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章顾茗音的身世曝光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0本章字数:2057字

    “不让。现在是夜宴时间,你不和娄府坐在一起,中途离场像什么样子?基本的礼仪难道没人教过你吗?马上九节王杖就要请出来了,大家可都在看着你呢,别给我们娄家丢了脸面!”

    无理取闹啊!娄冬雪你敢不敢再无语一点?

    “是我丢了面子还是你丢脸?莫不是你下午和梦蝶相处得不愉快,想找我这个毫无玄气的废物出气?”

    “你!”娄冬雪想到下午被黄毛丫头吓到的事就来火啊。

    这时,紫月感到手肘一重,她一愣,是春琴推了自己一把?她低头对自己说:“有事你快去,这里有我和锦夜就行了。”

    紫月微微颔首,快步向那道身影追去。

    “娄紫月!你简直不把我这个嫡姐放在眼里了!我和你说话呢!”

    “哎呀!那位娄家小姐怎么那么大声音啊?真是没千金小姐的风度,我隔着红毯都能听见了。”对面苑府的席位上忽然飘来这么一句,惹得娄冬雪狠狠瞪了她一眼:“苑红叶!你居然也敢说我?”

    “怎么不敢了?你不就是娄府的嫡女么?我也是苑家嫡女,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人家娄七小姐可是正儿八经的嫡女,也是麒麟的主人,更是钦天监钦定的明月之女,你有什么能和她比的?真是不自量力!”

    “苑红叶——!我要和你决斗!”

    “就凭你?四阶幻灵师么?配不上本姑娘的剑!”

    娄春琴讶异地看了眼替紫月说话的姑娘,她身披一件绣满了红枫的锦衣,仿佛象征着她荣宠一生的过去。此人,苑家三小姐,苑红叶。她的兄长,苑青桐,就是被郁今歌打败的那位。

    娄冬雪和苑红叶打闹得火热,众位来宾也不觉得有失体统,全然当做是九节王杖出场前的热闹看。

    却是谁也没有发现……皇后宝座旁边的贞妃娘娘悄然退下了。

    原来,万玉贞一个小时前收到了讯息:贞妃娘娘,我已经知道了你的秘密,请务必在宴会时分到御花园兰花丛处见我,一个人来,否则,他将万劫不复。纸条并未署名,却是落了一个“音”字。

    这条信息是紫月通过七星阁的渠道发出的,她在一个时辰内必定查不到是何人所为,而且紫月说她只能一个人来,她便不会告诉宋清徽;而宋清徽那边,紫月也同样送了一张类似的讯息。

    明月宫灯发出乳白色的光,里面并不是蜡烛,也就没有噼啪作响的声音,放置在宫灯内的,是一颗小小的夜明珠,紫月挑起一个宫灯,来到约定好的兰花丛里,等待着那个人的出现。

    紫月脚下踩着的是七月才开的夏寒兰,内心不安。

    他其实应该早到了,紫月也能够察觉出他在附近徘徊不定的气息,他的气息不稳,极力压制着什么。

    紫衣少女打着宫灯,站在兰花丛中,面容平静,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此事的凶险,和事后必然会遭受的良心谴责。

    过了约莫一刻钟,脚步声响起,那个身穿薄荷色长衫的男子迈着一深一浅的步子,从身后走来。

    紫月转身,看见了他。

    撕开易容面具,露出一张绝色姿容。

    男子不过十六岁的模样,却已经不是他那个年龄该有的成熟了,可是世道艰难,紫月又何曾不是如此?

    “茗音啊,你胆子可真大,万一在皇上面前露了馅,可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一声茗音叫得亲切,可他知道,他们之间有的,只是一丝微末的、不能解释的亲情,他微微一笑:“也是混进皇宫最直接的一种办法不是吗?”

    “那今天下午的比武大会,是你本人参加的?”

    顾茗音故作轻松,实则肌肉紧绷:“当然,不然靠董疏那个半吊子,不得输了?”

    他避开那些事,紫月也就顺着他的意思,不禁揶揄道:“幸亏了比武大会有年龄限制,否则他们派出老成精的大人物比试,你也赢不了。”

    尴尬的沉默,回荡在散发着夏寒兰幽香的上空。

    忽然,顾茗音鼓起了勇气似的,快步上前,于紫月一步前站定,直视着少女的双目,道:“告诉我,我的身世。”

    世界,那一刻,瞬间安静!

    紫月只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你要的答案,让她来告诉你。”

    “她?”

    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顾茗音一怔,顺着紫月偏向远处的视线寸寸回眸,当目光触及到在黑暗中缓缓走来的碧衣女子时,他瞳孔皱缩,“你是她?!”

    紫月眉毛一跳,心生讶异,他们见过?

    “是的,我是她。”

    一面走来,一面眼露悲色。

    她……认了。

    “你为什么要杀张潮一家?”顾茗音质问她。

    那天和他打斗的女人,不是她又是谁?同样的气息,同样的碧衣,同样的身形。

    “因为我怕他说出你是从哪里来的,我怕你找到我!我怕……”她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尤为凄厉。

    碧衣女子走近了,紫月却是往后退了三步,让这两个人相聚、辩驳、是分是散,看缘分了……

    “你是谁?”顾茗音记得,方才面见皇上时,这女人就坐在皇后身边,他眼睛闪过一丝怪异的光,“你是皇上的妃子?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哽咽、低呜、呜咽……

    女子早已泪流满面,与他不过咫尺之遥,可她却不敢伸手碰他的脸,她只能抬头,一寸寸地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看进自己的心里,印刻上一辈子:“我是你的母亲。”

    “母,母……亲……吗……”

    顾茗音跌跌撞撞地大退几步,一股名为酸涩的情绪开闸了般,咆哮着涌入心口,好像多年的委屈、苦楚找到了发泄口,却又怎么也发泄不出来,只差一点……他强撑着,执拗地站在兰花丛上。

    他只感觉自己身处火热交织之中,他的内心此刻有一个魔鬼和一个天使,他们给了他两个方案,理智的天使说,这是你找了多年的母亲,你要去相认!情感的恶魔说,这是抛弃了你,让你过了一辈子苦日子的人,你要恨她!

    “那他呢?”

    他……?万玉贞心头大震!

    他的代名词是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