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章接受霍九心的约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1本章字数:2084字

    紫月听不懂她说的关系问题,但是她想立足在这块方寸之地,不为别的,就为活得舒心、自在。曾经她不犯人,只想过自己的小日子,可如今,她谁也没有坑害过,却失去了那么多人,既然他们想玩,那么她也要奉陪到底!

    下了马车,王管家递上拜帖,没过几息,就有一士兵出来迎接,他双手拱起,干练地道:“公主,郡主让您直接去演武场,请随卑职来。”

    紫月微微颔首,跟着他往演武场走去,这郡主府哪里是郡主府?一进去就好像见到了兵营似的,这里面恐怕也没几个女人,而霍郡主更加没把自己当成女人。

    将士们都围成了一圈,将演武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祈安!我说了不许让我!”铃铛在她腕间响动,红衣如血,绯红一片,在迅速运动中,变成了一道风景。

    被挑在枪尖扼住咽喉的百里祈安丝毫不惧,淡然而立,“我没有让你!你近日来的练习确实有进步啊!”

    明明是让了,还说假话!霍九心气得脸色涨红,握紧长枪,不服输地又攻了上去,“不行!我一定要逼你出绝招!”

    “我们都打了一上午了,午饭也没吃。”百里祈安是心疼她啊,在她的枪下左闪右避,还不忘记说,“九心,先吃个饭下午再来怎么样?”

    “这个点吃饭吗?不觉得迟了?”

    陡然间,一道清亮的女声缓缓响起,强大的气场散发开去,登时引得所有人侧目望去,纷纷让出一条路来。

    百里祈安和霍九心不由自主地停手,齐齐向那人看去,当看到是娄紫月踏着优雅的步子走来时,对视一眼,猛然一惊,是她?

    “娄紫月!你又突破了?我们来比一场!”霍九心挽了个剑花,战意十足地叫嚣道。

    百里祈安眼眸微眯,倒也乐得自在,他已经陪练了一上午,终于有人代替他了,索性将剑收回,向紫月方向走去。

    霍九心面色红润,在紫月面前站定,她的约战让紫月很是兴奋,“霍郡主,先去吃个饭,两个时辰后我们再战。我现在有点事要和安王单独谈一谈。如何?”

    紫月不说,霍九心还不觉得饿了,她一提,还真是饿了,道:“行!我等你!”

    霎时间,整个演武场内的将士们欢呼起来,他们都听说过这三人在宫宴上的保护了九节王杖的英雄事迹,安王和郡主每天都见,而第三位主人公从未见到过真人,今天甫一到来,就要上演一场对决,谁不兴奋?

    不知道她们两位巾帼英雄,到底谁会赢?期待、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霍郡主的威信虽然和她父亲有一定差距,但在军中,威信同样也是不小。大家都期待着她能赢。

    “郡主,一定要拿出点厉害让她瞧瞧!”

    “我们郡主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可是她看上去也很强啊!据说是比叶鸿武大师还要厉害的武师啊!”

    “呸呸呸!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郡主是不会被打败的!”

    霍郡主在众人的期许下,回去准备。

    看到大家都这么期待,司寂和司命却是担忧起来,阁主的伤还未好,霍九心以往的战绩非常之不错,除了输在百里祈安手上外,还没有任何同辈人能战胜得了她。阁主这次,看来要动真格的了。

    在吵杂的演武场上,紫月看向百里祈安,“能否借一步说话?”

    安王愣了愣,点头应道:“不如去回廊下走一走?”

    两人相携往回廊走去,上有藤蔓,回廊下很是阴凉。

    紫月单刀直入:“九节王杖可在你这里?可否借用一下?”

    “不在。”

    紫月心中咯噔一下:“不是已经认你为主?怎么不在你这儿?”

    百里祈安讳莫如深:“父皇收回了九节王杖,他说,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终归要拿走!”

    “他放哪里了?”

    百里祈安的眸光凝住在绿色的藤萝上,顿了一顿,“我想应该是在地宫里,除了那里,还有哪里是安全的。”

    “没有四月明珠,我恐怕进不了地宫。”紫月忽然呼吸一滞,“四月明珠不在这里,为什么地宫还没塌?”

    “大概是因为四月明珠认你为主了,你没让地宫塌陷,它留下的力量足够保护地宫。”

    “原来如此。”紫月拍拍他的肩膀,十分认真地提议说,“我们去把九节王杖偷出来怎么样?”

    “我有想过,但是父皇的话,阻止了我的冲动。”

    “他说什么了?”紫月看出了他的为难,靠在栏杆上,躲着太阳,状似随意地问道。

    “他说,等明年年初,送我和你去帝国学院学习,他希望我能快速成长、独当一面。到时,我就能做我想做的,他再也不管我。也许,现在的我,让他很失望,比不上大皇兄,在他眼里,我不够资格成为九节王杖的主人。”

    他面色挣扎,在毒辣的日光下,那般痛苦,被父亲失望、不够资格,大概是一种很难受的体验吧?但紫月没有体会过,她也想体会一遍,但实际上她永远也没那个机会。

    这一刻,她挺羡慕他的,更可以说是嫉妒。

    两个人都沉默了,因为同一个词汇:父亲。却是站在截然不同的出发点的。她不懂他的痛苦,他亦看不见她的苦楚。但父亲二字,仍然是交汇点。

    有那么一刻,风吹过来时,背对着紫月的百里祈安忽然开口问道:“紫月,你要九节王杖做什么?”他不会傻到以为她会对它有兴趣,因为她自己的剑就是绝世神兵,而且等级隐隐比他的高出一截。这也是他没有揭发紫月,且对她很是在意的原因。

    “我的剑灵沉睡了,从那天起。”

    百里祈安怔住,慢慢转身,沉吟片刻后:“算下来有十三天了。你的意思是想找金戈问一问剑灵的情况?”

    “是的,我所认识的人中,就只见到过九节王杖有剑灵,本来想让你帮个忙的……”紫月的神色黯淡下来。

    百里祈安沉默了,他一方面不想反抗父皇的决定,一方面又想向父皇证明他可以做到,紫月的请求又迫在眉睫,思前想后,他下定了决心般,看向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