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8章宠孙女如命的娄泽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1本章字数:2070字

    司寂一如既往的毫无波澜的声音缓缓响起:“我只负责将人头带来,其余的事,和我无关。”说罢,和他身旁同行的黑衣人对视一眼,下一秒,便飞掠离去。

    “娄唯毅!你到底是怎么当的家?”

    娄泽天咆哮,威压像大山一般压了下来,顿时所有人噤若寒蝉,不敢动弹。

    娄唯毅上前,“噗通!”双膝一软,跪倒在他面前:“父亲息怒!父亲息怒!我实在不知,实在是不知啊!”

    在盛怒之下,他若是敢承认,那么他也是活到头了。娄唯毅觉得愤怒和不甘,从前有娄如婳压着他,她死了,她的女儿娄紫月同样压着他,不论何时,他父亲的眼里永远都没有他。

    邓姝亦是跪倒在他面前,恳求道:“唯毅也是不知情,求您就饶了他这次吧!锦夜!你快求求你爷爷吧!爷爷最听你的话了!”

    娄锦夜却是不理会她,好像没听见一般,站在了春琴身旁。这一刻,苏子熙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

    “你看看你,就连你儿子都不为你求情!”娄泽天面色涨红。

    娄夏菲见此,赶紧跪下,替父求情:“爷爷!求您看在爹爹一辈子兢兢业业为守着这个家的份上,饶了他吧!他每天劳心劳力,哪里知道那么多?他顶多就是监管不力!”

    娄冬雪也跪下道:“是啊!爷爷求您了!爹爹好歹也是家主,让这么多外人看了笑话,岂不是您脸上也无光吗?”

    众人刚刚还觉得娄泽天是不是疯了?

    只因为执法长老的事而迁怒于家主?太勉强了吧!但下一秒,听到娄老爷子的话后,顿时脊梁骨都是冰冷的,恨不得自己也滚回家找找戳自己脊梁骨的人是谁。

    娄泽天听完后,暴怒:“脸面?我的脸面早在流夜阁来人后就丢尽了!他娄午擎有那么大的胆子,敢买我孙女的命吗?流夜阁那小子是不想让我出丑才没提娄唯毅和邓姝你们二人的名字!要不是你这个家主暗许了,他敢吗?敢吗?!我才出门一年不到,你就如此无法无天了!敢动我的孙女了!”

    他当年一时心软收留了娄唯毅,很多事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让他变本加厉,终于酿成今日的大祸。要不是孙女对流夜阁有恩,他今天回来就是得到他孙女的死讯了!想想都觉得后怕!

    为了他留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他今日要根除后患!杀意爆棚,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寒。

    “公公——!”

    “爷爷——!”

    “爹——!”娄唯毅眼眸绽出寒冰和绝望。

    “我要废了你!”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看着娄老爷子一掌废了他的时候,却是陡然间一道清亮的女声传来,“爷爷!手下留情!”

    紫月!

    娄泽天的手一顿,转头看去。

    登时,所有人的目光朝声音源头望去,一个个目露震惊、惊艳之色。就连苏湘儿也不敢拿自己和她比,她自愧不如。

    只见一紫衣少女缓缓踱着步子,自朱红大门处走了进来,五百米长的主道,偏生被她走出了红地毯的即时感。

    娉娉袅袅十五岁,紫色的薄衫曳在地上,像是能蒸出紫色云霞一般,步步生花,曼妙生姿。

    她身边牵着一个身穿鹅黄烟裙的小丫头,粉雕玉器的模样,讨喜极了,那是娄家的八小姐,娄梦蝶。前些日子因为母亲去世,后来一直跟着紫月住着。

    紫月身后则是跟了一男一女,女的身穿粉绿锦袍,满满的胭脂气味扑面而来,但是那双眼睛绝对是不可忽视的精明。男的大家都认识,是娄府新任的管家,楚峥,长相清秀,原本是十六酒楼说书的先生,现在是娄府丫鬟们的大众情人。

    娄泽天激动得眼眶里都是眼泪在打着转转,肩膀在微微颤抖。

    谁能明白他的心情啊?没有!绝对没有!

    明日,是她的及笄礼,明日,她便要成年。

    娄泽天一眼就看出她变了,不光是气质、实力,更多的是眼神变了,变成了他记忆中的那个人。他曾经在两个女人眼里见过,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的女儿。娄泽天激动得老泪纵横,哪里还顾得上跪在眼前的儿子,他忙是迎了上去。

    “紫月!你回来了!回家了就好!回家了就好!”

    刚刚还在踟蹰着怎么说的紫月,此刻被他一股脑儿地拥进宽大硬朗的怀里,紫月心神激荡,鼻头一酸,索性埋进去不出来了,“爷爷!爷爷!紫月回来了!”

    她不曾想过,心里转着几百次的爷爷,竟然在见到他的第一面就脱口而出。

    “好,好孩子,回来了就好……”

    这两人一抱就没完没了了。而娄唯毅和邓姝一家四口可都还跪在那里呢,娄府下人们和其他世家的人可都在看着,谁重谁轻,一目了然。

    “爷爷!梦蝶也要抱抱!”

    娄泽天甫一听到如此软糯的声音,愣了一愣,低头一看,立刻扬起笑脸:“哦!原来是梦蝶小孙女!一年不见,丫头长这么大啦!爷爷也抱抱!”

    娄紫月这才发觉,自己都这么大了,确实不能和爷爷总抱在一起……

    “公公!”这时,邓姝跪在原处,喊了一声,“既然紫月已经平安回来了……”

    娄老爷子抱着梦蝶,看向紫月,“紫月你说呢?”

    大家都在等着她说话,她的一句话,就能决定娄唯毅的生死,这一次,他们恨不得说上一千句一万句奉承的话给她。

    但是,他们好像和紫月的关系烂到了极点。

    生死面前,谁也不能放过机会,哪怕是放弃尊严,邓姝懂得,立刻膝行至紫月面前,开始打亲情牌,“替你舅舅说说好话,开开恩吧!我们平日里也不曾亏待过你,紫月,再不济,他也是你的亲舅舅!”

    舅舅?紫月薄唇微勾,目露嘲讽。

    这时,娄冬雪跪倒在她面前,软语相求:“紫月妹妹!明珠、秋雨都走了,七个姐妹就只剩下了五个,难道你还不能珍惜这段感情吗?要让我们成为没有父母的孩子吗?”

    父母?姐妹?原主是怎么死的?不就是她口中的姐妹害死的吗?她还敢提娄秋雨的死?