哂笑,心情没来由地雀跃起来,“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既然死过,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湖心亭上里没人,不如我们上去?”

    “嗯。”紫月应了一声,两人相携穿过九曲回廊,走上湖心亭,木制的回廊上挂着的是紫藤萝,正值盛夏,绿叶繁盛。

    看到湖心亭下有两个七阶幻灵师的护卫时,紫月一愣,立刻就明白过来,哪里是没人,分明是他早将人都赶走了,“看来你蓄谋已久啊。”

    “谈事情,自然要安排好,若是被旁人听去,岂不是不妙了?”他优雅地坐下,俊秀的面庞上露出亲切的笑意,那笑意深入眼底,却只有三分。

    紫月也不客气,坐在亭子另外一面,他俩大约相隔了有五步之遥。

    “姑母说要我帮你拿到七月明珠,这件事我能答应你,但既然是合作,我也想开开我的条件。”

    “嗯,你的条件是……”紫月并不意外地随口问着,实际上无时不刻地警惕着他。那两个七阶护卫可不是看着好玩的,要是打起来,她没什么胜算。

    “聪明如你,该是猜出来我想要什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