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1章我一直想向你道歉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1本章字数:2251字

    只见娄梦蝶将莲花别在了紫月绑住青丝的发带上,“月姐姐,及笄礼那天,你一定是最美的!”

    白莲戴在头上,有娄紫月半张脸那么大,人比花娇,虽是一张涂满紫红胭脂的花脸,但他看的是心相,她的心美到了他为之倾倒的地步。

    听到娄梦蝶的赞美,紫月笑了,她是怎么看出她美的?

    慕容澄莺的眼里只有郁今歌,而郁今歌的眼里只剩下头戴白莲的女子……为什么还是她,还是因为她。

    这一刻,就连娄冬雪也迷惑了,娄紫月美吗?为什么在场所有男人都觉得她美呢?难道她不比娄紫月长得美?

    这时,传来百里奚齐无奈的声音,令紫月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

    “卿王爷,原来你是因为此事才迟迟不回国的呀。你说的事恐怕不好办啊。俗话说得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淑妃娘娘嫁入朱雀国已有二十年,此时回国探亲,仅仅是白虎国主身体不好,恐怕父皇不会放行。”说是探亲,可谁不知道,一去就不会再回来了。

    简于卿笑得温柔无害:“辰王不在了,她老无所依,久居深宫二十年,父皇也只有她这么一个同父同母的皇妹,小王不日便会递交国书,届时……还请齐王在国主面前多美言几句,助小王达成所愿。”言下之意就是,齐王你不要搅局,如果能帮忙,那就更好。

    百里奚齐点头:“本王明白了。”他忽然想起自己的母妃,他要去找她问问对策才是。不过依照他的想法,那淑妃娘娘回国,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卿王先抛出橄榄枝,他接住后既能收获友谊,多一个助力,又能彻底将辰王一脉铲除掉。何乐而不为呢?

    别人都说辰王懦弱无能,但他却不以为然,怕是只有鹤王那种蠢材才会相信这种鬼话。而娄紫月这种人间极品,他还是吃不消的,他还是和娄府、慕容府这两位嫡女搞好关系才是正事。

    紫月朝简于卿投去一抹狐疑的光,他为什么要淑妃娘娘回去呢?没有用的棋子倒不如拿回国再利用一次吗?她不禁想到那天夜宴……

    “简于卿,我有话要单独问你。”紫月径直插入两位王爷的对话,她已经不能再等了。她想见简于卿就是为了问清楚这件事,但是,要么郁今歌在,要么百里奚齐在,她都没有机会单独和他说话。

    娄冬雪惊到了,她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直接喊卿王爷的名讳,还打断了他们两位王爷的讨论。连她们都只有默默坐在一旁听的份。她竟然敢……

    谁料,卿王却说了一句:“紫月,我们到船上去说。齐王,今歌,失礼了。”

    齐王也是惊讶,却因刚和卿王达成协议,倒也没有表现出怨怒,而是微微点头。

    郁今歌眼睁睁地看着他两人离开,神色微微一怔,而梦蝶却是说:“今歌哥哥,快帮我把花戴上来呀,我也要美美的!”

    郁今歌捏了捏她的小脸,“鬼灵精怪的丫头。”

    艄公在船头划桨,二人下到船上。

    “船家,划到没人的地方去。”

    “好咧!姑娘坐好了!”

    莲花丛丛,越往里越多,两绝色男女坐在小板凳上,穿过高过人头的莲花、莲叶,端的是矜贵无比。

    紫月望向简于卿,只见清晨阳光照在紫金玉冠上,他整个人的面容都蘧然生辉,贵气逼人。虽然坐得矮,但偏生让人看出他总是自云端上俯视众生。

    紫月径直问第一个问题:“那天你我本已约定好了,为何你会临时退出?我把宋清徽支走了,最后抢九节王杖的只是轩辕归铭?话说起来,你去哪里了?”

    “前面九名黑衣人是我的人,后面戴斗篷的中级幻宗不是我请来的,我也是当晚才接到情报黑暗教廷的人会来,我就让我的人停止行动了。”简于卿致歉道,“实在是对不起,让你受伤了。我一直想向你道歉。要是我不退出,你可能就不至于受那么重的伤。”

    这样的解释,她能信几分?简于卿的话,她原本就没信几分,冷冷地注视他道:“你退出没关系,但你应该先告诉我。”

    “是,我下次一定会提前告知你计划有变。”简于卿认真地看着她,口吻诚挚。

    “七月明珠被盗走了,而且被轩辕归铭认主了,你应该知道吧?”

    简于卿语声告诫:“知道,但七月明珠和我没关系。我对那个不感兴趣,一直以来,都是你对它有兴趣。九节王杖在地宫里,我已经派人去取了。我也希望你不要插手。”

    紫月眼神一厉:“九节王杖是安王的,你不能拿走它。”

    简于卿的神色也是一冷:“哼!什么时候你对九节王杖那么上心了?别忘了,我们的合作结束了,你不能命令或者要求我任何事。”

    “简于卿!你若是敢动九节王杖的念头,你可得想清楚了!”

    “你这算是警告吗?”

    涂成紫红的花脸上,一双明眸里散发出冷光,声如寒冰:“你说呢?”

    简于卿满口答应:“好,我答应你不动它,但我要带走皇姑母,我自白虎国来,总不能空手而归吧?否则我怎么和我父皇交代?”

    紫月怔住,这简于卿到底是有多大的势力,敢这么和她说话?“淑妃娘娘肯不肯和你走都是一回事。”

    “这你就放心,她想回国想了二十年。现在只是因为放不下你才会留在这宫里的,你若是能和我一起回国,那就再好不过了,但我觉得这不太可能。”简于卿笑了一笑,满意地在她脸上看到了错愕,随即道,“所以请你也不要插手此事,若你做到了不闻不问,那九节王杖还是安王的。”其实他对那东西也没多大兴趣。

    原来是这样吗?紫月一愣,设身处地为淑妃娘娘一想,不禁一惊,确实如此……

    简于卿忽然哂笑一声,颇有占便宜的嫌疑:“作为你的表哥,我想告诉你,假如有了危险,你可以来白虎国找我帮忙。”

    “谁是你表妹?”她心下一急,眼底绽出寒冰。

    “还说不是?你都把姑母叫成母妃了,你现在是她的女儿,你以为姑母没答应,皇帝会乱封你为公主吗?”简于卿的脸色渐渐舒缓下来,一副你很笨的态度,俨然和刚才的冷面男子截然不同,仿佛又恢复了常态,但紫月知道,刚才才是真正的简于卿。

    而简于卿也认同,刚才那个冰冷的女子,才是她内心底埋藏最深的人,而他那位从未谋面的表弟,该是进到了她的心底,看穿了那一面的第一个人。

    “月姐姐!我累了,我们回家吧!”娄梦蝶冲着驶回来的船只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