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0章茗音遇见叶大叔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0本章字数:2041字

    看到熟悉的管家,紫月的心稍稍平复下来,“管家,我想在这里住一阵子,要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辰王府就是您的家,您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王管家亲自打着灯笼,引着紫月往明月阁去,可是紫月却说,“我要住摘星楼。”

    见到管家迟疑,紫月问:“不可以?”

    “老奴是怕王妃触景生情……”

    紫月摆摆手:“无妨。去吧。”

    “王妃,有件事要告诉您。”

    “何事?”

    王管家迟疑片刻,脸色恳求地说:“本来也不想劳烦王妃操心,只是那鹤王爷说,咱们辰王府地段好,府邸豪华,又许久无主,他想要过去当自己的偏院。老奴实在是不忍心让这辰王府易主啊。不知王妃可有办法?”

    紫月眸中闪过一丝寒光,应了下来:“我明天去解决这件事。”

    王管家的眼睛亮了起来,忙恭恭敬敬地弯腰致谢:“多谢王妃!我辰王府上上下下,都会感激您的!”

    “不必谢我,我虽没嫁进来,但你们口口声声喊我辰王妃,我也不想这辰王府变成那鹤王的偏院。”

    王管家听后心中很是感激,王爷果然没有看错人。

    明月阁和摘星楼,很近,相对而望。

    迎着风,紫月站在摘星楼顶,望向明月阁,那一天,那一夜,他就是站在这里等着自己的吗?想着自己的吗?记忆丛生,点滴涌上心间。

    暗锋逃跑,沈笺菊献祭而亡,苏洛云被轩辕归铭控制,七月明珠在他手里,而且成为了七月明珠的主人。一件件一桩桩,都令她魂不守舍,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感到孤独。

    进入星阙空间。

    来到小狐狸身边,紫月抱着它,好暖和,一边抱,一边说话:“颢辰,你要快点醒过来,帮帮我,帮我打倒这群牛鬼蛇神……我快撑不住了……允许我在这里哭一场。”

    “颢辰,你要是听得见,就赶快醒过来,我快疯了。我和你母妃,都快想你想疯了……你不能一直都是只小狐狸,你不能一直都长不大。”

    紫月从来没有在谁面前软弱过,可是今天不知怎么了,忽然见到颢辰,挤压在心头的委屈好像找到了宣泄口,骤然爆发了。

    它的毛,又暖和又柔软,紫月用力地蹭着,“七月明珠不见了,我怎么办?拿什么让你回来?还有紫夕,他也需要在七月明珠里修炼才能得到更多的灵气,星阙空间不适合修炼,不适合沉睡……”

    摸摸狐狸尾巴,使劲儿揉啊揉,揉啊揉,“这么多事都压在我的身上了,我好想睡一觉,睡过去就不再醒来。颢辰,颢辰……我需要你,我需要你!”

    她从未表现过脆弱,在她抱住狐狸的刹那,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一滴一滴,落在绿色的光晕上,没入狐狸的皮毛,进入骨血,一点一点修复着狐狸的筋脉。这些她都不知道,她只知道怀里抱着的,是她的支撑,是她可以依靠着的男人。

    紫月躺了下来,臂弯里抱着狐狸,“我就哭这一次,你陪我睡一晚,求你别离开我,求你理解我的自私,等明天醒来,我还是我,我是骄傲的,我是打不倒的,我是夜月,疾风夜月!”

    好想他睁开眼,让她再看一眼那举世无双、倾城绝色的翡翠双瞳。

    七月二十二,中午。

    帝都城以南,千里外有一南山,南山植被茂密,人烟稀少,野生动物多,且时常有幻兽出没,方圆百里之内无村落。而这南山某僻静处凭空出现一座竹屋,似有人居住,来南山的佣兵居多,他们时常到此借宿,才知道,里面住着一家三口。

    男的,大约三十岁左右,是当家的,此人一身鸦青色的道袍,远看是仙人,近看还是仙人,总之仙气无比,他好客,常常请人喝酒。

    终于有一天,血狼佣兵团的团长叶鸿武认识此人,大惊道:“宋兄!你怎么住这里了?钦天监没你事儿了吗?”

    “有我首席弟子季殊执掌钦天监,我放心。”

    “这位可是你的妻子?”

    宋清徽瞥了眼正倒酒给众位佣兵的女子,眼中深藏温柔,语声含笑:“正是。”

    叶鸿武带着他五十余人的团队在这里蹭吃蹭喝,很是感激,于是说:“嫂夫人辛苦了!这点金币是叶某的一点心意。”

    嫂夫人推拒掉说:“不过是喝些酒,吃些肉罢了,不要你的钱。”

    叶鸿武见她面貌清秀,十指纤纤,想是大家闺秀,就觉得宋清徽有福气,娶了这么个大美人儿,若是紫月在此,免不得又要大惊,此人不正是皇宫里的贞妃娘娘吗?

    “这些肉都是谁打的?可都是些猛兽,甚至还见到有低阶幻兽。”

    “我……侄子和我经常去狩猎。”宋清徽随口一说,他原本想说儿子来着,可是这叶鸿武知道他没有儿子,孑然一身,他便说侄子了。

    “你侄子在哪里?我要见见!”叶鸿武粗狂的脸上有三条刀疤,他豪放地拍拍宋清徽的肩膀,直接问道。

    正要说到他侄子,那边就响起了倒抽气的声音。

    “这小子谁啊?这么厉害!他背后扛的是一头狼吧?”

    “疾风狼啊!看上去有四阶了!”

    “这小伙子虽然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居然能打死一头四阶猎物,不来佣兵团可惜了!”

    “那个,是你侄子?”叶鸿武眨巴着眼睛,双眼顿时亮了起来,好像找到了个好苗子似的,“他是七阶幻灵师了吧?这么小年纪就有此等修为,前途不可限量!不愧是你宋清徽的侄子啊!”

    被众人赞叹和惊讶的目光包围的短衫男子将疾风狼往院子里一摔,“娘?我回来了!”

    被喊到了女子愣了愣,她还是没习惯过来,这声娘喊进了她的心窝子里,她不曾想过她也会有如此幸福的一天,丈夫和儿子在身边……一切都让她觉得在太过美好,美好到仿佛转瞬即逝。

    宋清徽招招手说,“快来,这位是你叶伯父,快叫人。”

    “叶伯父好!”他恭敬地喊了一声,眼睛亮堂堂地,精神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