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章小王全听美人做主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1本章字数:2125字

    郁今歌见到卿王和自己一样想要牵她上船,想要缩回手,但立即想起爷爷说过的话,于是手伸得更长了,看着呆愣的女子道:“紫月,快上来。”

    简于卿也不甘示弱,径直道:“紫月公主,你选一个吧。”

    摆渡的艄公见此,目露讶异,停了手里的活,想要看个究竟,她到底是喜欢那个一眼看上去就是个乡间小伙,还是那位穿着光鲜的贵族?

    谁料紫月却是右腿一弯,足尖轻轻点地,下一刻,人就腾空跃起,越过了他二人,在空中翻飞如蝶,稳稳地落在了船头,与艄公并肩而立:“船家,带我们游一圈十里亭。钱我先付了。”

    “啪嗒啪嗒!”十枚金币落入桶内,艄公愕然她的速度和她的选择,也同样敬仰她的气质,她和他所有撑过的千金小姐不同,她独立、不依附任何男人,他撑过的人不说上万也有上千,这样的女子,他第一次见。

    船开动了。

    简于卿愣了愣,缩回手,兀自哂笑,他还是第一次被直白地拒绝,还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啊。望了一眼同样讶异的郁今歌,心头一热,彼此眼底追逐猎物的光芒更甚了。

    娄紫月宛如一泓清泉,是这山间明月里的一朵奇葩,若采撷下来,便不美了。她正侧倚在栏杆上,遥望远山,十里亭,顾名思义,十里都是景、十里都是画、十里都是亭。

    简于卿优雅地坐在小矮凳上,磕着瓜子,就算如此,也丝毫不折损他的贵族气质,他望着美人,心没来由地开阔起来。

    郁今歌见她一直不说话,只静静地看山看水,于是使了个眼色给娄梦蝶,后者歪了歪脑袋很快领会了他的意思,拉着紫月的胳膊说:“月姐姐你看,那儿有一座亭子,我们上去好不好?”

    紫月道:“好啊!船家,我们去那个亭子。”想了想,还是询问,“你们没有意见吧?”

    “小王全听美人做主。”

    郁今歌笑得开朗阳光,眼里有向卿王炫耀的意思:“紫月说什么就是什么。”

    船桨划过水面,小船往前行驶,亭子越来越近了,忽然间,梦蝶抓住紫月的手说:“月姐姐!我们还是不上去了!”

    “怎么了?”

    娄梦蝶撅起嘴巴,不开心,却没说话。

    紫月一愣,她刚刚在想事,没有查看亭子里的情况,现在凝神感知片刻,便发现亭子里有人。

    不止有娄冬雪,就连齐王也在,百里奚齐,朱雀国五皇子,而更怪异的是,就连慕容澄莺也在。

    不知何时,卿王来到紫月身旁,对娄梦蝶说:“梦蝶不怕,本王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

    “我才不怕他们,我怕的是他们找月姐姐麻烦!”

    “他们经常找你月姐姐麻烦吗?”简于卿朝紫月抬去诧异的一眼,她应该不是那么容易被找麻烦的人吧?

    娄梦蝶狠狠点头:“嗯!我都看到过好几次了,训诫堂的长老总是扣些莫须有的罪名给月……”

    “梦蝶!”紫月打断了她的话,这令简于卿和郁今歌都好奇起来。

    简于卿加重了几个字:“训诫堂?”

    “我,我……”被逼视的娄梦蝶忽然住了嘴,既然月姐姐不让她说,她还是不说得好,低下头,手指攥着衣角,不再说话。

    郁今歌却是若有所思。他听说过娄府七小姐从废物变成天才的传闻,又确认了她曾经附身在自己身上的事实,那么那一段时间的娄紫月到底又是谁呢?在斗兽场,面前这个女人用自己的身体救下的娄紫月到底是谁?

    风往这里吹,碧波荡漾,水花溅起的声音传入耳中,郁今歌闭上双目,仔细感知当时所有的细节,突然间灵光一闪,仿佛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

    豁然睁开双眼,朝紫月看去。

    紫月恰好看到这双洞穿一切的眼神,心中一惊……他猜到了。

    “淑灵公主、卿王爷、郁公子,这么巧啊?快上来坐。”

    他们三人站在船上,听到百里奚齐的招呼,简于卿道:“齐王,幸会幸会。”

    八角亭上,除了慕容澄莺没带丫鬟之外,娄冬雪带了个尖牙利嘴的丫头,而百里奚齐也带了个气息深厚的护卫。

    “不知卿王何时回国?”百里奚齐问。

    简于卿没回答,而是反问:“齐王也不没回封地吗?”

    百里奚齐倒也不回答,他留在这里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太子未归,每个皇子都有当太子的愿望。

    娄冬雪虽然对紫月不满,但昨日见到娄夏菲的惨状,心有余悸,不敢再轻易惹她,今天又有两位王爷在,她更是没有开口。而慕容澄莺则是昨天被慕容家的长老们耳提面命教育了一通,不许再和娄紫月为敌。

    紫月和郁今歌正在逗娄梦蝶,当然她暗地里还是满意这样的结果的,看来昨天那一战,是有震慑意义的。

    “月姐姐,我想要那朵莲花,那朵白色的。”软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紫月和郁今歌对视一眼,后者立刻点头,刮刮小丫头的鼻子,笑嘻嘻地说:“梦蝶丫头,我去给你采回来!”

    万红丛中一点白。

    “哗——!”

    劲气波动声传来,众人望去,不禁惊讶。就连正向齐王寻求合作的卿王也快速地投去了一眼。

    郁今歌一身紫衣,飞掠进入莲花丛中,淡紫色的薄衫随风而动,轻巧地落在山水之间,脚尖点在水面上时,只是漾开了一圈涟漪,每次落水时,了无痕迹。

    右手拂过一朵白莲上,下一刻,在空中转身时,手中已握有两朵白莲,“摘到了!”惊喜的声音传出。

    他踏水而来,但衣衫之上不沾分毫的水渍。

    慕容澄莺眼冒星星,心跳加速。那日在斗兽场包厢里,她第一次见他时,就一见不能忘怀,今日再见,她心中暗自想道,他比那齐王好了千万倍!

    “哇塞!好美啊!今歌哥哥,你摘了两朵啊!”惊奇的赞美声自小丫头嘴里发出,她转头看向自家姐姐,又说,“月姐姐,我送给你一朵。”

    “呃?是今歌送你的,我怎么能收?”

    “月姐姐你坐下来。”

    虽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但娄紫月还是坐了下来。

    娄梦蝶站到石凳上,将一朵白莲塞进郁今歌手里:“帮我拿着。”

    郁今歌一只手拿着莲花,负在身后,静静地看着眼前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