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3章揍到他赔钱为止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1本章字数:2087字

    看来那天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有亲眼见到她展现实力时,他才能够确认,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王爷想娶娄府两位嫡女?坐享齐人之美,又要实力又要美貌还要娄府的支持,果真是打得好算盘。”太子不在,储位之争,确实是厉害,但她娄紫月岂是池中之物?“不好意思,我是辰王妃,你六皇弟的女人。”

    王妃说得好!王妃就是王爷的女人!暗卫们齐齐叫好,暗自点头,差点儿气息不稳被人探查到。

    “不,你还不是。”鹤王说。

    娄夏菲闻言,脸色一变,对男人娇嗔道:“王爷!王爷不是说喜欢我的吗?怎么还和这个女人眉来眼去的?我要去买衣服,陪我去好不好?”

    “夏菲你等等,我还有话和你妹妹说。”原本不耐烦的鹤王忽然灵光一现,看着夏菲提议道,“她是夏菲你的妹妹,不如你和她说说?劝劝她?让她做本王的侧妃?”

    娄夏菲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明明不喜欢,明明恨得要死,还要强颜欢笑,她搂住王爷的胳膊,柔声撒娇道:“王爷!您有所不知,皇上曾和妹妹有过约定,妹妹的婚事由她自己做主,就连上次和辰王的婚事也都是她同意了,太后才下旨的。所以说,我不过是她的姐姐,哪里能说得动她啊?”

    言下之意就是,王爷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天哪,她到底选了个什么样的男人啊?娄夏菲心想,还不如太子呢……

    可鹤王爷偏不,一把甩了夏菲的手,兴致高涨地看向紫月,道:“娄紫月,本王只听过婚事由父母做主的,你就是本王的侧妃,本王现在就向娄府提亲去!将你娶过门!”

    侧妃就是侧妃,娄夏菲也不是很在意,往后她还是压着紫月一头,于是她不敢再阻拦,“王爷,时候不早了,您还要陪我去买衣服呢,我们先走吧?”

    眼看着他俩要走,娄紫月忽然说出的话让二人的背影齐齐一怔:“你们烧了摘星楼,本公主要你们赔钱!”

    “赔钱?摘星楼又没坏,纵然是坏了,还能值几个钱?”百里鹤瑢回过头来又说,“娄紫月,你还没嫁进鹤王府呢就想要本王的钱?”

    司命的脸色已经冰寒的不行了,要不是司寂拉着她,她非得给这家伙点颜色看看!妃君子倒是双手环胸,静静地看着紫月阁主到底想做什么。

    “王管家,你过来给我算算,他们要赔我多少钱?”

    “这……”王管家满脸犹豫,可当看到王妃沉稳和自信的神色时,没来由地信任她来,于是他说,“容老奴算算!”

    他摸出一把小算盘来,“啪嗒啪嗒!”地算了起来。

    被叫住的鹤王爷觉得好笑,又觉得自己被侮辱了,眼神示意两个打手上去将那拿算盘的老头给灭了。

    可是就在此时,紫月微微抬手,下一刻,所有人都是一惊。

    还没等那俩打手碰上打算盘的王管家,只见司寂一手拎了一个,重重地将他们摔出了三十米之外,“嘭嘭!”两声,飞快地撞到了墙上,登时吐血,不省人事。

    鹤王府的护卫们登时傻眼,那两个是他们这里最厉害的,五阶幻灵师!可那人动动小手指就把人给拍飞了!他们都只是小虾米,才四阶,最弱的只有三阶,在大人物面前,他们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了!

    “鹤王爷,这里是我的家,你带来的人,不得放肆!”说罢,娄紫月在百里鹤瑢和娄夏菲惊愕愤怒的目光下,再是微微扬手,“唰唰唰!”二十名暗卫齐齐包围住这些人。

    “今天,要么赔钱,要么留命!”

    娄紫月的话分外清楚,不清楚能行吗?鹤王发现他的护卫们都是废物,一个个都变成了软脚虾,“给我上啊!废物!我养你们何用!”

    他是轻装出行,只带了十名护卫,还被人家干掉两个,这下他不仅是在女人面前丢了人,还在他六皇弟的王府里丢了人!六皇弟是谁?辰王那个瞎子!说出去谁都会笑话他!

    “啊——!上啊!”护卫们知道自己不上也是死,上兴许还能留一条生路,然而,胳膊拧不过大腿,一个个地被打残了,发出杀猪般的叫声。听得娄夏菲眼皮直跳,仿佛第一次认识娄紫月一般,睁大眼睛错愕地看向她。

    传言,辰王爷有一队神秘府兵,个个都是六阶幻灵师,本以为王爷失踪,人肯定也不在了,谁料,传言中的那些神秘护卫都还在啊!

    眼看着自己带来的人都输了,鹤王彻底无望了,只得耐住性子软言相问,“好好好,你要多少钱?我赔给你!”赔什么赔啊?摘星楼一点都没坏!亏得她还要赔!顶多赔给她一百金币。

    “王管家,算好了吗?”

    “王妃,算好了。”王管家笑脸迎人,吐气扬眉地道,“一共是一万金币。”

    “你去抢啊!”鹤王爷是个守财奴,他敛财、敛房、敛土地、敛女人,他花在女人身上大手大脚,是为了能跟女人上床,而且娄夏菲是他花过的最多的一次,但绝对没有一万金币!“不给!”

    “不给?”娄紫月笑了,“司命,给我揍他!揍到他同意为止!”

    司命也笑了,她的笑和娄紫月的如出一辙。百里鹤瑢一愣,可是立刻腹部传来一阵剧痛,眼睛、鼻子、嘴巴立刻被打肿了,但还没完,“啊——!救命啊——!夏菲!你站着做什么?快来救我——!”

    “雕虫小技!”司命一眼瞧出娄夏菲才五阶幻灵师,在她之下,一耳光扇过去,登时痛得她大叫,朱钗掉落,披头散发,狼狈至极。

    王管家这时殷勤地搬来一把椅子让王妃坐下,妃君子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盘葡萄,紫月安安稳稳地坐在那儿,听着那边的杀猪般的叫声,心情大好。

    “司命,别只揍一边啊,那边脸也给我揍花了!”

    紫月只是随口说着,但司命却是打得用力,也尽兴,“王爷的东西你也敢烧!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杀你一百次也不为过!”

    娄夏菲破口大骂:“娄紫月!你好歹也是娄家的人,你敢打你的嫡姐!你就不怕娄家的家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