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4章楚峥求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1本章字数:2105字

    在闭眼前的瞬间,他们看到的是,阁主的三千青丝被震得飞扬起来,强烈的青色和黑色光芒相互碰撞,将整个地下室溢满,将她苍白如纸、淡然如水的面庞照耀得更加美艳、美得惊心动魄、昙花一现。他们,心潮澎湃,永生铭记。纵然是死,也甘愿。

    他们来不及逃,心里想到这回要死了!可是连累了阁主和他们一起死!真不应该!

    “呼——!”

    没死?

    真的没死!

    短暂的失明后,努力爬起来,睁开眼睛,才看清楚眼前的一幕。

    这时,众人才倒抽一口冷气,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惨烈的死状,也从未见过如此惊人的力量对撞。

    地下室里所有的东西都灰飞烟灭,被两者的极致碰撞所震碎。

    娄午擎睁大眼睛躺在地上,尸体下是一片血泊。仔细看去,他的眼里有惊惧、有愤怒、有仇恨、有不可思议。

    他的腹部破了一个大洞,元海彻底被震碎,残留的青色玄力在其洞内放出荧光点点,宛如暗夜星光。

    因为他以灵魂毁灭为代价做出自爆行为,所以他没有来世,灵魂离体后,在星玄空杀和自爆的碾压下,瞬间成为灵子,消散于天地之间。

    而他们的阁主,却是稳稳站在他们身前,收回手中的流月玉盘。

    三千青丝如瀑,垂在脑后,肩膀上沾上了碎屑,却丝毫不折损她的美。

    她,她她!她刚才是瞬间平息了一个中级幻宗的自爆吗?就连高级幻宗都要逃命的终极杀招,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不是人啊!妖孽啊!

    她她她,她……保护了他们吗?刚才那道白色的玉盘消散下去的时候,他们看得清清楚楚。众人目光灼灼地看向淡然玉立在那儿的阁主,若不是她及时挡住自爆的威能,他们绝对逃不过,就连高级幻宗都逃不过……

    “阁主!”他们赶紧喊道,这样的阁主,他们怎么能不效忠?

    “阁主!您没事吧?”司命的心头也感动不已,焦急地问道。司寂亦是满脸复杂,心头动容。

    看到所有人都用担心、崇拜、诧异地看着自己,娄紫月心头一震,缓缓收回流月刺,道:“无妨。”

    她刚才能在瞬间压制住自爆,不是自己有多厉害,而是星玄空杀早就准备好了,在他想要自爆前,就将星玄空杀拍入他的元海,这才阻止了悲剧的发生。

    流月玉盘起了防御作用,多亏了有一个能阻挡幻宗杀招的极品幻器在手。而且这次这把幻器的能力更强,没有因此而报废。总之就是他们的运气好,她的速度也够快。

    她懒得解释那么多,但她的不解释,就被流夜阁众位当成是谦虚。

    她被当做神来崇拜了。

    而紫月不知道的是,流夜阁曾经有一个神,是百里颢辰,但他陨落了,而她因今天之事,成了他们新的神,他们的信仰。

    炫彩大陆,强者为尊,他们崇拜强者。

    杀手尤为如此。

    七月二十六正午,摘星楼。

    “昨天是最后一天,百里鹤瑢把钱还来了吗?”紫月瞥了眼进来的金掌柜,大叔扬起灿烂的笑容,搓着大手格外亲切地说:“阁主啊,这位王爷还是没还钱哪,怎么办?要不要属下带人过去催账啊?”

    紫月将郁今歌送来的药喝下,微微闭了闭眼,将药性化解后,迟疑片刻,问:“他有多少产业?”

    金勿能笑得更加灿烂了,隐约有些兴奋:“帝都房产十处,城外田产三万亩。不知阁主可有兴趣?”

    紫月虽然对钱没什么概念,但看到金继阁的掌柜的眼睛放光,也知道这是一笔不少的数目,“换算成金币是多少钱?”

    一个金币相当于一百银币,折合成人民币大约是一千块钱。21世纪在城市买一栋房子假如一百万人民币,也就是一千金币;豪宅就要上千万,相当于一万金币;而现在是古代,成本更高,那这栋辰王府……就算再不济,也是栋王府,占地有三千多平方。

    好像知道她对金钱不甚敏感,金勿能给了她合理的解释:“他购置的房产都是地段极好,您想想,一栋辰王府买下来,最起码需要一百万金币,若是再加上这栋府邸下面的机关、密道,怎么也值几百万金币。他购置田产、地产、再加上做的买卖,身家就有上亿了。这还不算他在封地的资产。”

    紫月咋舌不已,心道,这上亿的资产和现代可不是一个概念,怎么也要往上翻一千倍才行。这人就是典型的土豪啊。

    一百万金币对他而言不是九牛一毛么?“那就有劳金掌柜了。让他出点血。”紫月眼中闪过冷笑。

    立时,金勿能眼里的光更亮了几分,拍着胸脯保证道:“有您这句话,我就把这件事给办了!您看好吧!”

    娄紫月已经预感到了这位大叔能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而且他好像对钱特别向往啊,瞧他这一身打扮,珠光宝气的,贪财却不敛财,能挣钱却重情义,爱享受却不贪图享乐。这样一位热情的好大叔,怎么一直都是单身一人呢?

    送走了大叔,紫月开始修炼,但玄气还是无法聚集,好像有一种力量阻止了她。

    这天傍晚,妃君子道:“娄府管家来了,此人您务必要见一见。”

    是个年轻俊秀的后生,折扇不离手,一派儒生打扮,实力在四阶幻灵师上下。

    紫月立时一愣,猛地想起,曾经让司寂安插一个管家进入娄府,看来就是他了,不过他怎么那么眼熟?“你是……楚峥?”

    楚峥握住折扇,拱起双手道:“看来小姐还未忘记我,鄙人正是说书人楚峥。一别几月,小姐别来无恙?”

    珠圆玉润的声色宛如上好的瓷器相互碰撞,字正腔圆,让人心生喜爱,紫月瞥了眼妃君子,道:“君子,楚峥也是颢辰安排的眼线吗?”言语之间,并无避讳。

    妃君子还未答话,楚峥便单膝跪地,道:“不。我是仰慕娄小姐而来,在下愿为娄小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紫月讶异,她不过和他仅几面之缘……“你倒是让我很惊喜。”她将他扶起,“既然你能通过非君阁的考验,也是我可以信任的人,起来吧,再跪着我可不没有红包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